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最强狂兵 >最强狂兵_第4257章 你还等什么呢?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最强狂兵_第4257章 你还等什么呢?_书趣阁_笔趣阁

    贺天涯走了,白克清也离开了。

    苏意看着这一桌菜,笑了笑:“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没有吃饭的心情?要是还能吃得下去,那么这一桌子餐就别浪费了。”

    张斐然率先拿过一只碗,给苏意盛了一碗汤。

    这眼力劲儿,真的相当可以。

    “二哥,咱们那么久没见,喝一杯?”苏锐说道。

    “是啊,苏意叔叔,我也很少有机会和你一起吃饭,不如喝一杯。”白秦川也连忙跟了一句。

    不过,在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好像在贺天涯离开之后,自己就变成了全桌中唯一的一个“三代”了。

    就属他辈分最小!

    张斐然笑吟吟地不吭声,给苏锐也盛了一碗汤,唯独略过了白秦川。

    “那今天就喝两杯。”苏意本想说今天晚上回去还要看几个报告,但是想了想,怕扫了年轻人的兴,还是把这句话给收回了。

    其实,这时候,苏意挺想跟大战归来的弟弟说几句心里话的,但是碍于白秦川在场,这些话他就不方便讲了。

    “二哥,你现在越来越忙,得多注意身体才行。”苏锐看到苏意的双鬓又多了几根白发,不禁说道。

    其实,苏锐并不知道,在过去的大半年里,苏意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还多了,现在所能看到的黑发基本上都是染出来的。

    苏意表面上看起来位高权重,但实际上却是如履薄冰,责任重于泰山。

    到了他这个层次,每做出一个决定来,都有可能造成很深远的影响,抑或是引发一些没法预料到的连锁反应,所以,苏意的神经几乎时时刻刻都是紧绷着的,很少有能彻底放松下来的时候。

    苏锐已经回首都好几天了,都没和苏意见上一面,后者忙得连回苏家大院吃个晚饭的时间都没有。

    “我倒没什么,现在很多工作都理顺了,压力也已经比起之前要小很多了。”苏意笑了笑,和几个年轻人碰了碰杯子,随后抿了一口红酒。

    “对了,二哥,之前立功授奖的事情……”苏锐想了想,还是主动提到了这一茬:“其实真的没关系,你帮我打声招呼,这次嘉奖就算了吧。”

    听了这句话,一旁的张斐然眼睛里闪过了迷人的光彩。

    她觉得此刻的苏锐简直太有吸引力了。

    其实,在场的几个人中,张斐然是唯一一个见证了苏锐被授予少将军衔全过程的人,这件事情也一直是她所引以为傲的。

    当时,她就被苏锐那么多的军功章给震撼到了,但是张斐然现在想来,苏锐应该有更多的时候是拒绝了那些本应得的奖章。

    这个男人始终都是这样,他觉得问心无愧便好,至于国家认可与否,奖励与否,其实并不会对他的心情造成太大的影响。

    这样的云淡风轻,真的很有魅力。

    此时的张斐然并没有意识到,她的两只大眼睛里面已经隐隐显现出小星星了。

    但是,张斐然其实有些误解苏锐的“人格魅力”了。

    不知道如果她见到苏锐之前铁公鸡的模样,又会作何感想。

    这次苏锐如此谦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镭金矿的事情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罢了。

    苏锐虽然有着一腔热血,但是和白克清口中的“高风亮节”可绝对没有半点关系。

    “你确定?”苏意问道。

    “当然,我觉得……”

    苏锐还没说完,就被白秦川给打断了:“我觉得,锐哥你还是收下吧,毕竟你替咱们国家出生入死的,这真的不容易。”

    苏锐笑了笑,看着白秦川:“你说话真好听,会说就多说点。”

    “嘿,我这不是说出我自己的想法嘛。”白秦川此时倒是显得诚恳无比:“毕竟我们也不希望国家亏待你啊。”

    “国家可从来都没有亏待过我,其实,我反而觉得我已经得到太多了。”苏锐直截了当地说道。

    “行,我尊重你的意见。”苏意也说道。

    这个话题翻篇,几个人闲聊了几句,苏意看了看时间,随后稍稍正色:“克清之前说的话,也只有斐然听明白了,苏锐,你和秦川都没听懂他的意思。”

    白秦川的筷子停在了半空。

    苏锐则是挑了挑眉毛:“刚刚三叔的话语里面还有我们没懂的深意?”

