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夏目的喵口先生 >夏目的喵口先生_第三十章 梦与烟花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夏目的喵口先生_第三十章 梦与烟花_书趣阁_笔趣阁

    冬天里的日子总是过的那么快,年末那微妙的氛围早已在身边变得浓厚起来。

    外面的人们早早的买上归来的车票,或许以时舒这样的年纪还不能真正的领会到身体上的漂泊,她所面临的更多是心灵上的流浪,不过现在,她的心也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变得柔软起来。

    她好像已经找到自己的归宿,就是这里,这座小镇,这所房子,这里,所有的生命,都是爱着她的人。

    “小舒啊,快点过来,叔叔阿姨明天要上集市里买过年的东西,一起去外面好好玩玩。”

    总算是放假了,大人的春节假期总是比小孩的晚上许多,大概这也是人们不愿意长大的一个原因吧。

    “好啊,谢谢叔叔。”

    时舒表现的远比自己预期的要平淡很多,她本以为自己会纠结再拒绝,就像以前那样,收留自己的阿姨总会表现出一种抗拒,然后自己懂事的主动拒绝,这样双方都会轻松很多。

    但是在这里,时舒忘记这件到底来这里多久了,好像刚刚来,又好像呆了好久,但是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里的亲人,永远不会有那晦涩的又不容拒绝的眼神。

    那是暗示,将她排除在外的暗示。

    眼睛有点酸酸的,明明刚刚答应的很开心,但是回到楼上拿出阿姨做的小包包的时候,一个人,眼角突然就有了酸涩。

    “时舒,磨磨蹭蹭的在干什么,我要去集市,明天一定要去!”

    “当然现在要是能去的话,是最好的了。”

    “刚刚我可是听见林宇难得的要请你们在集市上吃饭。”

    耳边是秋奂那熟悉的唠叨身,不知道为什么一只妖怪也像阿姨那样喜欢唠叨,那点突如其来的伤感居然消失了。

    “好了好了,你再催也不可能马上吃饭的,再说叔叔他们可不一定会带你去。”

    时舒和秋奂说话少了许多客气,这个时候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

    “切,小鬼,不要怀疑本大人的个魅力。”秋奂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自信的眼神在一只狗的身上居然毫不违和。

    “小舒,你要好好想想明天要买些什么,叔叔可是一定程度上满足你和你潇云阿姨的愿望。”

    林宇叔叔果然和潇云阿姨商量好明天的安排,他们还特地过来和时舒交代想好明天购物清单。

    秋奂当然不会放弃,他好久都没有去集市上吃东西,放假过来时舒那女人天天窝在家,不是做家务就是写作业,一度差点断零食,明天他一定要去!

    这个不懂得口腹之欲的臭小鬼!

    汪~汪~汪

    “明天本大人要一起去!”

    “哎呀,我们馒头也要一起去吗?”

    林宇显然很高兴,潇云听见他这么说,在一旁偷笑。

    “一只小狗怎么听得懂我们说的话。”

    汪汪汪~

    “本大人可不是狗,你这人类。”秋奂晃着尾巴反驳道。

    “呀,我们馒头还真是聪明。”林宇摸了摸狗头,顺便投向潇云和时舒一个得意的眼神。

    “哈哈哈,是我说错了,我们馒头那么聪明,明天也一起去吧。”女主人发话,秋奂也向时舒投来一个得意的眼神。

    时舒收到两个眼神,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在这种快乐的笑声中,仿佛亲近如…家人。

    这种明明十分的普通而又特殊的存在,流淌着不同的血液,却依旧亲密。

    对孩子来说,这种来自大人的承诺,真的会高兴一整个晚上吧!

    在这种日子里,这种环境中,时舒总喜欢胡思乱想。

    时舒闭上眼睛,慢慢的期待也变得有些伤感,送叔叔阿姨下楼,她爬上床睡觉,闭上眼睛,却感觉自己睡不着。

    睁开眼睛,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看到的,却是黑暗。就像以前的她,身处黑暗,无法自拔。

    时舒陷入了回忆。

    “妈妈…妈妈,我们快点出发吧,爸爸都答应给我买烟花了,今年最少要三把,少了都不够放,隔壁小七老是比我多,我不管,今年我也要放那么多。”

    说话的是收留时舒的某位亲戚家的女儿,比她还大大年纪,撒起娇来还是那么娇憨可爱。

    那是被宠爱的样子。

    “好好好,我们家今年买六把,让你们放个够。”

    那家的男主人高兴的答应给自家闺女买一倍。

    到这里,他们还是其乐融融的景象,当然不包括年幼的时舒。

    “那我的呢?我要最响的那种炮仗,还有摔炮,也多买一点和我朋友们分。”

    那家的小男孩也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呵呵,都有都有,到时候你们一人三把,一人两把。”那位叔叔顿了顿,看了一眼女主人继续说道。

