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大周王侯 >大周王侯_第一四八九章 计划有变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大周王侯_第一四八九章 计划有变_书趣阁_笔趣阁

    (二合一 PS:即日起恢复两更或者二合一章节。)

    吕中天的大帐之中灯火明亮,吕中天神色有些憔悴,发髻有些散乱,身上的袍子也似乎没有穿戴整齐。一看便是刚刚起床没有洗漱的样子。

    确实,他是被手下人叫醒的。手下将领前来禀报说,巡夜的兵士截获了落雁军准备偷偷送出去的一封绝密信件,觉得事关重大,所以连忙禀报了上来。那封信此刻便摆在他的面前,羊皮信封上不仅写着绝密二字,而且还盖着一个印章。那印章吕中天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大周的玉玺。那玉玺是在郭旭篡位那日被林觉带出了京城的,那才是大周真正的国玺。吕中天不知见到过多少次这印玺的盖上之后的图样,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这封盖着玉玺的信件,便等同于郭昆所下达的圣旨。他们半夜里偷偷将这封信送出去,是送给什么人?又是为了什么事?

    吕中天快速的拆开了信封,取出了里边的信笺,信笺上用簪花小楷写着清秀的字迹,工整而清爽。

    “孙万春将军见字如唔,你派人送来的密信本帅和皇上已经知悉,对你提出的计划皇上和本帅都觉得甚为精妙。此次行动计划一旦成功,必能扭转局面,解救京城百万大周百姓于水火之中。现如今计划已经按照我们所设想的进行到关键时候,女真人和吕中天老贼的兵马已经尽数被我们吸引在我们周围。目前看来,他们忌惮我大军火器之威,不敢发动进攻,而想困死我们。殊不知这一切正合我们之意。现在攻汴梁的条件已经完备,你所率六万兵马可直捣汴梁城下,我这里会替你们拖住老贼的兵马,让他们无暇回顾。汴梁城中现在已然兵马空虚,正是你们攻城的绝佳时机。为保证攻城成功,我已然安排了潜伏在京城的人手作为内应。落雁军副都指挥使马斌马大人此刻正在汴梁城中,一旦你们攻城,他便率领城中人手杀人放火扰乱城池。如此里应外合,汴梁旦夕可破。一旦收复汴梁,吕中天便如丧家之犬无处存身,有京城作为屏障,女真人也别想多进半步。届时你率军袭击他们的腹背,我们东西夹击,必克贼寇,一战而毕启功。”

    吕中天看到这里,双手剧烈的抖动起来,整张脸都惊愕的变了形。他万万没想到,这封信的内容居然如此的劲爆。其实,当他看到孙万春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便有了不祥的预感。他知道孙万春是谁,那是西北军的一名高级将领,是袁振乾的心腹将领。这一次西北军大败之后,孙万春拖后率领步军尚未抵达战场。闻讯之后立刻撤兵太原,大批败退的西北军骑兵便是被他在太原收拢休整的。吕中天之前给这孙万春写了好几封亲笔信,但都没有回应。却原来,这家伙已经跟落雁军勾搭上了。

    按照信上所言,那孙万春不但效忠郭昆,还和落雁军定下了计划,由落雁军吸引自己率大军倾巢而出来攻,以落雁军为诱饵。其目的居然是为了让孙万春能偷袭汴梁成功。且城中已经做好了内应。这让吕中天浑身上下寒毛倒竖起来。他此刻所拥有的只有汴梁城,汴梁城决不能丢,一旦丢了,自己真的成了丧家之犬了。在那座百万人的大城里,他才有安全感,才有取之不尽的人力和各种资源。他才能立足。落雁军这是釜底抽薪,要剜了自己的心,掏了自己的肺腑,彻底的让自己完蛋的毒计啊。

    吕中天脊梁后凉飕飕的,自己太大意了,自己居然没意识到率大军倾巢出击的危险。自己的注意力太过于集中在林觉的落雁军身上,却忘了自己现在尚未控制住整个大周的局面,尚未能让原大周各地的官员和兵马都效忠于自己。甚至自己连汴梁城也没有完全的控制住,那个叫马斌的叛官早已潜伏在汴梁城中,怕是已经暗地里拉起了一只不小的力量就等着里应外合发动。汴梁城中还有很多官员和学子对自己也很是不满,自己一直没腾出手来肃清他们,这帮人也一定暗地里憋着坏。一旦乱起来,这帮人怕是也要跳出来生乱了。自己实在是太糊涂了,怎么能将大军倾巢出动,留下如此隐患。简直太可怕了。

