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_第八百四章 如此一觉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炼梦巅峰之神王封天_第八百四章 如此一觉_书趣阁_笔趣阁

    “战神境高级巅峰?”

    夏洛奇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站到擂台上,所有观众纷纷改了自己的下注。

    觉得这种状态的夏洛奇怎么会赢呢?

    夏洛奇第一时间努力释放出心意探测技能。

    这是他目前还能做的事情。

    从宾馆走过来时就左边架着黛莉斯,右边架着庄颜。

    众女前呼后拥香艳无比的簇拥着。

    因为夏洛奇说了今天必须帮瓦雷里,不然他就要亏到姥姥家去了。

    众女心疼坏了,越来越觉自己的男人真汉子。

    夏洛奇是真的累的睁不开眼了,一路可是闭着眼朝赛场走啊!

    芳华城缺德就缺德在这了,禁飞。

    必须步行。

    瓦雷里哪里知道昨晚夏洛奇苦战一夜呢。

    见夏洛奇出现在赛场上,不禁站起来“耶”了万岁。

    夏洛奇看见瓦雷里的pose后,头一晕,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对面的那个战神境高级巅峰的胡子拉杂的年轻汉子乐了。

    “喂,行不行啊?”

    “认输吧,我也不伤你。”

    “如何?”

    施施然抱着朴刀走过来对夏洛奇说道。

    夏洛奇哪有力气跟他说话呢。

    抬起手指轻轻一勾,意思是说:

    “开始吧。”

    那个汉子本来是好意,赚点钱不容易,不必伤人。

    知道自己的对赌押注已经占上风,只要夏洛奇认输,自己就赚了。

    可夏洛奇知道今天必须撑着赢四场才能保证瓦雷里的赌注不亏本。

    汉塞夫气往上冲,挥刀就劈了过来。

    这可是真正的力量与速度境界抵达战神境的高手。

    夏洛奇浑身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只要被汉塞夫碰着就完蛋。

    元力无存,跟普通人一样。

    精神力被封印,三天内肯定是无法动用。

    灵力也是如此。

    只有细密成真的意念与王者心意两种能量能用,可惜昨晚耗损太严重了。

    短时间只有心意技能的探测与凝实好像能管点事。

    好在夏洛奇的轩辕步伐已经深深的烙在灵魂里。

    既然对面这位战神境的高手擅长的是力量与速度。

    夏洛奇只有用着压箱底的童子功轩辕百变应对了。

    “咦,怎么一夜不见,今天这星光驼队的雇佣兵夏洛奇好像弱不禁风了?”

    “不堪一击啊?”

    观众们议论纷纷,昨天夏洛奇一招将海盗鬼娘子莫娜击败的惊艳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天怎么就跟一个没睡醒的人一样满场子晃悠呢?

    汉塞夫连续数百招没碰着夏洛奇,连衣袖的边都没沾着,吓坏了。

    形同鬼魅啊!

    仔细再看,夏洛奇背着双手,闭着眼睛,跟梦游一般。

    冷汗蹭蹭的冒出来了。

    “这是要戏耍我么?”

    汉塞夫越战越是郁闷。

    自己的每一招都能破碎山河,斩天劈地。

    可楞是像在做无用功。

    夏洛奇就像一片树叶顺着汉塞夫的刀劲四处飘荡,浑不受力。

    汉塞夫哪里知道夏洛奇此时已经慢慢的进入了轻度冥想恢复状态。

    他太需要休息了。

    哪怕睡半个时辰也好啊!

    汉塞夫出招越来越凝重,他必须防着这如仙如鬼的年轻人,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出手呢?

    汉塞夫想,这应该是能闭眼感受到自己朴刀攻击的方向与线路了。

    听风辨器原本是极简单普通的技巧。

    所有修炼者都会。

    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眼睛不带看人的。

    恼羞成怒之余,汉塞夫将自己的招数消音了。

    “我让你听不见,看你还闭着眼睛么?”

    开始时潇洒无比四面出击的汉塞夫此刻就像一个窃贼一样。

    身穿灰黑色短衫的汉塞夫慢慢的靠近那好像闭眼睡觉的夏洛奇,等走到身边一步时忽然发力出刀。

    底下观众都为夏洛奇担心,有的都在大喊:

    “快点睁开眼睛啊!”

    “小心,危险。”

    可惜擂台是绝对隔音的。

    夏洛奇这个轻度冥想逐渐变成深度冥想了。

    真的睡着了。

    汉塞夫心里恨恨道,这可别怪我哦,我可是提前跟你打过招呼的。

    让你认输你不认,送了小命只能算你小子活该。

    朴刀电光火石一般的扎向夏洛奇的心口。

    ……

    张伟的十几个坑的发酵过程终于结束了。

    他老远就闻见了极其浓郁的味道从坑里传出来。

    “哈哈,我的冰雪奇缘终于成功啦!”

