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公主为妻记 >公主为妻记_第八十一章 国际比赛 上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公主为妻记_第八十一章 国际比赛 上_书趣阁_笔趣阁

    暮色降临,众人酒饱饭足后,纷纷踏上了回家的路。

    锦书坐在马车里一摇三晃的走神发呆,思绪不由得飘到十万八千里外去。

    在锦书同学还没有穿越之前,也曾做过当公主养他七八十来个面首的美梦。可实际上穿越之后,她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只敢想不敢动。

    她要是敢养面首,静妃会头一个跳出来打她。大梁的公主虽然行事彪悍,可是敢养面首的公主应该还没出生呢!

    哎,这就是时代的悲哀了!

    瞧她摇头晃脑的叹息,沈之璋的反应是直接上来勾着她的肩,给予眼神威胁:“候展飞的那些书被我拿回家后,你是不是偷偷看过了?有什么感想啊?”

    锦书回头神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义正言辞反驳:“胡说!谁看你那种不正经的书了?”

    “咦?”沈之璋挑眉:“没看你怎么知道不正经啊?”

    “听名字也不正经啊!”

    “嘿!”沈之璋突然用劲捏她一把:“还说没看!我藏的好好的,你要是没看过怎么能知道书名啊?”

    锦书给他一个白眼:“就放床底还算藏的好啊?”

    “这你都能找到?”沈之璋瞬间无语。

    “是小环收拾屋子时看到的。”锦书立马甩锅。

    “你没看?”

    锦书摇头死不承认。

    沈之璋嘿嘿一笑:“行,谁撒谎谁是小狗。”

    锦书恼羞成怒抬手捣他一拳:“你讨厌!”

    沈之璋乐不可支,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五个手指头在她肩头转着点,一脸我早知如此的表情:“原来你喜欢看这种书啊!早说啊!我屋里头一箱子呢,回头给你搬过来!”

    “你!”

    锦书只觉得一口气提在脑门上,登时笑也不是气也不是。

    这就是和不正经的人处一块的下场!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出什么牌!这副流氓地痞样也敢演给她看,到底是拿她当哥们还是妻子啊?说好的彼此尊重互相给对方留点脸面呢?难道两个人熟悉了都不要面子了吗?

    想到这里,锦书愤然甩开他的手:“起开!谁爱看了?”

    沈之璋笑着摇头叹息:“嘴硬!爱看就看呗,咱们公主这点小爱好,我还是要鼎力支持的。”

    锦书羞愧难当,抬腿踢他一下:“闭嘴,不要和我说话。”

    瞧她气鼓鼓地模样,沈之璋又笑着换了话题逗她:“哎,方才我还让人捞了一点小田螺,等下回去炒着吃。要不要炒辣的啊?”

    “要!”锦书没好气回答。

    果不其然听得沈之璋放声大笑起来,这个六公主,实在是有趣的很啊!他一边笑一边庆幸自己当初选老婆的眼光是多么的独到,还好娶的是她啊。

    也万分感激是她,否则沈之璋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世上真的会有另一个自己,可以和自己心意相通,灵魂相触。他也不会有机会知道,婚姻可以这样完整,人的一生原来可以这样过。

    虽然他心里头明白一切,不过晚上吃完田螺后,他还是按着她“狠狠威胁”了一通:“看书可以,敢搞什么面首,爷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搞得锦书哭笑不得。

    人要是快乐起来,时间也会过得很快。从前锦书还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可转眼坐在国际版马球赛的看台上时,她被这明媚的阳光闪的有些恍惚。

    据说这一次马球赛,是大梁子民们期待了许久的翻身仗。半个月前,大宛国的使臣和运动健儿们就陆陆续续的到达京都。他们的外交官还特意向皇帝上报,说今年来大梁参赛的不仅仅是大宛一个国家,还有北夜国、月支、大食、新罗等国也会来凑热闹。说是大家一起搞个联谊塞,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皇帝一听挺高兴就同意了。说都来吧来吧!过去的矛盾咱们既往不咎,和平发展才是当今主题,大家快来见识一下我们大梁的风采和国力吧!