    万幸的是,自己的人居然截获了这封密信,简直是老天保佑。

    “……孙将军,你之前密信中所言歉疚忏悔之意,其实大可不必。皇上和本帅都认为,你们西北军虽然战败,袁振乾将军虽然捐躯,但责任却并不在你们西北军身上。你们千里迢迢从西北赶赴京城救驾,为保卫大周都城和女真人殊死决战,这是大忠大勇之举,这是才是朝廷的忠诚贤良之臣。你们之所以战败,不是你们不够勇武,不是西北军将士不够用命,而是因为你们中了吕中天那老贼的奸计。一切都是那是老贼吕中天的阴谋,他勾结外敌见死不救,误导敌情,让你们不知女真有铁浮屠骑兵的情报,导致你们战败。这样你们便不能入城保护皇上,老贼便可以随意摆布皇帝,勾结女真人趁乱窃取我大周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老贼之过。你能及时醒悟,并且在袁将军阵亡之后,你能迅速收拾残局,在太原收拢六万兵马休整,保存我大周兵马有生力量,皇上和本帅都大为激赏。”

    “……本帅命人同你接洽之后,你即刻愿意归顺新皇,效忠新朝,讨伐老贼驱除胡虏的举动,更是不愧为我大周忠良之将。也正因如此,咱们才有这扭转局面的机会。本帅已经向皇上提议,任命你为新朝枢密副使,西北军都指挥使,天下兵马副元帅之职。待拿下汴梁之后,皇上正式登基之后便下旨任命。以此褒奖孙将军关键时候为大周社稷江山所做的贡献。孙将军,此信送达你手之日,你或已经开始攻城了。本帅也不知道此信能否及时送达你处,本来飞鸽传书更为迅速,但我担心女真军中豢养的鹞鹰截获此信,故而该用人力送达。但即便你收不到此信,也自无妨,前番商议计划已定,相信孙将军必会按照计划行事,三月初九前必克汴梁。我对此充满信心。在此预祝孙将军马到成功,攻克汴梁,我们祈盼将军佳讯。信不多言,待你我相见之日,再共饮庆功酒,把酒长谈。就此搁笔。大周天下兵马大元帅林觉顿首。”

    吕中天耐着性子将剩下的内容读完,也确定了几件事情。其一,林觉和孙万春已经早已过从甚密,攻汴梁的计划其实早已敲定,日期也已经明确,就在三月初九之前。这一点,即便今日这封信没有送达孙万春手中,孙万春也会按照他们之前约定的计划行事。其二,林觉在信上准确的说出了西北军兵败的原委,这进一步证明了林觉在汴梁城中确实有内应,且内应级别不低。若非全盘掌握事情的进展,林觉怎会知道自己的意图,怎知道西北军之败是自己所希望的后果。恐怕也正是因为林觉向孙万春点明了这一点,孙万春才会毅然的投入林觉的一方,才会对自己的招揽不理不睬。其三,之前自己疑惑于林觉如此仓促的拥立郭昆为帝的行为其实是激怒自己出兵的一种手段。林觉不惜以郭昆和他自己,外带八万落雁军为诱饵,硬是将自己钓出了京城。其目的便是直指汴梁,这番手笔和算计教人自愧不如。

    吕中天长吁一口气,心中不知何种滋味。自己也算是纵横天下的枭雄,但自从那林觉横空出世之后,自己便觉得在此人面前处处掣肘。都怪自己一开始重视不够,养虎遗患,以至于现在最大的敌人居然就是这个林觉。好在今日截获此信,得知了林觉背地里的谋划,否则汴梁城被攻下了,自己恐怕都蒙在鼓里。

    “三月初九……今日初五,还有四日。孙万春的兵马应该已经进了京畿了。一切还来得及。”吕中天紧皱眉头盘算着:“可是,若是按照我们和女真人的约定,从京城调集投石车弩车等器械前来再行攻山,那可来不及了。而且,床弩投石车都是守城器械,我这么一调走,岂非正好帮了孙万春的忙,岂非正好让他更加轻松的攻下汴梁么?太可怕了,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吕中天盘算自言自语的盘算半晌,突然高声对着大帐外高声叫道:“来人,速命陈玢、王隽袁平几位将军前来商议军务。要快!”

