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文武为尊 >文武为尊_第一百二十章 查院内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文武为尊_第一百二十章 查院内_书趣阁_笔趣阁

    小宝瞧看着手中图纸,跟着上方所画路线,终寻得测验之地,许多人正背对着门口,不知在看着些许什么,令小宝颇为有些疑惑。

    但此刻无人发现自己,待我瞧瞧潜入人群中,岂不是无人发现我迟来?

    小宝已付诸行动,趁无人注意快步挤入人群,与之他们同瞧着前方。

    前方有许多人,正朝指定地方来回抗着沙袋,令小宝有些疑惑,不明其中是何意思。

    手臂轻轻推了推站在其身旁,面色颇为和善的男子。

    “他们这是在做甚?为何如此这般?”

    那男子瞥了小宝一眼,面上带着些许疑惑,“你不知道?那你来此处是因何?”

    “这不是刚刚有些内急,便趁空隙前去方便了嘛。”小宝颇为不好意思,朝其解释道。

    “体能测试,不过依你这小身板,想必待会不必再上去了吧。”

    闻其话语中带着鄙夷,小宝心中火气直冒,看着和善竟是如此?又瞧了瞧其瘦小身板。

    “你这小身板,我们亦是彼此彼此,何必大放厥词?”

    男子并未答话,而这些在小宝眼中看来皆为心虚了,心中对其生出些许鄙夷,移动步伐与之拉开距离。

    前方测验完的人退了下来,负手而立站在高台上的监督,看着手里名单,报了几个名字。

    小宝未曾听到自己姓名,便不那么在意这些细节,名字也未记得清楚,而在身旁那瘦弱男子,穿过人群踏了出去。

    站在人群前方,男子并未立刻前去扛起沙袋,而是忽猛叫一声,身上所穿长袍立即爆开,露出其结实的肌肉。

    小宝难以置信瞪大双目,而那男子好似也发现了,回过头朝小宝抛去个很是挑衅的目光。

    小宝不禁将口中唾沫吐下,随着喉结滚动咽入腹内。

    小宝着实吓到了,没想到此瘦弱男子身材入此有料,只见其快步上前,一下抗起十余袋沙袋,十分稳健朝指定地点走去。

    而且其身旁那壮硕大汉,都远不及他抗得多。

    这也让小宝收起了小心思,看来此中也是藏龙卧虎啊,还是要小心对待为妙且不能有半点轻视之心。

    人群一个个被其叫去,渐渐队伍中大部分人都已通过,直至最后仅剩小宝一人依旧未听其喊到自己名字。

    大部分人面上都带有些许汗渍,灰头土脸的模样,唯独小宝依旧整洁,站在人群中,很是显眼,就如同一个特例般。

    监督踏上前一步,目光扫视下方一众人等,待其看至小宝时,面上疑惑不已。

    “你,刚刚可有参加测试,为何身躯如此白净?”

    小宝也知他是在说自己,踏出人群走至前方,“刚刚并未听闻我的名字,所以我还未参加测验。”

    此话刚出,监督面上就已带上疑惑,看着手中的名单,“你叫何名?”

    “小宝!”小宝站在原地,身躯依旧笔直回应道。

    “原来是你!你刚刚所在何处,我喊你许久都未见你出来!”

    话语中带着些许怒气,想来其眼中容不得这般,令小宝不禁有些忐忑。

    “报告,刚刚肚子疼痛不已,所以便去了茅厕。”

    小宝胡乱编辑了个理由,希望能搪塞过去,若是说迟到了,那岂不是与傻子那般无异?

    监督盯了小宝好一会,见其面容依旧那般,心中也有些信了大半,指着前方的沙袋,“那你现在便来测试吧!”

    小宝点了点头,踏步走至沙袋旁,伸出手正欲将沙袋抗起,面已涨得通红,额头处青筋暴起。

    小宝已使出吃奶的气力,根本无法抬动其半分,而沙袋内所装的,好似一颗颗珠子般。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沙袋,心中如此想到对那些考验之人越发佩服。

    这一切都被监督与在场众人看在眼中,对此人也有些许鄙夷,人群中已响起些许嘘声。

    监督望着小宝如此模样,一脸失望摇晃着头颅,这人是如何通过筛选而进入此中的?难不成有人徇私舞弊?