    “剩下的一把就给时舒吧。”

    大人脸色的转变总是那么的快,刚刚还满脸笑容的阿姨,立刻黑了脸,转而又一脸为难的看向时舒。

    “叔叔,我不用的,谢谢叔叔。”时舒早早的就学会察言观色,面对这种情况,虽然失落,却也得懂事。

    “呵呵,我们时舒真懂事,就那两个小子,一天天的就爱玩儿,浪费钱的东西,今年只许买三把,多的没有。”

    “呵呵,呵呵,那时舒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儿。”那位叔叔打着圆场,似乎一切依旧完美。

    可事实完全不一样。

    “都怪你,要不是你,今年我一个人就有三把烟花,你别想和我们一起玩儿,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傻瓜。”

    时舒记不清是那小女孩还是小男孩,或者两者皆有,他们排斥着这个将他们快乐打折的家伙,小孩子总是直接而又伤人。

    小时舒默默的躺在床上,黑夜里的欢声笑语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里的孩子听说烟花的事,更加一致的排斥这个突然插入的小伙伴,而且听大人说,这孩子总是不正常,是他们口中的傻瓜,聪明的小朋友怎么会和一个傻瓜玩,更何况这个傻瓜看起来就很弱小。

    无论是大人的世界还是小孩的世界,弱小代表着好欺负。

    时舒的房间并没有窗帘,投进来的除了月亮的光辉,还有灿烂的烟火。

    虽然时舒没有亲手点燃一颗属于自己的烟火,但她可以看到这些,已经很开心了,美丽的事物,总能安慰一个人的心。

    小时舒在亲戚之间流转的这几年,那些愿望总会及时的改变,来达到内心的满足。

    就像期待一个晴朗明亮的夜晚,能够欣赏到别的孩子放出来的烟花,这总小小的愿望。

    出乎意料的是,小孩子们选择在时舒这家集体放烟火,是那种一头有玫红色的纸做燃线的小烟花,点燃可以拿在手上挥舞。

    小时舒忍不住偷偷爬到窗前,看那群小孩子玩烟火,挥舞着烟花的他们就想夜间的精灵一样美丽。

    火光投过窗户,收入时舒的眼中,仿佛活过来一般,看久了,挥舞的人就变成了时舒。

    良久,一件小插曲,让小时舒的心活跃而又激动起来。

    那是一根点完燃纸,却还没有烧起来的烟花,他们把它扔在一旁,时舒的心也仿佛跟着被扔到一旁。

    那些孩子不会注意它的吧,毕竟每个人都有那么多,大人嘱咐慢慢留着的话,他们从来都不会记得,小伙伴之间,怎么能输?

    对于孩子来说,这一刻的快乐最重要,至于明天,大概撒泼打滚,总能让大人松口。

    最多一句没办法,最后总会再买些回来补充他们孩子的快乐。谁也不会在这一段对大家十分特殊的节日里拒绝孩子。

    让时舒高兴的是,那群孩子被各家各户的家长勒令回家洗漱睡觉的时候,没有一个还能注意到那跟被丢弃在地上,没有成功点燃的烟花。

    四周慢慢陷入安静,唯一的声响,也是远处零零碎碎的礼花的声音。

    时舒判断一下,家里面的所有人都睡着了,而她也有火柴,假如找到那根烟花的话,她悄悄的带到后面的山上,是不是就可以点燃它。

    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由她自己点燃的,一根烟花。

    时舒的手心开始发热,心脏的跳动也变快,她在做一件大事,一件让孩童时期的她,明明期待的不行,却要主动放弃的事。

    千钧一发的时刻,时舒的脸庞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拍打着,虽然不温柔,但也不重,还挺舒服的。

    迷迷糊糊的,时舒睁开了双眼,有些刺眼的光芒告诉她,刚刚的种种只是一个梦,一个关于以前的自己的一个梦。

    后面的她到底点没点燃烟火呢?

    “啊,馒头,你又跑到我床上,那爪子洗干净了吗?”时舒脱口而出,甚至连贯的把秋奂从床上一把捞到地上。

    “切,你这丫头,要不是潇云那家伙要等你才开早饭,本大爷才不来叫你,快点快点,别耽误待会儿本大爷逛集市的时间。”

    说着,秋奂三步两步的跑出了房门。

    时舒快速的收拾好自己,她从来都不敢怎么让别人等自己,总觉得十分的不安。

    “哎呀,馒头果然把时舒叫下来了,今天要给他吃一个水煮蛋奖励一下。”

    秋奂的盘里被放入了一颗白生生的水煮蛋,壳已经被拨的干干净净。

    “时舒,你也要吃一个,还有你林宇叔。”

    潇云阿姨忙碌的为家人的早餐张罗着,热乎乎的白粥让人的胃暖暖的。

    烟花是否点燃已经不重要了,未来可期。
  http://pns-pc.com/txt/111444/29146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