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一剑独尊 >一剑独尊_剑中仙 第四十五章:叶国士!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一剑独尊_剑中仙 第四十五章:叶国士!_书趣阁_笔趣阁

    群架!

    场中,一片狼藉。

    叶玄三人虽然实力强悍,但是,仓木学院胜在人多,因此,当打起来后,叶玄三人并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毕竟,能够加入仓木学院的学员,都不是什么垃圾。

    不过,仓木学院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应该说是很惨,因为到现在,已经有六七名仓木学院的学员惨死。

    嘭!

    叶玄在一拳轰飞一名仓木学院学员后,他正要乘胜追击,而这时,一柄长枪破空而来!

    正是左立!

    叶玄停下脚步,他不闪不避,任由左立那一枪刺在了他的胸前。

    砰!

    叶玄朝后连退丈许,然而,左立却是脸色剧变,因为叶玄用肉身硬生生挡住了他这一枪,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既然没有想到,那自然会有严重的后果。

    果不其然,叶玄突然握住了左立的长枪,下一刻,他顺着长枪欺身而上,然后猛地一膝盖顶在了左立的腹部。

    嘭!

    左立整个人瞬间被震飞到了数丈之外。

    砰!

    左立砸落在地,口中鲜血直喷,而他腹部五脏,已经被叶玄这一膝顶碎。

    叶玄走到了左立面前,左立抬头看着叶玄,神色极其狰狞,“低估你了。但是,今日我等身死之后,学院不会在低估你了。”

    说着,他猛地朝着四周怒吼,“走!”

    这一刻,四周那些仓木学院的学生纷纷停了下来,当看到左立的样子时,那些学员就要冲向叶玄。

    叶玄冷冷看了一眼那些人,那些人顿时停了下来,倒不是说怕叶玄,而是怕叶玄杀左立。

    白泽与墨云起走到了叶玄的左右两边,两人身上皆是有着不同程度的伤,特别是墨云起,他嘴角鲜血还在不断溢出,白泽上身也是出现了许多裂纹!

    眼前这些仓木学院学员最低都是御气境,而且,还都不是一般御气境,他们三人抵二十,还能够活着,已经属于非常恐怖了!

    叶玄面前,左立缓缓站了起来,他再次朝着身后那些仓木学院的学员怒吼,“快走。”

    他不傻,一番交战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等人严重低估了眼前这三人的实力!

    在打下去,都会白白牺牲!

    而四周,那些仓木学院的学员,没有任何一人逃走。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白泽与墨云起看了一眼那已经被叶玄重伤五脏肺腑的左立,然后也转身离去。

    而这时,左立突然狞笑了起来,“怎么,是要羞辱我吗?哈哈......我仓木学院学员,宁可死,也不会被沧澜学院学员羞辱!”

    声音落下,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左立右手紧握成拳,然后猛地一拳轰在了自己喉咙处。

    咔嚓!

    骨头碎裂,左立身体僵硬在原地。

    “左立学长!”

    四周,所有仓木学院学员冲到了左立尸体前,这些学员泪水一下就流了下来。

    不远处,叶玄身旁,墨云起抹了抹嘴角鲜血,“妈的,搞的像我们三个是坏人一样,到底是他妈谁欺负谁啊!”

    白泽揉了揉自己上身,很快,他身上的那些裂纹在开始渐渐复原。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叶玄,“你肉身厉害!”

    刚才在战斗时,他发现,叶玄的肉身比起他,怕是也丝毫不差!

    叶玄轻声道:“你也厉害!”

    这倒不是说恭维的话,到目前为止,在年轻一代中,就以肉身来论,只有这白泽能够与他不相上下!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叶玄三人的面前,中年男子穿着一件金丝长袍,左胸前,有仓木学院的标志。

    来人,叶玄认识,正是当初那位黎修,也就是仓木学院的副院长!

    事情闹大了!

    不过也正常,都已经死人了,事情肯定是闹大了!

    黎修死死盯着叶玄,“杀了人,就想走?”

    叶玄嗤笑,“杀人?怎么?只许你仓木学院学员杀人,不许我沧澜学院学员杀人?还是说,仓木学院学员已经无人了,要堂堂副院长出来报仇?”

    黎修冷笑,“激将法?放心,我不会对你们以大欺小!”

    说着,他转身看向远处某处石碓上,那里,躺着一名老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纪老头。

    黎修嘴角渐渐狰狞了起来,“纪老头,此刻起,我宣布,仓木学院向沧澜学院开战,开......”

    就在这时,纪老头突然站了起来,下一刻,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他拔起身旁的一根杂草,然后随手一丢。

    黎修脸色大变,他双手猛地合十,一瞬间,一股无形的气场出现在了他四周,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宛如潮水一般不断自他双手之中震荡而出!

    叶玄三人直接被这股力量震到了数十丈开外!

    而这时,在叶玄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那根杂草宛如一柄利剑直接破开了黎修释放出来的那股力量,就连黎修释放出来的那道气场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嗤!

    黎修右臂直接飞了出去!

    场中安静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叶玄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墨云起喉咙滚了滚,“这老头......这么吊啊!下次跟他说话,是不是要尊敬点才行啊......”

