书趣阁_笔趣阁 > 妇贵 >妇贵_第一零三七章 暗流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妇贵_第一零三七章 暗流_书趣阁_笔趣阁

    经过湖州衙门的严格调查,种种迹象表明,那是一场天火。因那个坊市的居民多是木器工匠,家中堆积的木材甚多,更助火势,才导致无可挽回的惨剧。

    官报是这样,可是,来往于京城的众多客商带来的传言,并没有因此而消停下来。官报中说的木器工匠,其实是湖州民间制造纺织机的工匠的聚居地。

    江一凡和瑾融在知道这个传言的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整个儿一个坊市的居民葬身火海,无论怎么看,这事情都透着一种不同寻常。

    叶欣颜得知这件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施印。三月底,施印带着两个年轻工匠和两个学徒,去往江南,做改进纺纱机的实地考察。

    不知湖州平阳城火灾发生的时候,施印在哪里?

    唯一有些安慰的是,施印身边跟着两个护卫,就算遇到火灾,有两个护卫跟随,怎么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全部死去,至少也会有消息传回来。

    好在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施印回来了。除了他们原本出发的几个人,还多了两个专门制作纺纱机的工匠。

    瑾融、叶欣颜见施印等人回来,大喜。虽说机械作坊的大管事是汪桥,但施印在开发项目上,起着事半功倍的作用。

    施印已经年过六旬,这个年纪在古代,已经是垂垂老矣,哪里还能经得起长途跋涉,更是不能再经历个什么惊魂的。

    若不是施印兴趣太高,众人拗不过他的性子,绝不会让他偌大年纪了还奔波各地。

    那两个工匠是专做纺纱机的好手,因仰慕北方的齐家机械作坊美名,又有施印巧舌如簧的鼓动,就跟着施印一行人,依附齐家机械作坊做事。

    机械作坊向来欢迎好手艺的匠人,尤其是施印能看上眼的,那手艺一定过关。

    这两人受到作坊东家和管事的热情接待,又安排进妥善的住处,不由得心下大安。虽说齐家机械作坊的名头很响、后台很硬,看着倒和善的紧,并不仗势小看人。

    施印等人歇息一日,待接风宴吃过,瑾融和江一凡几人才请了施印,详细寻问他,可知道湖州府平阳大火。

    施印说道:“那地方我知道,只是,他们是做纺织的,所以并不在我们的行程之内。”

    几人略显失望,但江一凡还是注意到,施印虽然没去,但他知道那个地方。

    “施先生之前就知道那里?可是比较有名?”

    施印点头:“是,那地方聚居的是一群匠人,专门制作纺织机。湖州和周边地区民间使用的纺织机,基本上都是那里制作的。”

    他说着,叹了口气,“大火的事我们都听说了,这事只怕有蹊跷。人们暗地里传言,那里的几个工匠好手正在合力改进纺织机,据说颇有进展。

    唉,怀璧其罪,虽说专利法能保证匠人的利益。可若是利益足够大,被穷凶极恶的人盯上,却也是滔天大祸。”

    瑾融和江一凡互视一眼,瑾融道:“若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这个案子就是个恶性案件。”

    叶欣颜坐在江一凡身边,闻听气愤之极,“衙门是干什么吃的?整个一个坊市的居民,全部被烧死,居然就能用一场天火搪塞过去。这样的事若多发生几件,普通工匠谁还敢做新器具。利益保障不保障的,终究也是命要紧。”

    江一凡点了点头:“这种事一定得遏制,明日我就给阁部上折子,要求彻查此事。”

    他转向施印,“还得麻烦施先生,把南边的传言详细给我说说。”

    “说说倒是没什么,只是”施印摇头道,“平阳距离湖州府城不远,那么大的火,就这么草草结案。这件事,怕是有湖州府衙参与,不好查啊。”

    叶欣颜皱眉:“不怕,这事总要给百姓和天下工匠一个交代。就算现在查不出来,只管静等着,看谁会申报纺织机专利。把这些专利寻根问底的查探一番,一定能查出哪家纺织机的来历有问题。”

    …………

    江一凡当天就拟了折子,第二天奉进阁部。

    阁部几位相公当然知道那场大火,见折子有了另外的怀疑,顿觉事态严重,略作商议,就把折子递进皇宫。

    皇帝再把湖州衙门送来的官报调来,重新查看,惊觉案件蹊跷,怒火渐升。若湖州官员参与火灾,普通的钦差前去,只怕查不出结果。

    隔天,亲卫营统领厉勉领了圣旨,带着三十个随从,骑快马出南门而去,只有滚滚红尘和铁骑踏地的隆隆响声,留给了京城的各方势力。

    瑾融是看着厉勉离开的,皇帝身边最重要的保障不在京城,让瑾融和江一凡等人的精神一下子绷紧了。

    同时关注厉勉离京的还有太子和福王。

    表面如常的京城,各种人暗中来往,各种消息在悄悄传递。

    …………

    八月初九是瑾融母妃良妃的生辰。

    大概因为太子失势,这两年,皇后对良妃客气了很多。这次良妃生辰,皇后更是热心,早早就报知了内务府,要好好给良妃摆个生辰宴。

    眼看着进入七月底,皇后动用自己的银子,在外多次购买了限量的乳酪,和一些不多见的山珍,并让御膳房的御厨专程学了乳酪的几样菜品,声称这次的乳酪,让所有人都能管饱的吃。

    这时距离太子和福王见面已经过了近三个月,为了不惊动太子和福王,只有江一凡手下的人领命,在密切关注太子和福王的动向。

    这段时间,福王、太子两方的人有接触,两人的亲信幕僚也曾一起喝过几次茶。可是,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再说,瑾融和江一凡等人要的也不是这些,他们要的是一击必中、无可挽回的机会。

    三个月看下来,似乎最有可能发生变故的,就是不久之后的八月初九了,地点应该在皇宫。

    自从第一代安国公在太祖皇帝手中领了爵位,历代安国公就是皇权的支持者和有力保障。

    这种支持没有政治观点和个人倾向,目的是维护大夏朝的稳定,不参杂善恶对错,只认认皇帝发出的兵符和大夏朝皇帝的私印。

    所以,这种维护其实相当残酷。

    可是在江一凡和安国公的一番谈话之后,老爷子开始暗中排布自己手中的力量,一些亲近部下也得到了随时待命的暗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妇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http://pns-pc.com/txt/98711/23961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