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逆流青春年代 >逆流青春年代_第351章 关于早餐的对决_书趣阁_笔趣阁

逆流青春年代_第351章 关于早餐的对决_书趣阁_笔趣阁

    虽然脱离了集体,但于跃一点都不寂寞,因为他手里有好几条线,线的那一段是他放飞的风筝。

    除了自愿飞出的孟新竹要时常和于跃谈谈学习说说悄悄话以外,还有流浪歌手肖睿,以及远在H国的生红雪。

    肖睿目前的境况好多了,这是从宁大龙那里了解到的,收入已经勉强够她维持自己生活的了。

    于跃微微松了口气,毕竟冬天了,虽然现在已经去了魔都,但睡马路指定是不行了。

    没有去过度关注肖睿的表演,因为于跃对她保持着自信,有了生活的历练,只能是愈发成熟。

    而生红雪,则完完全全是让于跃震惊震惊加震惊的。

    她让于跃深刻的领悟了什么叫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在春城就是如此,去了H国,爆发的愈发超乎想象。

    于跃现在每次看肖睿传来的视频和图片资料,居然会脸红。

    火辣、性感,几次差点流鼻血。

    于跃感觉自己就像傻不拉唧的唐僧,走到五指山顺手拿掉一个不起眼的纸,然后就放出了一个能搅动天地乾坤的妖猴。

    没错,于跃成功的放飞了生红雪,生红雪也放飞了自我。

    这天周末,于跃白天去公司慰问了一下宾书,因为他刚去京都一个电影公司谈了合作,所以于跃去关心了一下,下午回到宿舍,刚准备歇会,不料其他三个兄弟纷纷醒了过来。

    “于跃,今天周末,包个夜去吧。”王又丁道。

    于跃难得跟几个兄弟有了说话的机会,笑道:“你整天包夜,还有时间追鄂婉么。”

    王又丁道:“妈的,那娘们忽冷忽热,累的慌,还不如打游戏了,省的闹心。”

    于跃无奈一笑,想了想,道:“你们开黑就三人?”

    王又丁点点头:“咱们战队好久没一起搞了,把梁子喊上,晚上搞一波。”

    于跃道:“不叫梁子了,我找个人,不行就咱四个。”

    听到于跃答应,几人大喜,只要有于跃,管他是不是五人黑,今天肯定能上分了。

    现在梁子很忙,二丫已经开始能直播了,梁子也不在学校住了,租了个房子,每天搞直播,虽然只有寥寥几人,但依然乐此不疲,当然,最主要是于跃的资金支持。

    而且还有爱情的甜蜜,这家伙每天在出租房除了直播就是演小电影,何止乐不思蜀,要不是囊中羞涩,也不思于跃的。

    于跃要联系的人是何文军,这个未来的大导演好就没联系了,因为于跃不敢过多打扰,怕不小心把他给扇晕了。

    最近联系还是发现他注册了微信,加的好友,但也什么都没干。

    “晚上有空没,包夜打dota去,我几个舍友要去,刚好缺个人。”于跃发了条>

    “哎呀,最近一直忙着考研呢。”何文军回了一句。

    于跃一看,果断打消念头,毕竟这是大事,于跃觉得他未来的成长跟研究生期间的学习是密不可分的,所以不敢打搅。

    刚要说你忙,但接着就看何文军又来了一条:“正好放松放松,都快半个月没摸了。”

    于跃哑然失笑,合着频率依然不短。

    他知道何文军对自己是有要求的,也就不矫情,说晚上一起。

    晚上,一行五人杀到学校对面的网吧,一坐下来,沈良振奋的来了一句:“妈的,明早可劲造!”

    熊初墨笑道:“必须吃回来。”

    于跃有点迷糊:“啥意思?”

    王又丁闻言笑骂道:“这俩货已经让老子破费一周了!”

    于跃还是有点不解,这话摸不清头脑啊。

    接着就见王又丁站起来扫了一番,然后突然对着一个方向道:“老卞,我明早能吃三笼包子两碗豆腐脑!”

    于跃不知道老卞何许人也,接着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哈哈哈哈,又丁老弟,你自己花钱,随便吃啊!”

