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黄河古事 >黄河古事_第二百一十一章 镜子圈套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黄河古事_第二百一十一章 镜子圈套_书趣阁_笔趣阁

    "这是搞什么?"金大少看着地上的人缩成了一个球,额头就开始冒汗,抬眼朝四周望去,不过村子里可能没有这人的同伙,否则早就跑出来了。

    我低头看了看,那个蜷缩成一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弥勒重手给打废了,蜷缩一团微微的发抖,嘴巴上下开合,牙齿咯咯的叩响。

    "他是不是想说什么?"金大少试探着问道,我也隐隐觉得,这个人的样子,是想要说什么话,却已经说不出来了。

    一眨眼间的功夫,那人身上各种动骤然停止下来,好像是断气了。尽管是仇人,但现在总归是太平年月,把人打废,总觉得心里发虚,三个人赶紧就想办法要把他给弄走。然而就在我们抬着他的时候,对方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上渐渐露出一条一条青紫的线,交织纵横,在初升的月光下显得有些诡异。我们见惯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觉得害怕,只是想尽快离开,弥勒和金大少抬着他,到不远的地方飞快的刨了个坑,埋了进去。

    "不用可惜,这人没做什么好事。"弥勒拍拍手,朝村子里看了一眼,道:"赶紧去买干粮。"

    我总觉得那人在临死之前像是要说话,不过死都死过了,现在再想这些有点多余。三个人跑进村子,在一户人家里弄了一兜馍馍,对方是老两口,儿子在外地,对我们很照顾,给了馍馍,又搭了几块咸菜。买了东西,我们就想走的,出门的时候,那老太太就好心道:"要不,你们从东头绕路走吧,村子里摆灵棚办丧事的,沾了晦气不吉利。"

    我们道了谢,但是从东头绕路,要兜一大圈,死人见的多了,对这些并不避讳,所以出门直接就横穿村子,走到一半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灵棚。看上去,死者应该年轻,而且死在外面,依照本地的风俗,死在外头,一般就不进家门了,灵棚搭在家门口,半夜没人后辈守灵。可能是办着白事的原因,村里人都怕不吉,夜还不深,已经没人出门了。

    灵棚是那种很普通的一面开口三面封的棚子,门口吊着两盏白灯笼,死者的遗体摆在灵棚里头,里面的案子上还有供品。走过灵棚的时候,金大少抽抽鼻子就馋了,望着里面的几盘子供品,道:"我想吃桃酥。"

    "死人的供品你也吃?"

    "你让他开价啊,我没二话。"

    三个人说着走过灵棚,再过一段就能离开村子。但是走出去几步,就觉得身后有窸窸窣窣异样的响动,听的人汗毛直立。

    "他娘的"金大少停下脚步,咽了口唾沫,道:"灵棚里有什么动静?"

    我慢慢回过头,灵棚门口吊着的两盏白灯笼被风一吹,微微打着晃,最开始的时候,什么也没看见,然而转眼间,灯笼折射下来的光突然就照出一个趴在地上的影子。影子在慢慢的爬动,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一迟疑,灯笼映出的影子已经从灵棚里爬了出来。明显,是摆在灵棚里的尸体在爬。

    "这他娘的也太小气了!我就说了声想吃桃酥!他就撵出来了!"金大少赶紧就冲着后面摊摊手,憋着嗓子道:"你看看,我就说了一声,没有真的拿你的桃酥啊!"

    在河滩的民间传说中,诈尸并非空穴来风,既有传说,也有事实,但是既然诈尸,肯定是有原因的,不可能好端端无缘无故就出现了异状。灵棚里的尸体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从灵棚爬出来之后,调头继续朝这边爬。

    "算了,别理会了,走吧。"弥勒不想多惹麻烦,又在人家村子里头,出了什么事,不好收场。

    我也抱着这个念头,反正尸体爬动的很慢,我们抽身就跑,它肯定追不上。但是目光一晃,我一下发现尸体的脸上,布满了一条条青紫色的线。这个状况让我脑子随即反应过来,之前被弥勒弄死的那个人有话要说,但没能说出口,这具尸体,可能是代他说话的。

    想到这儿,我就不走了,身上有镇河镜,那具灵棚里爬出来的尸体隔着一段距离就不敢再靠近,尸体喉咙里咕隆咕隆响了几下,汇聚成一道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是不是是不是要找一面镜子"