    张斐然微微一笑,轻轻咬了一下嘴唇,然后点了点头。

    苏锐无奈地一拍额头:“敢情大佬们说话都这么弯弯绕绕的吗?有什么话怎么就不能直说呢……”

    “克清是想要让你给白家留一条生路,当然,前提是白家后代不再招惹你。”现在,白克清和贺天涯都不在场,于是苏意便把前者的意思直接讲出来了。

    白秦川听了这话,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现场可就只有他一个白家人,听了这话肯定有些尴尬。

    况且,白家大少有些小心思肯定是不可告人的,不然可能都会引出大麻烦来。

    “原来三叔还有这么一层意思,不过事情也没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啊。”苏锐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不行,这得看秦川他们的态度啊。”

    “咳咳……”看到苏锐直接将了自己的军,白秦川连连咳嗽,随后说道:“锐哥,这个你尽管放心,贺天涯那边我不敢保证,但是我自己肯定不会对你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张斐然忍不住的掩嘴轻笑:“非分之想,这个词用得特别好。”

    “行了,反正克清是这个意思,但是具体怎么办,你们年轻人自己决定。”苏意把杯中的酒喝光:“我们也没精力掺和这些事请,这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专属。”

    说完,苏意简单的吃了几口菜,便准备站起身离开了。

    “二哥,你这吃得也太少了吧?”苏锐忍不住地说道。

    “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吃饭永远是排在很多事情后面的。”苏意说着,擦了擦嘴:“你们先吃,我先回去看几份报告。”

    看着苏意走出去的背影,苏锐真的很担心自己二哥的身体状态。

    饭桌上的人数又回到了最初的三个。

    “锐哥,你尽管放心,我是绝对不可能再和你为敌的。”白秦川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可不想其他的白家人这么短视。”

    “说好了啊,你不惹我,我就不惹你。”

    苏锐举起杯子,跟白秦川捧了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

    这个动作似乎有点歃血为盟的意思。

    只是,他们的心里面到底信不信对方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这一场饭局的后半部分中,苏锐和白秦川也没有再打机锋,而是聊了聊首都最近的一些八卦,气氛无比和谐。

    张斐然的听着这两个男人的对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插嘴,心中默默地做着判断。

    “酒足饭饱了,谢谢秦川今天的盛情款待。”苏锐笑眯眯地说道。

    “锐哥,你可别跟我客气,你能赏光过来,我已经再开心不过了。”白秦川笑着说道。

    两只大手有力的握在了一起。

    真是哥俩好啊。

    “锐哥,斐然姐,你们接下来去哪里?”白秦川问了一句。

    “时间不早了,你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多余?”苏锐哈哈一笑。

    “也是,也是。”白秦川暧昧的笑了笑:“那你们也早点休息啊。”

    等上了车,张斐然已经是俏脸通红了。

    “你刚刚说的也太直接了点。”张斐然低声说道:“白秦川肯定误会什么了啊,你看他最后的笑容,简直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虽然有些事情是张斐然内心深处所期待的,但是这毕竟没有真实发生过,所以她的心里面本能的还是会产生一些羞意的。

    “我就是故意让他误会来着。”苏锐笑了笑,“我可不相信你没有看出来这一点。”

    “我是看出来了,可是……”张斐然的俏脸滚烫滚烫。

    白秦川肯定误以为他们两个去酒店了呢。

    “可是什么可是……”苏锐看着身边精致的女人,笑着说道,“你千万别说你不喜欢我这样讲。”

    “不……”张斐然的声音似乎变得更低了一些,但是语气却坚定了不少,她说道,“我还挺喜欢制造这种误会的,最好某一天,这样的误会可以成真。”

    让误会成真。

    自从上次一起过夜之后,张斐然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内心了。

    此时,张斐然化着精致的淡妆,从苏锐的角度看去,她的侧脸十分漂亮,哪怕车内光线并不亮,但也能让人感受到她那白皙而细腻的肌肤。

    目光若是顺着脖颈往下面滑去,便会看到雪峰的一角。

    虽然是山坡微露,却也足够惊人。

    苏锐觉得呼吸稍稍地有点急促,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张斐然也不讲话了,她能够感受到苏锐的呼吸频率在加快,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车子里面,什么都不讲,但是气氛却开始变得暧昧了许多。

    “话说,我的初吻已经给了你,对吧?”良久之后,张斐然忽然说道。

    她可是记得,上次亲得嘴都快肿了。

    “好像是……”苏锐摸了摸鼻子。

    “所以……那还等什么呢?”张斐然往地下停车库看了看,随后说道:“我这车子贴的是黑色的贴膜,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这暗示意味已经足够明显了。

    ——————

    PS:第三更,刚写好,大家久等了,晚安。

    那啥,勤洗手比戴口罩还要重要,大家注意安全!


  http://pns-pc.com/txt/2500/291468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