    王又丁笑道:“我提前说好,到时候可别心疼。”

    “放心吧,别说还是你花钱,就算我花钱,你能吃下就行!”对面说。

    于跃还没有11账号,赶忙申请一个,然后王又丁讲述了来龙去脉。

    原来是有一天早上,包夜结束的三人在校门口吃早餐,每天这个时候三人就会总结一晚上的表现,自然是王又丁指导两个兄弟,说哪哪盘因为什么什么失误导致失败之类的。

    他们离开网吧吃早餐的时候大多数学生还没醒来,所以这时候吃早餐的大多都是包夜的。

    而这时候,包夜的大多都是打dota的,所以旁边也有五个人在谈论dota。

    两边都讲dota,自然就忍不住好奇。

    而对于血气方刚自我感觉良好的他们来说,一般都对对方嗤之以鼻。

    王又丁听对方一个哥们儿说用剑圣出了A仗那局大杀四方多多爽之后,立刻忍不住了,自己剑圣玩的多溜啊,于是忍不住指点一句,说玩剑圣不能出A仗,出了A仗就是伪后期了。

    对方正自鸣得意,一听到这个论断立刻不服气了,然后两人就辩论起来。

    这东西各有各的道理,想在言语上折服对方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比起了天梯分,以证明谁更屌。

    结果对方天梯一千一百五,而王又丁一千一百二。

    虽然只有二十分的差距,并不大,但对方立刻就笑了,说你个一千一百二的就别吹了。

    王又丁不服气道我就是这俩队友不给力,要不早都一千二了。

    对面那家伙说我四个队友也不给力,不然一千三了!

    这下更僵硬了,于是两方了解了一下天梯分。

    最后发现两边居然整体水平半斤八两。

    熊初墨和沈良都是一千出头,三人平均分也才一千零七十左右,而对方也是如此。

    于是双方约定比一下子,一方五个,一方三个,当然不能对战了,而且大家都想打分,也不想浪费时间,于是王又丁就提个建议,明天包夜结束之后,再统计平均分,谁的平均分高算谁赢,输的那方请客吃早餐。

    这个提议立刻被对方接受,姑且不说自信不会输,关键是本方五个,对方三个,赢了对方三人请五人,输了五人请三人,绝对划算啊。

    王又丁懒得算这笔账,财大气粗不差钱,关键是要争口气。

    结果很操蛋,钱搭了,气没出了。

    于是第二天继续约战。

    对方继续同意,不虚是一方面,妈的免费早餐不吃不是傻么。

    就这样,双方给包夜加了码,每天打的更嗨了,对方一直赢,一直吃免费早餐,但聪明的他猛当然知道不能激怒王又丁,否则免费早餐就没了。

    所以一来二去,两方人还挺熟,还挺乐呵,然后赌局一直持续着。

    听完王又丁的讲述,于跃哑然失笑,这特娘的人才啊!

    何文军也比了个大拇指,真硬气,一直输也不怂。

    “所以啊,今天把你俩叫来出口恶气!”王又丁道。

    于跃笑道:“差多少分了现在?”

    “二十!”王又丁道。

    于跃道:“你三现在平均分多少?”

    “咳咳,一千零六十。”王又丁汗颜道。

    于跃也懵了:“没涨还掉了?”

    王又丁道:“可不么,局数太多了,都不好升了,尤其这俩坑货,特么高分英雄也能打下去,愁死了。”

    于跃微微一笑,也理解,这就代表三人就是这些分的水平,想自己上辈子,好像也是长期停留在某个位置的。

    “行,今天咱就追回来!”于跃也找到了斗志。

    “一天能追回来?”沈良有点惊讶。

    “一直赢应该差不多!”熊初墨道。

    于跃笑道:“再给他们算上十分,今天涨三十分,明天吃免费早餐。”

    这时候何文军说话了:“不能够吧,你打的好不见得他们能打的分高。”

    于跃道:“我虽然没打天梯,但知道一点窍门,初始积分八百,然后根据英雄积分加权平均,以你们现在的分数,如果用一个暂时没用过的英雄,即便表现再差,只要赢了就能把英雄积分在原有的基础1200分上增加三分,而有了1203的英雄分,天梯分就会涨一节,所以如果你们要涨粉,就拿你们没玩过的英雄,比如炸弹啊,比如大娜迦啊,比如什么地卜师啊,总之你们不会玩,以后不想玩的英雄,直接往出搬,我和文军打爆对手,你们刷分就行。”

    几人闻言大喜,对啊,只要玩新英雄,只要赢就能加分啊!