    叶玄也是有些震惊,这老头的实力,实在是有点恐怖!恐怕比他当初看到的那醉仙楼三楼主还强一点!

    远处,纪老头看了一眼黎修,“开战?你确定?”

    黎修死死看着纪老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纪老头喝了一口酒,摇头,“知道沧澜学院为何至今不倒吗?”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因为我,我不死,沧澜学院就不会关门,你要开战,行,这三个小家伙给你们杀,但是,老夫向你仓木学院保证,你仓木学院三十岁以下的,都见不到明天太阳,若是不信,你们尽管来。反正我这边这三个家伙是捡来的,我是无所谓的!”

    闻言,一旁叶玄三人差点暴走。

    捡来的?

    尼玛!

    墨云起狠狠瞪了一眼纪老头,“打他一顿?”

    叶玄看向墨云起,“你先上?”

    “上你大爷!”墨云起瞪了一眼叶玄,“你又想卖我!”

    叶玄正色道:“大哥,以后要打人能不能心里有点逼数?打的赢在打,可不可以?别他妈打不赢的也要去打,这不是打人,这是找打!”

    墨云起:“......”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纪老头突然看了叶玄三人一眼,“还嘀咕什么?走啊!”

    墨云起与白泽就要走,而这时,叶玄突然道:“等等!”

    众人看向叶玄!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叶玄走到了不远处那些仓木学院学员尸体前,他一一将那些尸体腰间的钱袋子与武器都收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收那左立的。

    看到叶玄的动作,众人都惊呆了。

    纪老头更是直接躺了下去,装死!

    不远处,墨云起连忙走到了叶玄身旁,他拉了拉叶玄的衣袖,“大哥,你能不能要点面子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叶玄瞪了他一眼,“面子?你是要吃饭还是要吃草?”

    墨云起不说话了,乖乖地回到了白泽身旁。

    墨云双手捂着脸,起直摇头,“丢人啊!丢人啊......”

    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叶玄收了八九个钱袋子与五六件武器,他看了一眼那些武器,都不是凡物,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

    叶玄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不远处离得远远的白泽与墨云起,“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架马车啊!”

    两人不为所动。

    叶玄淡声道:“今晚你们吃草吧!”

    墨云起连忙跑了过去,然后跃上其中一辆马车,而白泽在犹豫了片刻后,也是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就这样,在一旁一众仓木学院学员的注视下,叶玄三人架着马车慢悠悠朝着远处而去。

    纪老头并没有走,而是躺在那石碓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黎修死死看了一眼纪老头,“今天,不是结束,是开始!”

    说完,他转身带着一众仓木学院学员离去。

    石碓上,纪老头依旧双眼微闭,打着呼噜。

    仓木学院与沧澜学院发生的事情,宛如瘟疫一般瞬间传遍了整个帝都!

    整个帝都震惊了!

    沧澜学院的学员杀了仓木学院的学员!

    这已经是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了?

    难道说,沧澜学院要崛起?

    一时间,整个帝都议论纷纷。

    姜国皇宫,养心殿内。

    一名身着华袍的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密折,看着看着,中年男子突然轻笑了起来。

    中年男子起身走到了殿门口,他抬头看着远处天际尽头,“小九的密折中说,当初那位在两界城敢孤身一人面对唐军数千黑甲骑兵的少年来到了帝都,就是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叶玄!”

    殿内某个角落,一道女子声音突然响起,“我已查过他资料,来自青城,从小父母不在,与妹妹一起长大,为叶家鞠躬尽瘁,却到头来被叶家抛弃,为给妹妹治病,带着妹妹来到帝都。”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角落,微微一笑,“这些应该是明面上的。”

    角落里,一辆轮椅缓缓滑了出来,轮椅上,坐着一名身着黑裙的女子,女子看起来很是年轻,也非常漂亮,但是头发却是雪白!

    除此之外,女子双眼是闭着的,一直都是闭着的。

    黑裙女子轻声道:“安国士对他另眼相待,在云船上杀一醉仙楼长老安然无事,其中详细,无从查起。”

    中年男子笑道:“杀了醉仙楼长老后还能活着,不简单了。”

    说着,他走回了书桌前,然后拿出了一枚金色圆牌,接着,他拿出一根金色毛笔在那圆牌的正面上写了一个‘叶’字。

    而在圆牌的后面,是‘国士’两个字。

    中年男子突然转头看向女子,“你不反对?”

    女子反问,“为何要反对?百利而无一害!”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然后道:“现在的许多年轻人,心中只有自己的那点小九九,特别是那些世家与学院的年轻人,在他们心中,只有家族与学院。国家?他们心中没有国家的。那少年敢在那种时候,不为任何利益,不求任何目的站出来抵挡唐军,就凭这一点,他当得起‘国士’二字。”

    说着,他转头看向黑裙女子,“劳烦陆国师替我去一趟沧澜学院了!”

    .......

    PS:弱弱的请教大家一个问题,用什么样的理由断更,读者不仅不骂,反而还很支持呢?我想了好几天没想出来,大家帮忙想想呗!
  http://pns-pc.com/txt/87465/200027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