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夫君总套路我 >夫君总套路我_壹佰肆拾_书趣阁_笔趣阁

夫君总套路我_壹佰肆拾_书趣阁_笔趣阁

    到了现在,混到了这个山穷水尽的地步,沈休缺乏从容“面对紧急情况“的精神,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沈相出行前数月她隐隐约约的知道了什么。,许多人仓皇搬进沈家,许多的沈家人走出京都来。

    于是沈乱了方寸之后,沈家也随着惶乱的沈休有些失了方寸,萧柔跟丢了沈一之后就一直在相府守着沈休。不久之后,萧柔早些时候送去给沈相的信有了回音,他送便奉命带着沈家部分的人迁移到邻近的小城。

    那些了他们的能搬运的箱子,柜子,碗儿,罐儿都没有动过,除了留下来的部分沈家的贵重珍藏品,以及公文档案,医药品品,根转流徒,逃到另一个异乡。

    沈休一日睡醒了又见一些新人,男女老少约有二三十人,这些人都被萧柔填在一座小楼里,沈休幼时认真的学过一点武,看着那些被带来的人走路比寻常人更稳些,她又试探一二,终于肯定了那些人大都会些武功,且底子并不弱。

    如同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沈家,如同一盘散沙,沈休抬头看天,她不知道自己在这表面的功夫上能维持多久。

    管家一日二头就要拿着些小事来找她做主,她推了几次,萧柔却在一旁冷冷的将她看着。她兄长至今未归,七七又被打萧柔支出了京都,两个小书童更是在萧柔的冷面中不敢吭声。

    倔到最后,沈休只好硬着头皮掌管府中的大小事物,大是萧柔会在一旁指点一二,小事有府中养的许多幕僚在支着招,但是但凡有些事情,幕僚为显得他们意见的高明,总是会生出许多不一样的看法,倒是在高位目光落在他们身上,显得格外无所事事的沈休瞧着像一个局外人。

    在接下来的日子,沈休从刚接手相关事务对沈家这个大院的时候,情绪从非常的低落到后来人精神抖撒了些,沈家阴霾散了些,活跃了些。

    过了不久,上面的人不知道知道了什么,开始和沈休往来密切,先仅仅融酒,后来便有几分互相勾结的意味。

    其间沈家前些日子刚闹过事的六叔来过一次,说了些奇怪的给,沈休接见六叔的那日又恰巧萧柔不在,她左右的人见她落了下风不吭声,一席话下来,沈休皮笑肉不笑,倒是六叔面上和蔼,六叔襦衣袖翻转来也些折纹的。他脚下淡青薄的鞋上面有些丝绸带扎紧了腿,手里提着一双隔壁老王家带来的限量版的套鞋。虽然是个逼近四十岁的人,脸皮依然光致致的。长长的头发仿佛里面藏满污垢的,随意用一条绳带绑好,玉冠也没有,偶尔还掉出二根头发来遮脸,他的眼角有几道略深的皱纹,细瞧着,六叔身上依稀留得年轻时候的一点花花公子的风流的。他的妻室是一位家道中落而善于用钱的青梅竹马的小姐。六叔不说话时,倒显得有几分心思深沉,他一说话,众人又颇有几分鄙薄他面色焦薄萎缩又撑着笑容手舞足蹈的模样。

    沈休同六叔相对而坐,心中却是二人相互不满。沈休是不满前些日子传来的流言和六叔府上放出私藏兵器的引的皇上都十分的猜忌,最后虽然兵器真的没有查出来,但是满地的金银珠宝让沈家背上贪污腐败,鱼肉百姓的骂名,让沈家再次处于风浪尖上。

    到最后还是她爹花了不少功夫摆平的。六叔功德的事情没做成功过一件,缺德的事情倒是一桩一桩的来,沈休实在不敢恭维。

    六叔看沈休的眼神也颇有几分鄙薄的,一是瞧不上沈休身在沈家嫡系却没有他爹半分风度,二是沈休身为男儿没有半分阳刚之气,。三是不满沈休惯来被沈家人宠出来的贵族子弟的习性。四,五,六,数着又多的是了。

    六叔颇好吹嘘,喜减否人物,话多是非也多。六叔的院子隔了她家一条街一道墙,冬日阴雨天沈休就算路过也听的常听见六叔聚众在院子里里高谈阔论,不能自己。

    还好也不说什么大不了的事,政事更是也不提,便就莫明其妙地吹得天花乱坠了半日,图个嘴头快活。

    在座的宾客下士便唯唯诺诺,商业吹嘘,六叔惯常是照例视为得意,半分没有觉的不妥。

    于是前些日子兄长还曾提起过六叔,指着自己道,“你噍清楚没有,你上了年纪,便的这几分模样。”

