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命逝 >命逝_第五十六章:邪灵附体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命逝_第五十六章:邪灵附体_书趣阁_笔趣阁

    解救的办法倒是有了,却让众人无法接受,瓦拉戈说情况复杂,不能继续拖延下去,最快最便捷的方法就是斩断蓝衣下人任意一根手指,释放出体内污血,将毒排到体外,才能安全保住蓝衣下人的命。

    当问是否有其他办法,瓦拉戈无奈摇头,说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若是再晚点个几分钟,蓝衣下人恐怕就没救了,起死回生都行不通,众人只能埋头苦干,提前替他收尸安葬。

    办法倒是没人提出反对,但太过于残忍,互相嚷嚷着,压根没有人敢去,想着就胆颤心惊,都支支吾吾静看着。

    红衣少女沉心静气拔剑出鞘,嫌男的不如女的,一桩小事都拉拉扯扯。瓦拉戈尴尬笑了笑,把孤千徐推了上去,喊孤千徐别害怕,英雄救美的时机快到了。

    孤千徐一脸茫然不解,跟在红衣少女身后,总会感到惴惴不安,正蹑手蹑脚走过去的时候,蓝衣下人诡异的大笑,红衣少女吓着不敢继续上前,孤千徐看着也胆颤心惊,生怕蓝衣下人突然朝自己扑来。

    看见孤千徐有危险,护主的银黑狐脱离小草莓的束缚,趁没人注意跑了上去,在蓝衣下人面前左蹦右跳,嘴里时常低声吼着,仿佛在威胁蓝衣下人别靠近。

    瓦拉戈满意的点头,“加油,别被他抓了,会跟他一样变异的,用你的那把剑,把他体内的毒素排出去。”

    瓦拉戈压根不紧张,反而心平气和喊加油,孤千徐手足无措问着:“怎么排出来啊,你懂你就来啊!”

    “咳,非危机时刻不允许,本尊相信你能行!”瓦拉戈随后喊孤千徐抓一坨泥土,均匀涂抹在手上。

    孤千徐乖乖照做,蹲下身子将泥土抹手上,紧张说着:“有点坑吧,大叔等会记得救我啊。”

    中年男子也怕事出有因,万一孤千徐不能解决,麻烦就大了,可瓦拉戈却自信满满,拦住秦翌和中年男子,让在场所有人都别掺和。

    瓦拉戈笑了一下,古井无波的神情说道,“此事只能靠你来解决,英雄只有一个,那只能是你。”

    “你不会是想公报私仇吧。”孤千徐仍然有些怀疑,生怕瓦拉戈心生歹计。

    “不可能,按照天地的划分,本尊现在算好人,你缺乏锻炼和实战的经验,现在的情况就很不错。”瓦拉戈说完之后,喊红衣少女回来,有孤千徐在,不足为惧。

    红衣少女挥手说着:“加油,我看好你哦,别让我失望了。”

    银黑狐也被红衣少女顺带撤离,留下孤千徐一个人,到最后只有小草莓在求情,孤千徐苦笑感觉被坑了一样,只能硬着头皮上,让小草莓别担心,自己一个人能解决。

    “除了他俩,你们都转身吧,场面可能会很血腥。”瓦拉戈留下秦翌和用绳索封印住的老乞丐,喊剩余的人都转身。

    “死,妨碍我们的都要死!”蓝衣下人跟传说中的魔物一样,蹲下身子前行,嘴中不停的自言自语。

    瓦拉戈一看不妙,大声喊着:“他被邪灵附体,快点消灭他,别让他被邪灵占据身体!”

    趴在小草莓肩上的银黑狐躁动不安,低声叫着。

    “话真的多。接招吧!”孤千徐右手伸直,催动神识唤醒星识海,醉剑嗖的一下出现在手中,一种说不出锋芒令人惊叹。

    “都非善类,好好的大路不去,非来小地方打扰本座的清闲。”蓝衣下人仿佛被人控制,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高冷。

    “装模作样。”孤千徐单手耍弄着醉剑显得熟练,慢慢双手握紧醉剑指天,剑的周围凝聚一股水流,一条水龙清晰可见,缓慢绕着醉剑。

    “第一式,直躯入八方!”孤千徐一声厉吼,持醉剑劈向蓝衣下人,剑身的水龙躁动不安,咆哮着冲去。孤千徐也很惊讶,元行剑谱的内容刚学没多久,刚才也只算是第一次释放出来,居然能如此强大,没想到最近又变厉害了。

    “什么情况?!”蓝衣下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慌忙摆动双臂在空中使出防御技。

    可惜对于水滴石穿的水龙毫无作用,直接无视蓝衣下人的防御技,狠狠击打在蓝衣下人胸膛,将蓝衣下人直接击飞。

    “这套剑法果然强悍,能一招制敌绝不出第二招。”孤千徐看着手中的醉剑,充满着自信。

    “高人竟然舍得传授这么厉害的剑法,真的让人大开眼界!”秦翌笑着拍掌。

    孤千徐问是不是瓦拉戈说的泥土帮了大忙,瓦拉戈慢吞吞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只是孤千徐心理在作怪而已。

