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_第八百九十三章 膜瓣被撕开了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_第八百九十三章 膜瓣被撕开了_书趣阁_笔趣阁

    宗钢的四个儿子都没能举起千斤,这让宗钢有些没面子。

    但这哥四个举五百斤却跟玩似的。

    到了千斤,就勉强了。

    宗虎举到腰这,脸红脖子粗了。

    宗豹举到膝盖,再也无法提上去。

    宗鹤原本就不是走力量路线的,所以,五百斤是他的极限。

    宗强最厉害,举到了肩膀上,可惜左腿一软,楞是没挺住。

    连钦宗赵桓看着都替宗强担心。

    一边看,一边安慰宗钢。

    “宗爱卿,将门虎子啊~”

    “可为大将之才,真乃我大宋之幸啊~”

    宗敏原本也是要进去比试的,可跟夏洛奇在一起,觉得那些玩意儿太没意思了。

    见过了火山世界的宗敏,忽然觉得现实世界有些无聊。

    看着这些乌泱泱的人感觉在梦里一样。

    除了自己的父亲与亲哥哥们。

    举起千斤之石的小梁王沐雷很是得意,站在观礼台的右侧,一直在摆各种骚姿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

    西夏李继迁最烦这沐雷。

    趁着沐雷没注意,在后面一使暗劲,把他给踢了下去。

    “啊~”

    “谁踢我?”

    “哪个王八蛋踢我?”

    “放你妈的P,你他娘的才是王八蛋~”

    李继迁乃塞外之人,管什么礼仪规矩,早就无法忍这矮冬瓜了。

    没想到这小子走狗屎运,竟然手下倒也有两把刷子。

    举起千斤之石了。

    但还是绝对不佩服。

    较劲,各种较劲。

    尤其是沐雷在数千人面前摆骚,让高他一头的西夏李继迁忍不住愤怒。

    沐雷狼狈的跌下观礼台,底下举子们顿时轰然大笑。

    钦宗赵桓平日里本就喜欢跟武人们在一起厮混,也不在意,甚至还觉得很有意思。

    大家都别拘着,这一点赵桓对武人的了解还是很到位的。

    沐雷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观礼台,对李继迁怒目而视。

    李继迁见那双蛤蟆眼走近了自己,嘴里还气呼呼的往外喷气。

    实在是忍不住了,又是一脚踹出去。

    沐雷真的没想到李继迁竟然敢在皇帝注视下公然动手,没防备,这一脚直踹在小腹上。

    沐雷整个身子飞出一丈多远,直接跪到皇帝脚下了。

    “爱卿,免礼平身吧,不用这么客气。”

    赵桓多油啊,一句话就摁住沐雷了。

    沐雷这个窝心脚踹的那个气啊,还没法撒出来。

    忍着。

    见皇帝这么说,只好又磕了九个响头。

    “嗯,这位壮士乃忠肝义胆,以后定能成为国之猛将。”

    “壮士姓甚名谁,何方人士,有何特长?”

    赵桓也就顺嘴一说,可把沐雷给激动坏了。

    皇帝这么关心自己啊,我了个去~

    祖坟都要冒青烟了吧?

    当即操着一口天南口音,说的是吐沫横飞。

    等他说完了,钦宗赵桓说道:

    “哎呀,壮士说的家乡口音朕是一句也听不懂,等今后让宗老将军好好教教你河南话吧~”

    沐雷这个脑袋一晕,差点被背过气去。

    敢情这是白说了啊?

    眼睛一翻,顿时晕死了过去。

    “啊呀,这位壮士,不要这么紧张,来人啊,快快给他泼盆凉水,底下还有射箭比试,不能让这样的人才错失比武的机会~”

    赵桓可真心会玩人啊~

    李继迁看到这里,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咦,这位壮士,有何可笑?”

    “陛下,我等习武之人,心里怎么想外面就怎么表现,您说对吧?”

    “我乃西夏陉原李继迁,和夏太祖一个名字。”

    “哦,原来是西夏的壮士。”

    赵桓有些开心。

    这比武夺帅看来还是吸引了天下英雄啊~

    “好,我大宋自来愿与西夏结好,这位壮士也愿为我朝效力么?”