    “呼伦、银星,拉贝儿,还有你,火烈猿戈达尔,快去掀盖子去!”

    四个巨兽个个身高百米,听见张伟的声音吓得站起身就跑。

    虽然个子高,可跑起来一点都不慢。

    尤其是狮鹫银星,居然双腿跑出了残影。

    “妈妈的,竟然还跑。”

    在张伟的一统心意凝固而成的酒国世界中,张伟就像一个主宰。

    当即心意一动,四只怪兽越跑越慢,脚底下没停,可身子却回来了。

    “我的那个娘哎,大王,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可不敢闻那毒药啊!”

    张伟一愣,也是,自己忘了这些冰原巨兽是不敢碰酒的。

    “去,每个人戴上口罩,还有手套。”

    真难为张伟,心意之力利用麦秸杆迅速的编织成了千八百只口罩与手套。

    “去吧,让你们的小的们去揭开酒窖的盖子。”

    张伟算是讲道理一次。

    “多谢大王啊!”

    呼伦、银星等给张伟跪下了。

    原来那么牛逼的冰熊大王呼伦,此刻也英雄气短,沦落到这个田地了。

    实在是无奈之极啊!

    “起来吧,以后我记得了。”

    张伟今天心情好,承认是自己忘了这些冰原巨兽的恐惧。

    “大王真心仁慈啊,我们衷心爱戴大王您。”

    银星眼泪都下来了,几步爬行过来抱住张伟的腿,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全抹在张伟裸露的小腿上了。

    “我靠,你给我滚一边去。”

    张伟差点没恶心死,一脚把狮鹫银星给踢成了一道流星。

    银星在空中假装惨叫,内心里窃喜。

    “嘿嘿,让老子去碰那剧毒,我才没那么傻呢!”

    张伟哪里想得到银星的这个算计小九九呢。

    ……

    夏洛奇虽然闭着眼逐渐进入而来深度冥想,可与生俱来的感应要远远强于那汉塞夫。

    极其微弱的动作,夏洛奇就像一根柳条般迎风摆动。

    胸膛贴着汉塞夫的刀刃,就差一丝,夏洛奇的身体就荡了开去。

    然后,夏洛奇脚下几步一走,又回到了原点。

    汉塞夫这一刀可是用了八成力了。

    和身扑进,要是夏洛奇此时出手,十个汉塞夫也死了。

    可是,夏洛奇背着手,神情漠然的闭眼不动。

    仿佛刚才那致命的攻击没发生一样。

    全场的观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天啊!”

    “这是真的么?”

    “这是变魔术么?”

    “这是人能办到的么?”

    原本刀锋还替夏洛奇捏一把汗,众女也是有点紧张。

    看见夏洛奇很轻松的躲过了这一刀,不由都放下了心。

    “都怪你,要不是你下注,夏大哥就不用冒这险!”

    黛莉斯第一个开炮了。

    “各位,各位,我这不是为咱们驼队多挣点么?”

    “今天赢的堵注都算夏兄弟的,我分文不要,这样行了吧?”

    “钱,钱,你眼中就知道钱,要是我们夏大哥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饶不了你。”

    黛莉斯是豁出去了,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兄弟不兄弟的。

    说的瓦雷里是鼻塌嘴歪。

    “好了,黛儿,瓦大哥是为大家着想,再说夏大哥这不也没事么?”

    “咱们应该相信他。”

    安若梅忽然冒出一句来。

    黛莉斯朝她翻了一个白眼。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姐妹,安妹说的对,咱们应该相信夏大哥。”

    婵娟出来打圆场了。

    众女这才放过了瓦雷里。

    瓦雷里见势不好,有点尴尬的尿遁了。

    刀锋哈哈一乐。

    见瓦雷里吃瘪,心里就开心。

    无花果依偎着刀锋,刀锋心里也一阵幸福。

    下一场应该轮到他上了。

    刀锋见夏洛奇在场上跟睡着了一样,还是有些替夏洛奇担心。

    “这可不是他应该有的状态啊!”

    赵欣这时候才有机会对大家详细的说了昨晚的事。

    “绮罗轩,你怎么老害夏大哥啊?”

    “你倒底安的什么心?”

    “又是地狱又是囚禁者的?”

    黛莉斯没怎么听明白赵欣的叙述。

    反正她就是一个字,祸总是庄颜闯的,心爱的男人夏洛奇跟她在一起就倒霉。

    庄颜懒得理她。

    众女见黛莉斯又要起战事,连忙劝开。

    擂台上汉塞夫毛都要炸开了。

    这怎么了局啊?

