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奉邪之命 >奉邪之命_第两百零一章 期待婚礼的并不是女人,而是那颗女儿心!(四)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奉邪之命_第两百零一章 期待婚礼的并不是女人,而是那颗女儿心!(四)_书趣阁_笔趣阁

    别墅里的人们发出尖叫声,纷纷地逃出了别墅,也没有人敢来给刘松帮忙。我知道,他们只是一群赌友,不可能会有什么感情。

    刘松迷迷糊糊地微眯着眼睛看我,他的额头已经被我砸破。流下了许多血液。我将他的衣服撕破,再把他的手脚都绑起来,冷声说道:“有些事情做得太过火,就会遭来报应。刘松,其实我很想杀了你,只是某个人需要你。”

    他浑身偶尔抽搐一下,嘴巴里咕噜咕噜吐着唾沫,估计是我那一下把他砸得不清。我便去卫生间打来一盆滚烫的开水,直接就浇在了他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

    刘松痛苦地大叫起来,他想要用手捂住脸,但他手脚早就被我绑起来了。而我不慌不忙地丢掉水盆,淡然说道:“久美子对你很宽容,但我不会。来。小伙子,我跟你玩个游戏。”

    我拿出一张道符。冷声说道:“告诉我你的真名,若是不说,现在就杀了你。”

    刘松连忙害怕地说道:“刘宋,刘宋!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在道符上写了刘松的真名,接着问道:“生辰八字。”

    刘松说了个生辰八字,我就写在了上面。然而……道符一点用都没有。

    我冰冷道:“没撒谎?”

    “没有,必须没有。”刘松连忙说道。

    “草,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我怒吼一声,抽出愿无忧。直接就捅进了他的手腕。大骂道:“是个赌徒就算了。临死之前还敢撒谎,草你大爷。”

    我将愿无忧刺进去,随后用力一挑,直接将刘松的手筋生生割断!

    “呜啊!”

    刘松痛苦地大叫一声,我大骂道:“快点说,到底是哪里撒谎了,给你三秒钟,再不老实说的话,把你的脑袋给割下来!”

    刘松这才明白我不是在吓唬他,连忙哭着说道:“真名是张松……”

    我改了一次道符,顿时,那道符开始剧烈旋转起来。很好,有效果了,名字和生辰八字都对了。我抓住道符,在上面写道:“刘松发誓,今日起再也不吸烟,如若犯了,便会失去一条腿。”

    随后,我抓住刘松的手,沾着血迹帮他按了个印。刘松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我用道符在他面前晃了晃,淡然道:“看清楚了没?”

    “看……看清楚了。”他连忙说道。

    我嗯了一声,然后将一根烟放在他嘴里帮他点燃,冷声说道:“抽一口。”

    他害怕地连忙吸了口烟,而就在这时候,只听轰的一声,刘松的右腿直接就炸裂开来!

    原本完整的一条腿,现在却是变成了肉沫,炸得房子里到处都是!

    “啊啊啊啊!啊!”

    刘松疼痛地在房间里打滚,而我坐在他身边,平静地说道:“你觉得这道符是不是真的有效?”

    他痛苦地说道:“有效,有效……”

    我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拿出一张道符,在上面写道:“刘松发誓,今生不敢再赌博,不敢再与久美子之外的人有色戒之亲,并且必须与久美子结婚,如若犯了,将成为一具无头尸体。”

    刘松一看见上面的内容,顿时惊得啊啊大叫,而我平静地帮他按了押,随后微笑着说道:“那么,就等着喝你与久美子的喜酒了。你是知道的,如果触犯的话,恐怕就惨了。刘松,久美子是没跟你说自己的身份吧?也难怪,毕竟她是这么地护着你。不过你要明白,跟你关系好的是久美子,并不是我。没事,到时候装个假腿吧,反正久美子有钱,这样你也不会到处跑了。”

    说罢,我用手机叫了救护车,就伸了个懒腰,离开了别墅。

    等我回到酒店宿舍躺下,舒服地准备入眠时,身旁躺着的久美子忽然呜咽着跟我说道:“李东,你有没有记得我的话?”