    一路跟着来的老乞丐默不作声,异样的眼光直视着孤千徐。

    瓦拉戈也很惊讶,那授剑人居然如此大方,这么强悍的功法都敢传,奢侈程度肯定不低于高阶上品功法,甚至是传说中的特品。但也不能否认,孤千徐的天赋及实力也很惊人,不然授剑人也不会下血本。

    小草莓实在好奇,转身看了一眼,红衣少女也跟着偷看,发现孤千徐安然无恙,但蓝衣下人却受到重击似的,内脏已经受损,嘴中流出鲜血,完全不敢妄自出手。

    “投降吧,说说你为什么要残害生灵。”孤千徐手持醉剑往天上一抛,醉剑在空中时绿光一亮,消失不见,回到孤千徐的星识海。

    “炫酷!”瓦拉戈兴奋欢呼鼓舞。

    “本座的名号响彻大江南北,你不配打听,劝你们别管闲事。”蓝衣下人说完倒地。

    “切,有本事别跑,打的你爹娘都不认识你!”瓦拉戈一脸扫兴吼着。

    “他不会死了吧。”孤千徐指着地上的蓝衣下人。

    秦翌跺着脚,幽默的说着:“有可能,但机会不大,你补一剑下去,保证必死无疑。”

    瓦拉戈找石头坐下,“脚踢拳法,留一口气尚存,岂不美哉?!”

    孤千徐原地打转,“别开玩笑了,他到底有没有救。”

    “没有生命迹象。”怃然慌忙前去查看,发现蓝衣下人已经没了呼吸。

    小草莓听完吓了一跳,不久前都好好的,突然就没了命,果然和赫老头说的那样,出门在外都很危险。

    瓦拉戈叹气说道,“唉,真的可惜了,多好的小伙子啊。”

    孤千徐不耐烦的说着:“别拐弯抹角的,有事直说。”

    瓦拉戈起身说道,“好勒,等的就是痛快话,想救他得靠你自己,揪出幕后主使。”

    “太麻烦了,我不救了。”孤千徐看穿了瓦拉戈的老把戏,分明又想骗自己。

    瓦拉戈指着身后的武旗镇说道,“你咋不按常规呢,不救他也行,那你也得去救镇上的那些无辜百姓,拯救这个小镇。”

    “对,你得救救我们啊!”之前猛汉不知去哪带来一群强壮的百姓,喊着孤千徐带他们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红衣少女偷笑着说:“你们一伙的吧,摆明忽悠他啊。”

    瓦拉戈从石头上起身站着,“小姐真是好眼力,不如你和他一同前行,这样才能让百姓安居乐业。”

    绿衣丫鬟礼貌回答着:“公子此言差矣,小女子才疏学浅,敢问公子最骄傲的是什么?”

    瓦拉戈若有所思说道,“大概傍晚的时候,吃完美味的晚饭,牵着红线携手并肩,与美人在林中打闹,观赏夜晚的那一抹粉红星痕,在树上能坐一晚上。”

    “公子真是豪放不羁少年狂,小女子无言反驳。”绿衣丫鬟说完羞红着脸,面对红衣少女的疑问,绿衣丫鬟只表示听不太懂。

    瓦拉戈仰望着黄昏之时的天,感叹的语气说道,“掏兜欲烈火焚身,可不管再凶猛,也懂得怜香惜玉。”

    “公子文采横溢,小女子受益匪浅。”红衣少女并不太懂,自认为瓦拉戈是在抒情感叹。

    孤千徐问什么意思,瓦拉戈只说天机不可泄露,需要自行去体会才行。

    孤千徐打着哈欠说道,“别扯犊子了,到底该怎么办。”

    “关键时刻得靠本尊的毒蚂蚁救场。”瓦拉戈伸出个拳头,慢慢放在地上,信心满满的点着头。

    秦翌眼尖看着毒蚂蚁,和普通的黑蚁差不多,除了更黑更大一点,完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秦翌不解的门:“有什么用处。”

    瓦拉戈笑骂秦翌不懂毒蚂蚁的深奥,志得意满的笑道,“目前为止没任何杀伤力,只能当狗使唤。”

    红衣少女忍不住笑着:“那你高兴什么劲,蚂蚁拿来当狗,什么玩笑话。”

    “此言差矣,便于携带和探路,被本尊的毒蚂蚁咬一口,没有任何痛觉,半个时辰内必死无疑!”瓦拉戈胸有成竹说着,一个口哨吹响,毒蚂蚁歪歪倒倒前行。

    秦翌一脸无奈,找干净地坐下说着:“按照它的速度来算,得明天早上去了吧。”

    孤千徐哈欠连天说道,“靠谱一点啊,明天得赶路呢。”

    瓦拉戈站着告诉孤千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事再慌也没有什么用,小事再慌也能成大事,而瓦拉戈所说的毒蚂蚁,带有使人失去意识的毒素,从瓦拉戈的自信程度可以看出,只要对方被毒蚂蚁咬到,还有意识都能算一种奇迹。

    众人纷纷摇头不信,瓦拉戈意气扬扬解释着,让众人别小看了毒蚂蚁,虽然个头小行动不方便,又很耽搁时间,但黑蚂蚁的优点与众不同,就鼻子特别灵敏,范围内畅闻无阻,一个时辰内肯定能找到怪物。
  http://pns-pc.com/txt/114235/29146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