    “那当然,扫北大元帅是多么荣耀的名头啊?我当然愿意弄来当当了。”

    李继迁依旧是跋扈的样子。

    “好,朕也希望能得一位西夏来的将军。”

    “下面宣布,第二项射箭比试开始。”

    主持比试的中军官举着小红旗喝道。

    “去吧,让这位西夏壮士先来。”

    “你叫什么来着的?”

    “我叫李继迁,和咱夏太祖名字一样。”

    李继迁声音洪亮的说道。

    “嗯,我记住了你的名字,却忘了你们夏太祖的名字。”

    赵桓的言下之意是夏太祖是不合法的,至于你要是肯为我大宋出力我就会记住你。

    当然还要看你的能力。

    所以,赵桓让李继迁第一个射箭。

    李继迁带着白帽子,把黑色腰带紧了紧。

    到台下摆放弓箭的武器架那抬弓取箭。

    为什么要用抬呢?

    因为这弓可不是平常的弓。

    能举千斤的得用千斤之弓。

    至少也得是五百斤、八百斤的弓。

    弓用顶级犀牛骨制成,外镶精铁熟铜,弓弦是犀牛筋反复熬炼拉伸冷却烘烤,粗如小臂。

    李继迁浑身发力,用脚一抬,将长十米的巨弓向上一甩,背在肩上。

    浑不受力的样子,似乎还有余力。

    “好力气~”

    赵桓见了也很开心。

    只要能为我所用,我管你是哪的人呢?

    李继迁走到射箭场那,大约走了一百多步,吐出一口浊气。

    三百步一个靶,五百步一个靶,还有八百步一个。

    三百步相当于一百米。

    五百步就相当于一百八十米,八百步就有两百多米了。

    李继迁取了三支铁箭。

    长五米,箭簇修长,闪着寒光。

    弯弓搭箭,李继迁大喝一声:

    “开~”

    只听“嘎嘎嘎”牙酸的声音,那巨弓真的被李继迁给拉开了。

    千斤之力的巨弓啊~

    “好~”

    众举子可是看傻眼了。

    这些人平时也射箭,但最多也就三百斤到头了。

    一看人家西夏人李继迁开弓一开就是千斤。

    “我的妈呀~”

    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了下去。

    “嗖”的一箭射出,瞄准的是三百步外的靶心。

    “唰~”,箭如流星赶月,在李继迁鼓胀的胸怀手臂间飞了出去,稳稳的钉在了靶心正中,箭羽嗡嗡嗡的颤动着抖音的鸣响。

    “好箭法~”

    众举子高声喊道。

    赵桓也不禁喝彩。

    这要是在万军丛中,一箭射出,取上将首级绝对没问题啊。

    “好个屁~”

    沐雷那天南口音十分不协调的在众人之后响了起来。

    正好接上赵桓的喝彩声。

    尴尬了。

    沐雷连忙跪倒谢罪,玩命的用天南话解释。

    “嗯,朕不怪罪于你,既然你看不上西夏人李继迁的箭法,你去射一下让朕看看。”

    赵桓巴不得有人较劲呢,这才好看啊。

    平时他最喜欢看众武士之间较劲比武了。

    沐雷这个又气又怒。

    一路小跑,颠颠的跑到箭架前,抬脚背起千斤巨弓,也拿了三支箭,这一百步他没像李继迁那样走过去。

    沐雷这回真是玩命了,楞是施展了轻声功夫。

    一路飞奔而至靶场。

    气都没喘啊,他不敢喘啊,憋着呢。

    之前被气着了,现在又使蛮力,不敢换气,怕吐血。

    沐雷就这么憋着一股真气,抬手引弓,对准五百步外的靶心就射。

    “喂,你裤子掉了~”

    李继迁知道其中的间巧,自然不能让沐雷这么仗着一口气完成比试,要是被他射中了五百步外的靶心,自己岂不是被他压了一头?

    当即继续施展调戏大法。

    沐雷这一愣神,低头看自己裤子,看是不是真掉了。

    要是裤子掉了岂不是有失风度?

    必须要提起来再射。

    胸中憋的这口真气早就像一盆火似的往上燎了。

    裤子当然没掉,沐雷知道又是李继迁在调戏他。

    不由从愤怒变成幽怨的看了李继迁一眼。

    继续弯弓搭箭瞄准射击。

    “喂,你裤子松了~”

    你说这李继迁是不是太坏了?