    自己可是什么招都使出来了。

    猛烈、诡异的偷袭……

    就是碰不到夏洛奇一片衣角。

    夏洛奇虽然沉睡,可心意知梦技能此时已能释放出一分了。

    就在自己体外一米结了一层防护罩。

    汉塞夫若是大力劈斩,夏洛奇就会本能的施展步伐躲开。

    只要避开汉塞夫的出刀线路就行。

    这汉塞夫也是一个愚夫,练刀练成这般死板也是奇葩了。

    一点变通都没有。

    因此,大力劈斩,夏洛奇挪动的步伐稍微要大些。

    若是偷袭,自己的护罩能及时感应,微小空间的挪移夏洛奇自然是远远高于汉塞夫。

    夏洛奇目前就是想好好睡一觉,也幸亏汉塞夫实力差,这才给了夏洛奇恢复的机会。

    汉塞夫觉得夏洛奇肯定是在施展一门极其可怕的邪术。

    越打越是心惊肉跳。

    暗器也终于出手了。

    这可是汉塞夫最大的秘密。

    因为在缘华星,汉塞夫的家乡,武功第一的第十二郎莫名其妙的死了。

    据目击者所见,一位高手施展了满天星的暗器手法要了第十二郎的命。

    可就是无法确定这位取代第十二郎成为缘华星武功第一的人究竟是谁。

    汉塞夫那是平生唯一一次使用暗器。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汉塞夫从来不使用暗器。

    今天,在擂台上,汉塞夫终于还是用出了他的独门暗器——满天星。

    到此,夏洛奇已经足足睡了半个时辰了。

    底下观众都看笑场了。

    因为无论汉塞夫如何施展刀术,夏洛奇愣是能躲过。

    观众们再也没人替夏洛奇担心了。

    看笑话的心态逐渐占据了上风。

    很多观众在喝倒彩。

    “认输吧,人家不还手,任你打你都打不赢,还不认输么,真不要脸啊!”

    幸好汉塞夫听不见,不然非气死不可。

    夏洛奇一觉睡好,元气走了一周天。

    终于恢复了百分之五的元力。

    睁开了眼,夏洛奇看见的是汉塞夫的最后一击“满天星”!

    那些梅花针真的如同星光一般倾泻而下。

    密密麻麻无处可躲。

    夏洛奇心意一动,眉头微皱。

    “心意凝实”技能发动!

    短小如竹片般的心意小盾牌瞬间在自己四周围成一圈。

    严密合缝。

    像只酒桶。

    在心意凝实技能堪堪挡住汉塞夫的“满天星”攻击的一瞬,夏洛奇的第二部分“心意知梦”技能凌厉发动。

    眼神对准汉塞夫一戳,下一秒,原本就惊慌不已的汉塞夫当即就陷入了自己的梦境。

    一个笨拙无比的小伙子,每天拿一把破柴刀上山劈柴。

    在一个山洞中偶然发现了一本《绣春刀谱》。

    大喜过望的汉塞夫每天砍好够量的木柴后,就躲在山里苦练《绣春刀法》。

    地主老柴设计逼死了汉塞夫的爹,霸占了汉塞夫的母亲。

    让汉塞夫每天上山打柴,那时汉塞夫才八岁。

    一天只给一个馒头,若是下雪天打的柴不够,就饿着他。

    不高兴时还要狠很的鞭打汉塞夫。

    汉塞夫的娘亲不堪欺辱,上吊自杀。

    世上只留下汉塞夫一人躲在深山中哭泣。

    如此十年,长大的汉塞夫在一个深夜一刀劈死了村里的地主老柴。

    看院的家丁在汉塞夫手里根本走不到一合。

    除了地主家的貌美如花的十六岁的女儿没死,其他人都成了汉塞夫的刀下鬼。

    当汉塞夫将血淋林的柴刀对准地主老柴的女儿,准备也一刀结果了她时,地主的女儿用哀怨凄婉的眼神望着汉塞夫,然后慢慢的脱掉外衣,露出红色的内衣,露出……。

    从床上站起来,挺着胸脯,迎着刀尖一步一步走向汉塞夫。

    虽然汉塞夫大仇已报,可毕竟是个老实愚钝的年轻人。

    十八岁的汉塞夫从没碰过女人。

    见到貌美如花的少女眼中流着泪,一件一件的脱光衣服走向自己。

    怎么能控制的了自己的欲望呢?

    汉塞夫沦陷了。

    外面是满院的尸体,地主老柴的女儿眼中全是绝望。

    一边承受着汉塞夫的快速抽动,一边慢慢的握住床边的破柴刀。

    缓缓的举起来,对准汉塞夫的后心狠很的插了下去。
  http://pns-pc.com/txt/80575/18756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