    而且这个分不会虚,就算以后没有于跃,他们不再玩这些英雄就好了,不把这些英雄的分拉下来,整体成绩就不会下降太狠,还用平常熟悉的英雄就能稳住段位。

    接着几人就按于跃的要求拿冷门英雄,什么操蛋玩什么。

    第一局游戏开始,沈良拿了地卜师,熊初墨拿了个大娜迦,王又丁拿了个炸弹人。

    于跃则选了影魔,何文军给配了个又肉又控的蓝胖子。

    看到三人真这么拿,何文军有点吼不住了:“别一起拿残废啊,这二打五啊!”

    “没事,这种局于跃都不用推塔就能把对面杀崩,对不?”王又丁问。

    于跃笑着点点头,一千分的局还是轻松驾驭的。

    何文军无奈一笑。

    对面显然更加震惊,忍不住开始嘲讽。

    “对面的,匹配一局不容易,你们先别内讧,扛过六分钟再退行不?”

    这句话里边大有文章,对面不知道这边是开黑,以为是路人组队,所以看到这个阵容就担心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段位的局里边绝对没什么大神,这个分数段没人能驾驭像地卜师这样的英雄,毕竟玩一个操控一个英雄都费劲,何况要操控四五个呢,而地卜师的分身和其他的不一样,其他分身死了本体不死,而地卜师分身死了主体也跟着死,玩得好的大杀四方,玩的不好的就是取款机。

    别说这个分数段,就连职业大神都很少使用的,所以显然就是个坑。

    而这种坑,对手喜欢,队友惧怕。

    所以一般来说,一看到这种英雄配置,直接就开始互喷了,你个坑货,选这种垃圾坑人啊,大半夜的谁不是为了上分啊。

    所以这种互喷搞着搞着就容易把心态崩掉,然后就挂机喷队友了。

    因为指定赢不了,还特么蹦跶啥,把这孙子骂死再说。

    按理说对手应该高兴的,但就怕六分钟之内对方退出,因为一旦六分钟之内退出,这局游戏就失效了,虽然首个退出的会被重罚,但对别人来说没有任何利益。

    所以他们担心这边内讧,担心六分钟之内退出,与其这样还不如早点退,好直接开下局,免得浪费时间。

    王又丁看到对方的话笑了,打字道:“待会谁退谁是孙子,看我风骚炸弹人炸的你哭爹喊娘。”

    “哈哈哈,好,谁退谁孙子!”

    “炸弹人是大神,给我日他!”

    “我觉得还是地卜师好欺负,嘿嘿嘿……”

    对方已经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游戏了,因为他们觉得胜利已经是囊中之物,区别就在于自己能杀多少人,能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的积分。

    虽然如此,但一开始大家还是没有太着急。

    因为一级还欺负不了人,而且炸弹人一级的时候很凶,得防着点。

    于跃一边在中路强横发育一边告诉三人政策。

    娜迦光环一直开着,保证足够肉。

    地卜师有分身之后把分身都放家里,省的照顾不过来,还能节省TP(地卜师有召唤伙伴来到身边的技能。)

    至于炸弹人,于跃就不担心了,玩出自己的快乐就是了。

    这边正研究怎么去欺负欺负脆弱的地卜师的时候,突然之间一血诞生了。

    中路影魔完成单杀。

    虽然有点惊讶,但也没太多担心,因为阻挡不了大势。

    但王又丁几人可不这么想,他们知道,第一个人头诞生之后,拿下第一笔资金的于跃接着就开始滚雪球了,游戏将进入残暴的模式。

    果然,于跃根本不等六级,建立优势就开始迅速制造杀机,因为这局是二打五,务必尽快解决战斗。


  http://pns-pc.com/txt/90792/239611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