    ……

    天色蒙蒙发亮,女真大营中的兵马刚刚醒来。中军大帐外,完颜阿古大也刚刚洗漱完毕走出大帐,他伸着懒腰走到大帐前的空地上,伸手在兵器架上取了一柄狼牙棒准备活动活动筋骨身子。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每天清晨都要练习一番拳脚兵刃。

    提着狼牙棒啐了口吐沫,完颜阿古大尚未还是耍弄兵器,便听到急促的马蹄声从南边传来。完颜阿古大皱眉看去,但见十几骑快马在迷蒙的晨雾中飞驰而来,来到距离大帐百余步远的警戒区外停下。有帐篷阻隔,也不知道是谁。

    亲卫营的统领巴根率领十几名亲卫忙上前喝问来者,却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去禀报你家大首领,便说老夫吕中天求见,有要事要商议。”

    完颜阿古大听到清清楚楚,诧异的放下狼牙棒走了过去,只见身披黑色披风,发髻花白的吕中天正带着十几名将领随从快步走开。

    巴根跑来回禀道:“大首领,是吕中天他们……”

    “知道了。”完颜阿古大摆摆手阔步迎上前去,拱手呵呵大笑道“吕相,这么一大早,天还没亮呢,你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么?”

    吕中天遥遥拱手,沉声道:“大首领,老夫有要事相商。”

    完颜阿古大笑道:“什么事?倒要你亲自来见我。”

    吕中天沉声道:“大首领,老夫恐怕要退兵了。”

    完颜阿古大闻言惊愕,厉声喝道:“什么?你开什么玩笑?”

    ……

    大帐之中,完颜阿古大铁青着脸紧皱着眉头听着吕中天解释原委。

    “大首领且莫要发怒,老夫着实是迫不得已。昨夜老夫接到汴梁送来的急报,说汴梁城中有人策动百姓意图暴动,人数着实不少。汴梁城中如今留守的兵马不多,既要防御城池,又要维护城中的安定,所以着实捉襟见肘。大首领当体谅老夫的苦衷,汴梁是老夫和手下兵马将领的大后方,汴梁倘若有失,老夫便一无所有了。说句难听的话,那可是老夫目前能够赖以掌控局势的巢穴,物资人力皆出于汴梁。没了汴梁,老夫这只兵马便也将做鸟兽散。这个道理大首领当能明白吧。”

    吕中天当然不肯实话实说,不肯说出自己截获了消息,有兵马要攻击汴梁的事实。那是因为,吕中天对完颜阿古大有着防备之心。在这种情形之下,吕中天必须要保证这样的消息不能泄露,以免完颜阿古大乘火打劫。完颜阿古大是什么人?他可是吃人的财狼,此刻跟完颜阿古大合作其实便是与狼共舞,必须时刻保持着警惕之心。一旦让完颜阿古大有任何的可乘之机,完颜阿古大都有可能立刻翻脸不认人。汴梁可是完颜阿古大垂涎欲滴的城池,如果他知道有人要攻打汴梁,他一定会借机出兵乘火打劫,届时自己反而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所以吕中天只编造了城中有人试图内乱的消息来作为借口。

    完颜阿古大皱眉喝道:“有这样的事?你不是说整个京城都在你掌握之中么?怎地还有内乱发生?”

    吕中天拱手道:“百万百姓的城池,谁能保证人人温驯臣服?老夫之前做了一些事情恐怕是让他们心中不满,所以乘着老夫率领大军出城作战,便有人露出了真面目来。所以老夫才要想大首领提出回汴梁肃清生乱之人,稳定住汴梁的局面。这也是无奈之举,大首领还请体谅。”

    “体谅?我体谅你,你可体谅我?现在马上就要打仗了,你跟我说你要撤兵?你是耍我女真大军是么?你的汴梁要紧,我们女真大军便是狗屁?你若率兵离去,岂非将我们给卖了不成?这便是你跟我女真定下的盟约?果然你们南人善变,根本不可靠,我手下兄弟规劝了我多次,我却没听。这可好了,你们果然是不值得信任。吕中天,老子可告诉你,用你们大周的话来说,你不仁我便不义。你耍弄我们,我们可对你不客气。大不了大家撕破脸皮便是。”完颜阿古大挥舞着手掌在吕中天鼻子前指指点点,大声的咆哮,吐沫星子溅了吕中天一脸。