    “当然记得……”我翻了个身,用手抚摸着久美子的脸,温柔说道,“宝贝,相信我,他会心甘情愿地跟你结婚,并且以后再也不会赌博,也不会找你之外的女人。要我说啊,这婚礼要早点办,这样吧……反正那家伙也没异议,明天就把这婚礼办了。那个……酱酱啊。”

    “怎么啦?”酱酱立即回应道。

    我笑骂道:“就知道你们肯定没睡,刚才偷听了吧?”

    “怎么能说偷听呢……”

    房间里的灯光忽然被打开,甜伢子看着我,她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只是怕你们在天台上着凉,想送点衣服上去而已。那么李东,一切事情解决了吗?”

    我点头道:“必须解决,你们准备准备,新娘子的东西都要备好,还有各方面的通知。新郎家里就不用通知了,反正也不能领结婚证。”

    大家都笑着说没问题,久美子就哭了,她缩在被子里一直哭,而大家就装没听见她的哭声,依然开心地聊着。

    婚礼成功进行了,毕竟周寡妇麾下都是一群能人,要在十八个小时内办出个隆重豪华的婚礼,简直就是轻轻松松。

    换上一身洁白婚纱的久美子很美,让许多宾客们都看傻了眼。她烫了一个漂亮的卷发,捧着手里的鲜花,放一步步走向周寡妇的时候,脸上满是娇羞。

    虽然新郎有点奇怪,虽然新郎需要坐在轮椅上让我帮忙推着,虽然新郎看我的眼充满怨恨,但不可否认,这是一场很完美的婚礼。人们都纷纷向久美子表示祝福,最让人欣慰的是,新郎很听新娘的话,无论新娘说什么,新郎都绝对会遵守。

    等宴会开始的时候,我坐在周寡妇旁边,她恰了我的手握着,轻声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李东,你挺辛苦的。”

    “是你们太辛苦了……”我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女人就是麻烦,如果我是女人的话,绝对不会要这样的新郎。”

    “呸,因为你不是一个好男人。”酱酱嘟着嘴说道。

    坐在我身边狂喝饮料的小青这时候放下了饮料瓶,她认真地说道:“你看温馨姐不就很喜欢你吗?如果是别的女人,早就把你给丢掉了,就你这好色变态的性格。”

    “是挺变态的……”周寡妇微笑道,“前阵子我的内衣不翼而飞了,李东啊李东,你真是拥有冒险精的男人,连我的都敢偷,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的份上,呵呵。”

    我连忙说道:“师傅,你这就误会我了。上次是这样的,你不是说工太忙,让我帮你打扫一下房间吗?然后我看见你放在洗衣筐里的那件特别漂亮,还是蕾丝,还是半透明的……”

    “再说的话,我会杀掉你哦。你要知道,在我丈夫死前,连他都没看过我穿这样的内衣。”周寡妇微笑道。

    我连忙就不敢说了,而周寡妇继续说道:“这么有冒险精的家伙,必须做点勇敢的事才行。过几天阴室的精英人才要去龙虎山交流,就让你去吧。”

    龙虎山!?上吗吐巴。

    我忍不住握紧拳头。

    报仇的机会……终于到了么?

    我用力地点点头,认真说道:“师傅,我不会给你丢人的,放心地交给我吧。”

    “那就好。”

    这个时候,新娘来我们这边敬酒了,周寡妇连忙就不再说正事了,而是开心地与久美子碰杯喝酒。我也举起酒杯,厚着脸皮说道:“久美子,怎么不敬我一个?”

    “你这个凶狠,不讲情义,好色,变态,扣完鼻孔还会往墙壁上摸的死变态……”久美子嘀咕一声,她轻轻地跟我碰了一杯,随后温柔说道,“不过,是个靠得住的好男人呢。”
  http://pns-pc.com/txt/39051/7978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