    我心里马上一紧,这道声音并没有说明,然而一提起镜子,我就不由自主想到了圣域的重瞳说的镜子,七七就在那面镜子里。我猛走了两步,地上的尸体也随着朝后缩了缩,我不是谭家人,无法跟尸体过话,就不能直接问,只能听。

    "要找镜子去连环山的龙王庙"

    说完这句话,尸体的头一栽,随后就一动不动了,估计它要说的已经说完。我看看弥勒,又看看金大少,连环山的龙王庙,我还没有听说过。

    "先走吧"金大少拽着我和弥勒就蹬蹬的跑出村子,一直跑了很远才放慢脚步,他道:"连环山我知道,但是有没有龙王庙就不清楚了。"

    黄河两岸的人自古都崇信龙王,大大小小的龙王庙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前些年被拆除了很多,只有那些地处偏僻的幸免保存下来。连环山是过去一条大河故道所在的地方,河道绕山而过,山势一环套着一环,不过故道早就没水了。

    我们一边说,一边商量,不用多想就知道,这肯定是个圈套,我们这段时间藏的很严实,没露半点行踪,外头的人找不到我们,就下套子引诱。但是这个圈套让我不能不跳,至少要去看看。

    "这样太危险了,不能硬着头皮就去。"

    "七七也是七门的人。"我听重瞳说的,七七是在一面镜子里,她那张怯生生又极可怜的脸庞,始终在脑子里晃来晃去,越想心里越不甘:"自己的人都不管,等长门醒过来,我怎么跟他交代?"

    "不行的话,把爹他们请出来吧。"弥勒想了想,道:"人要救,我们也要安全。"

    我们商量了一下,弥勒就赶去跟他爹庞狗子碰面,接连等了有好几天,弥勒孤身回来了,我以为是爹他们有事脱不开身,但是弥勒回来的时候说,连环山可以放心去,七门上一辈人会做接应。

    有了这个保证,我心里更踏实了,金大少带着我们就朝连环山去,乘船赶路很快,顺河走了两三天,我们就到了连环山外面的故道边上,以前有水的时候,故道两边可能住着人,正因为这样,才会修龙王庙,但故道的水一干,靠河生活的人就活不下去了,先后搬走,连环山荒芜了不知道多少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弥勒没来过这儿,但回去跟庞狗子他们碰面的时候,已经问清楚了,这里是有座很久远的龙王庙,破败不堪,就在故道旁边第一座山后。

    说不清楚为什么,一走到连环山,我就觉得有种无法形容的沉重感,那种沉重很莫名其妙,并非来自七七。一路走过去,那种沉重之后,又有隐约的萧索和悲凉,我是第一次来到连环山,对这里很陌生,但走着走着,却觉得周围好像有一丝一缕说不出的熟悉。

    这绝对是个很怪异的地方。

    我收敛心里的杂念,既然对方把我引到连环山,就有预谋,我们七门也做了相应的准备,说不上谁怕谁,不过没有隐藏的必要,我们明着翻过了故道,又爬过故道旁边第一座山,那座破败的龙王庙就在山脚下头,多年没有香火,也没有修葺,庙几乎要塌了,千疮百孔。

    "估计就是哪儿了。"弥勒指指山下的龙王庙,转头看看我,道:"一切不用担心,天塌不下来。"

    我点点头,什么都不说,顺着下山的路一口气跑到山脚下,一直到这个时候,周围还是静悄悄的。龙王庙的大门早就没有了,外面的围墙塌了一片,透过失去遮拦的大门,一眼就能看到庙里面原来供着的龙王像,像歪歪斜斜的倒在一边儿,周围到处都是灰尘。

    我慢慢走向破败的龙王庙,穿过大门,四下寂静无声,当我真正站到大门边上的时候,就看见那张腐朽的供桌被擦洗干净了,上面摆着一块被黑布遮挡的东西。

    唰

    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动了黑布,又似乎是一阵骤然而来的风,桌上的黑布顿时被掀到了一边儿,随即,我看到了一面镜子,只有一尺长短的镜子。

    "哥"

    我相信,这绝对不是错觉,在我看见这面镜子的一瞬间,一声让我感觉无比熟悉的声音,隐约从镜子里飘动出来。

    那是七七的声音,一定就是!
  http://pns-pc.com/txt/34092/5204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