    监督正欲开口,门外却忽走来身着黑衣面容颇为严肃的男子,监督显然也已瞧见了,快步向黑衣男子走去。

    与黑衣男子附耳几句,监督便转身朝众人吩咐道,“你们先在此处侯着。”

    黑衣男子转身离去,而监督紧随其身后离去,黑衣男子转身后,其背部大字显现出来,大大的查字印在其身后。

    监督瞧着前方那道门,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查院之内分为四院,蛮城为国都之城,特立一院,负责监察蛮城内百官,而且只有可汗才能指挥其。

    二院负责蛮城以外,主要便是除了蛮城以外,整个葛啰王朝所有官员,无论大官小官皆受其管。

    三院负责情报,国内情报与敌国情报,此等皆由三院负责,仅有可汗与查院一二处可共享,哪怕是军方,若无陛下旨意皆不能染。

    四院就比较简单了,主要负责清扫那些欲反之人,也可算是陛下与查院所掌控的密军,有些事若是无法明着来,那便只能暗着来。

    而前方那道门,就是查院一院,也是查院院长大人的女儿,一院领导者赫妩媚所处办公之地。

    不知如此慌忙将自己请来,所因是为何事?监督心中也有些许忐忑。

    自己虽不属于四院之内,而是查院内特立的督察部,首要便是督促查院四院的工作,当然入院测验也是他们所负责。

    即无上下属之称,亦无工作交集,为何今日却要寻自己前来?

    若是其他三院头领,此监督定不会如此忧心,但是一院可不一样,不仅仅是权利之大,最为可怕便是其领头,无论她以什么身份面见自己,一院大人或院长女儿,皆不是自己所能轻视的。

    深吸了口气,该面对的终需要面对,与其在此思虑万分,倒不如坦率些。

    心中如此想到,监督便已伸手推开面前铁门,入眼便是那女子,正坐在其位不知在看些什么。

    “不知一院大人,寻我那毅前来是为何事?”

    那毅已将姿态放得极低,语气也十分恭敬。

    妩媚闻声抬起头,瞥了那毅一眼,面上带着笑意看着他,并未出声。

    那毅依旧躬着身躯,既然其未开口,自己也不好起身,也不知她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那毅!此次寻你前来,便是希望你帮我一次。”

    “哦?所谓何事?若是那某所能做的,那某定义不容辞。”

    说着此话时,那毅便已直起身躯,面无表情与妩媚相对视。

    即是有事求我,那我何许用此等卑屈姿态?

    妩媚瞧见其如此模样,也已知晓其心中所想,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些许不知味的笑容。

    而监督依旧站着,心中也有些怒意,即是求人办事,还如此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容。

    “望你能松松手,让名为小宝的那男子通过测验。”

    “这绝不可能,查院之规矩,想必一院大人不会不知,怎会寻小人做出此等违背院规之事?”

    那毅说得那是一个正气禀然,面上已板了起来。

    妩媚双手托于胸前,面上带着些许玩味笑容,看着站在前方的那毅。

    那毅心中可很是不平静,妩媚仅要自己如此?若是真的,丝毫未有求人之势,自己也无需给其面子,再则说不定这是场阴谋,若是自己帮了,他日再被其在背后捅一刀,这可都是实打实的证据。

    无论各种理由,那毅心已有打算,这个忙定不能帮。

    “若是一院大人再无其他事,请恕那某还有公事在身,不便多留。”

    说着那毅便转过身躯,头也不回朝门口迈去。

    就在其要踏出门外时,妩媚喊声便已传来,令其止住了脚步。

    “那毅你若是踏出门外,切莫怪人头落地。”

    脚已伸至门口,刷得一声,不知何时出现大刀已斩在地上,切去其鞋尖,露出其五个脚指头。

    突如其来的大刀,令那毅吓了一跳,急忙退了好几步,远离门口处,才松了口气。

    “你意欲何为,竟敢如此大胆,难不成想在此中行凶?”

    那毅转身满面怒容,指着妩媚大声怒斥道。

    妩媚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那大人我这人很讨厌有人用手指着我,更何况我哪敢知法犯法?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那毅面上带着些许疑惑,正欲开口向其询问,妩媚根本未给其开口机会,拿起桌面上一本折子,将其丢至那毅面前。

    “你且看看,我可有冤枉你?”

    看着妩媚那似笑非笑的面容,那毅心中有些忐忑,手微微颤抖,拿起身前折子将其摊开。

    “这怎么可能?我不已都将其……”

    “这是自然,不过以你那些小手段怎难瞒得过三院?”

    那毅话还未说完,便被妩媚抢了话语,又将一本折子丢至其身前。

    “这上面所记,便是你何时借由公务之便,将自己所犯卷宗销毁的时间。”

    那毅瘫坐在地,身躯止不住抖动,虽说上面并无何大罪,但自己借由公务之便送自己两侄子入内院,私下受贿些许小利。

    并无大碍,最多便是除去公职,再躲些许牢狱,但若是其借题发挥,将自己入三院销毁自己罪宗之事扩大……

    嘶~想至那毅不由倒吸了口冷气,此等举动皆被妩媚看在眼中。

    “其实查院内有几个不贪?只是些许小利也不是涉及大事,倒也是无伤大雅。”

    妩媚的话就如同希望曙光那般,照亮那毅,他急忙站起身躯,如同乖巧小狗般猛点头颅。

    “你也是聪明人,也知道我的意思,我就先替你保管着这两折子。”

    那毅哪敢不从,恭敬将折子递至妩媚身前。
  http://pns-pc.com/txt/109660/291468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