    几国皇帝互通信件都点了头,可国际赛举办起来哪有那么容易?这下可苦了下边办事出力的人。

    为此皇上召集自己的几个儿子和驸马近臣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国际赛总负责人是太子爷,接待外宾的事情交给了二皇子。场地安排等大小事务由郑文科和韩熙负责,大将军邓昌挑起了安保问题。至于从学堂上揪过去的去年获胜者沈之璋和候展飞二人,皇帝也下了死命令:只准赢不准输,谁拖后腿揍谁。

    至于三驸马郭经理,皇帝并没有给他安排任何职务。也许是因为皇上认为他连自己家都搞不定,业务能力肯定更不行。

    四公主坐在锦书旁边,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问道:“今年六妹夫和谁上场打啊?”

    “候家兄弟。”锦书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食和新罗来的外国小哥骑马,瞧他们卷曲的金色头发,她心里就一阵激动。

    “沈国公不上场么?”四公主诧异,去年赢得马球比赛的,可是他和高勋啊。今年高勋不回来,他也不上场。也不知沈之璋的胜算有多少啊?

    瞧着锦书又在发呆神游天外,四公主回头看一眼坐在后边捂着帕子咳嗽的沈之琰,又轻轻戳了锦书一下:“沈国公的身子不要紧吧?我瞧着他精气神越发不好了。”

    “嗯?”锦书这才回过神来,听得身后咳嗽声愈发急促,无奈说道:“哥哥应该不上场的,他身子不太好。”

    四公主叹息一声道:“听母妃说起过,从前沈国公挽长弓降烈马,英姿飒爽好不风光。不想如今竟然……我刚得了一些上好的补品,妹妹要是……”

    不料,五公主突然插嘴冷笑一声:“四姐姐看你的比赛吧!说那些做甚?沈家如今风光不及你们韩家,尚不用你忙着结交,上赶着送这送那!”

    这话堵的四公主再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干瞪眼。而锦书自知斗嘴不是五公主的对手,便选择保持沉默。

    三个人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四公主瞪了五公主一眼,怒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说什么话,你自己心里有数!”五公主嗤笑道。沈家如今虽然不比以前风光,不过最近沈之璋读书势头很猛,将来定会大有前途。韩熙若是能和沈之璋结交,按照沈之璋的人际交往能力,他也能沾不少光。

    五公主如今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自动开启怼天怼地模式,只要是她看不惯的,都毫不客气的直接怼回去。

    从前她们二人交好,可后来五公主频频出事,到如今婚事还没有着落,四公主便渐渐疏远了她,改和锦书交好。所以,对于四公主这种“墙头草两边倒”的行为,五公主感到深恶痛绝。

    两人三两句不对头,感觉就要掐架了。锦书连忙冲沈如意眨眨眼睛,发出求救信号。如意这个小机灵鬼立马小跑过来,抱着锦书撒娇:“婶婶,你过来陪我玩一会嘛!”

    锦书从谏如流趁机火速开溜:“二位姐姐先聊,我去陪陪孩子啊。”俗话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麻烦,更何况是古代后宫的女人,听她们说话简直就像做阅读理解一样。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接下来的时间,锦书就老老实实的待在王氏和沈之琰的身边看比赛。

    几个国家的少年郎打起比赛来那是相当精彩。先别说个个都是骑马奔驰的能手,单说颜值,随便拉出来几个组成男团都可以直接出道了。尤其是那几个金发碧眼的西方贵族小帅哥,那脸那腰那腿!看的锦书欲罢不能直咽口水。

    王氏温柔询问:“公主可是渴了?”

    锦书不好意思一笑连忙摆手:“……没没没。”

    “公主瞧那几个新罗来的洋人,动作怎么那么野蛮?”王氏拧着帕子叹息一声:“瞧他们的头发枯黄,想必是地处蛮荒,长期营养不良吧?”

    “嫂嫂此言诧异。”锦书哭笑不得连忙给她科普知识:“这世上原本就有三种人,咱们是黄种人,他们是白种人,还有黑种人呢。人家天生就是黄头发,和我们天生是黑头发一样的。”

    “是吗?”王氏惊讶笑叹道:“我还当他们体虚营养不良呢!”

    锦书抿嘴一笑,却听沈之琰突然开口,语气温和柔缓道:“公主博学,连我都受教了。”

    他甚少主动和锦书说话,突然得到表扬,锦书有些受宠若惊。

    他们这边正聊着天,便听得草场内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原来是沈之璋和候家兄弟赢了和月支国比赛的第一局,打响了大梁胜利的第一枪。

    锦书随着众人一起拍手时,心中忍不住自豪道:沈之璋这孩子,还真的有两把刷子啊!
  http://pns-pc.com/txt/95291/24979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