    只是沐雷还就吃这他这一套。

    他说什么就信。

    跟傻子一样,真是没治。

    当场这箭就偏着射飞了。

    脱靶~

    “哈哈哈,你这箭法是跟师娘学的吧?”

    李继迁笑着弯弓搭箭,对准五百米外的靶心就是一箭。

    “嗖”的一声,正中靶心。

    众人又是一阵轰然叫好。

    沐雷再也撑不住了,当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迎面栽倒在地上,像摔死猪一样摔那不动了。

    小梁王手下的十几名侍卫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了,飞奔过来架着沐雷退了出去。

    “哎,这个家伙力气是有的,就是太毛躁了些。”

    钦宗赵桓摇头道。

    西夏李继迁的各种专治傻子的招数与话语赵桓自然不得而知了。

    “师傅,找我何事?”

    夏洛奇走出十几步,在小校场围墙拐角处转了个弯,张载浮现出金色数据流淌的面孔。

    “嗯,初心萌发技能感悟的不错,一切都很顺利。”

    “但为师要提醒你的是,这初心的选择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

    夏洛奇问道。

    “你自然也感觉到了。”

    “这初心萌发技能需要两人同时出现才能完成。”

    “所以,我劝你最好把这姑娘给娶了。”

    “不然以后人家不在你身边,你岂不是要完蛋?”

    “师傅,这种事怎么能我说了算呢?”

    “也得人家同意才行啊?”

    夏洛奇已经想过这事了,被师傅明着说出来,忽然有些羞,也不知哪有不妥的地方。

    “你小子,装什么大头蒜?”

    “没看见人家姑娘对你已经是痴心一片了么?”

    “为师明告诉你吧,若没有这姑娘对你的真情,你的初心萌发怕是再过一百年也未必能成功。”

    张载见夏洛奇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禁有些气愤。

    “好了,我知道了,师傅,此事我努力吧。”

    “嗯,这个态度还行,但要抓紧。”

    “我怎么有些不好的预感,早上起床我就算了一卦,似乎应在你的心境修炼上。”

    “卦辞所言吉人有厄,唯心所伤~”

    “我想了半天,身边也没什么人啊,最近也就你小子跑过来打扰了我的清修。”

    “还特么的运气好的能吓死人。”

    “《心境宝典》是什么人都能一下子就入门的么?”

    “我教了数百个徒弟了,没有一个真正入门的。”

    “告诉你你别骄傲,可运气好对心境修炼一点也没好处,夏洛奇你知道么?”

    “为师当年跟你一样,入门太过容易,最后遭遇了大劫难。”

    张载今天的话不知为何特别多。

    “好的,师傅,我知道了,多谢恩师提醒。”

    “哼,我告诉你吧,你入门的选择是一般人想不到的。”

    “为什么啊?”

    “因为你不仅走了群修路线,而且走的还是最为凶险的情修。”

    “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倒霉?”

    夏洛奇这下才真的被师傅给吓着了。

    “有多凶险啊?”

    夏洛奇脸上的忧虑显形无疑。

    “嗯,只要你娶了这姑娘,凶险系数可能会下降百分之三十。”

    “若是人家不答应,你就等着万劫不复吧~”

    张载有些没把握的说道。

    “我以前也没遇见过像你这样选择群修的事,真的有些心神不宁呢~”

    张载那张神秘而渊默的脸庞四周的金色数据流一下子变得有些紊乱起来。

    “不好,这回是真有大劫难了。”

    张载脸色突然一变。

    “怎么了,师傅?”

    “膜瓣被人扯开了~”

    “什么膜瓣?”

    夏洛奇一愣,问道。

    “夏洛奇,你给我听着,在这方时空好好修炼心境,哪都别去,打死你也别出去,听到了没有?”

    “嗯,听到了,师傅。”

    “我要出去一趟,早三五年,迟就没谱了。”

    “记住为师的话,千万不要离开这方时空,听到了吗?”

    “嗯,听到了,也记住了。”

    “还有,早点娶了那位姑娘。”

    张载说完,忽然化为一颗炽热的太阳,轰的一下炸出了复活岛时空不见了。
  http://pns-pc.com/txt/80575/205388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