    吕中天面色涨红着,他这一辈子也没被人指着鼻子将被吐沫星子喷在自己的脸上骂自己。但他不能发怒,他知道跟女真人来硬的是不成的。自己亲自前来,便是要跟完颜阿古大好好的解释的。但这也冒着风险,完颜阿古大一旦翻脸,自己立刻便要死在这里。所以得好好的跟完颜阿古大解释安抚。

    “大首领息怒,大首领息怒。老夫适才说的明明白白,非是老夫不守信用,而是实在汴梁对老夫而言极为重要。老夫不能不管。老夫说撤兵,也没说全部撤兵。老夫只想带着六万兵马回汴梁解决城中的乱局,留下五万兵马依旧在此协同大首领进攻,你看如何?虽然少了些兵马,但我方兵马数量依旧占绝对优势,落雁军依旧难逃覆灭。大首领你觉得如何?”吕中天沉声解释道。

    “老子觉得?老子觉得不成!他娘的,欺人太甚。你带着六万人跑了,留下五万人来顶个屁用?若非落雁军凶狠,老子何必要你出兵?你那五万兵马归谁指挥?归我指挥么?”完颜阿古大叫道。

    吕中天皱眉道:“老夫派侍卫步军司指挥使袁平全权指挥作战,届时由他代表老夫跟大首领接洽。”

    完颜阿古大冷笑道:“瞧瞧,只留下五万兵马,还不肯交到我手上归我指挥,你有个屁的诚意?不成,你可别想走。你要是敢撤兵,你翻脸无情,老子比你更加无情。一切后果,你可要自己担负。”

    吕中天铁青着脸瞪着完颜阿古大,跟这蛮夷蠢货沟通实在是很难,他只认他自己的理,根本不会顾及自己的关切。吕中天心中愤怒不已,犹豫着该不该跟完颜阿古大摊牌,告知他真正的情形。却听完颜阿古大的大嗓门再次响起。

    “吕中天,你也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我知道汴梁对你很重要,但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撤兵。大战将起,你此刻撤兵便是卖了我女真大军明白么?今后教我们还如何肯信你?你此刻撤兵,从此我再不可能同你合作。我女真大军单独自己也能灭了落雁军你信不信?但我灭了落雁军之后,便要攻汴梁了。你便在汴梁等着我吧,城破那天,你才会明白,那汴梁城可不是你的城池,那是我女真大军允许你拥有,你才能有的城池。你又想借我之手成就你的野心,又不肯出力,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哼。”

    吕中天吁了口气道:“那么,可否请完颜大首领替老夫指条明路?难道老夫坐视汴梁不管?一旦汴梁有失,老夫所有的后勤供应和立足之处可都没了,难道到那时,大首领才开心?没有老夫的帮忙,大首领想在中原立足,怕是痴心妄想。没有老夫压制,各地州府都将纷起而战。你也绝对达不到你的目的。”

    完颜阿古大瞪着吕中天道:“我可没说要你坐视不管,要不这样,你可以走,但只能撤走三万兵马,而且剩下的兵马必须听从我的指挥。那我可以让你走。”

    吕中天冷笑道:“那可休想。老夫看上去是个傻子么?你想吃了老夫的兵马,休想得逞。”

    完颜阿古大骂道:“你们南人都是小人之心,以为老子也是这样的,老子只是为了便于指挥作战协同罢了。”

    吕中天道:“绝对不可能,大首领死了这条心吧。”

    完颜阿古大怒道:“那便一拍两散,什么也不说了,咱们之间再无盟约,休怪老子翻脸。”

    吕中天冷笑道:“有勇无谋之辈。罢了,听老夫一言。既然如此的话,老夫陪你先歼灭了落雁军再走。但不能拖延了,老夫决定了,行下下之策,强攻山岗,一天时间不计代价歼灭落雁军。之后老夫再回救汴梁,这总可以了吧。”


  http://pns-pc.com/txt/84871/291469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