    不少以干练自命的沈家的亲戚倒是也同样不喜欢六叔,倒是六叔占着族中重要的位置,倒是敬他几分。

    但对这个六叔是恨之入骨,觉的别人虚伪的很,但他平时就因惧人卑视,也就装作不知情。

    时常故作不凡,现在怎能任人当面称他是个无足轻重的人呢。稍有忤逆他的,他认为别人就是在有意在侮辱他。

    沈休盯着门口堆放的油纸伞,挂好帽檐,在左手边上又腾开一块净地,把

    茶盏放好。沈休搓搓手,呵出一口乳白的热气。耳边便是六叔要说的花儿一般灿烂的声音。

    半响,沈休又腾出一只脚来,见六叔渴了,她便立刻到桌上找寻到茶壶为其绪上一杯,但是她一抬眼,茶盏不见了,沈休又不好打断六叔的话,她就四下里了一翻,也毫无踪影。

    许是刚才六叔特地的将人招走了,把茶壶也一并顺走。

    六叔说的多了,便抿了抿嘴,抬起手就着茶盏喝了一口,他便立马吐了出来“凉的?”

    还不上茶呢?

    无人应,他便兴冲冲的走到右门口嚷嚷。

    沈休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了无反响。

    很快从一片空地上上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沈休仰头静听,忽然想起,匆忙跋到左门口,抓起布子,伸头把手摸到沈休的头上,不觉低低地道,“子缘。”

    沈休上望,仍无回应六叔,六叔表现的有些烦,六叔便小小的恶意高声道“子缘,醒醒!你该不是睡了,你敢睡了?”

    许久不见动静,沈休才淡淡的嗯了一下。

    六叔便立马觉的沈休在侮辱他,在忤逆他,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大声的道,

    “烦厌地干什么?”

    沈休只好把态度端正,小心的应付六叔。最后临走前客还相约“有难同当,有福同亭“。

    但是这之后,沈休形象又大打折扣了。

    许是六叔的颇有几分玩戏的态度让人见着了门饲机而动,于是在下面的也逐渐懈急起来。

    久之全院的府中人员仿佛同被风雪压坏的了一池枯草。起初只是工作迟缓,以后便索性叫一步动一步,死气沉沉。

    萧柔一天才能来一次,以前沈休也不得不见他,现在沈休处于弱势,没了法子,好容易盼到了萧柔来,又多半是令人气短的宫中府中政事军事消息。而且交通不便,一些活动无从推动,而沈一同阿爹的消息也才来的一星半点,因而沮丧、失望的空气,蔓延到全院。

    称职的不过是情绪消沉,坏的就胡作非为,满上欺下。以前沈休是众人宠儿,还真没遇到这事,别人给意见多,沈休尚在考虑,萧柔见此便干脆的杀一儆百,但是一时间又让人心惶。

    原来沈一掌管沈家院落以前,院中行事上的一切设施,破了沈相的局面,俱无一定的制。从他正式接手起,他用人办事但凭他自己一时的利害喜怒为转移,下属会谨迎,得到他的信任,毫无忌悼的升迁,干不好的,直接降职。至于那些不得他的欢心的,或者是入不了他眼的那些下人就只能在院内混吃。

    等死,甚至如果负起责任,出了事既无人勇于负责,追究责任倒是严格起来。

    一人的喜怒好恶本是捉摸不定的。何况究测长官的心理的工作。倒是凡事也只好看兄长的的喜恶是行不通的,但是多数府中人只好委委屈屈的服从这条默认的规矩。最终,由于沈一有那么点迫力,这条规矩也就暂时行的通。

    沈一凡事倒没有说不问不闻,在此地“规矩“既不能制造私,就是得励廉洁,偏偏到了沈休手里时,她常谈起规矩精神,修言:,而自己实施起来正是“行动自行动,言语归言语。没什么人顺从。

    自己绝对无需以身作则,推已及人的。仅仅就一段时间,在这个沈家勾心斗角的院里,历来行机构的弱点,都一一暴露出来。

    这是严冬季节。在这个京都里,缠缠绵绵落着令人厌愈的连阴雨。

    一连多少天不放晴,沈休的心情也是,快要发霉,斑澜的旧木器,庭阶,就过长廊也潮腻腻的。

    清晨时候,小楼上还继续响着脚步声,楼下从一排腐朽的雕花木窗望出,天空斜吹一片清冷的烟雨,时而风声峭厉,疏落的枝椰拨拨发抖,一串雨滴坠珠似地急流下来。

    而沈休觉的明明有人可用,萧柔偏偏不给她用,非要她自个在府中找人用,明明有人可管,府中大小的事非得叫她来管事。她有几分理解萧柔的用意,却又没有半分的赞同。

    她过了许久倒是有几分适应,但是还还是乱的慌,心情也是格外的沉重。久了些,她便有了几分病气,关注点也有了转移。

    :。:


  http://pns-pc.com/txt/86420/239611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