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司马懿的醒悟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司马懿的醒悟_书趣阁_笔趣阁

    陆逊大喜,与众将承诺,待平定乱局,日后定然一一将众人功绩禀报,让众人一一受赏。诸将无不欢喜。少顷,议席散去,诸将纷纷而出。很快,帐内唯独剩下诸葛亮与陆逊二人。陆逊面容一紧,与诸葛亮谓道。

    “依先生之见,当下我军该当若何?”

    诸葛亮面色从容,手中轻摇羽扇,与陆逊徐徐谓道。

    “想这时候,朱将军等精锐兵众已将赶到吴县附近  。亮这数日,观魏寇所动,极为谨慎。若非张儁乂还有一众魏将,心起轻视之心,绝不会贸然出战,大有死守之心。以此看来,若亮所料无误,老贼必是教张儁乂在此抵住我军,另一面却早已从平阿出军望吴县杀去。”

    陆逊闻言,面色大变,心头连跳,急与诸葛亮说道。

    “如若这般,吴县危在旦夕。只恐就凭朱义封那三千精锐,难以扭转局势!!”

    诸葛亮听了,却是淡然一笑,不慌不忙,从容笃定而道。

    “右将军稍安勿躁。老贼以为我等皆被挡于东福,未曾留意后方。朱将军乃机警之人,但见时机,必会盛势而发,亮却以为,三千兵众足以力挽狂澜,使得老贼措之不及,自乱阵脚。而吴王雄才大略,吴县之中更有鲁子敬、顾元叹等智谋之士,但见老贼军乱,势必会趁乱出军,如此一来,老贼大军溃散,兵马虽众,反而更难以整军,一旦势乱,则一发不可收拾也!!”

    诸葛亮双眼炯炯发光,光亮照人,陆逊听了,心头连连抖动,长叹一声,无比钦佩地拜礼而道。

    “先生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之妙,逊实不如也!!若是此番东吴危势得解,逊定当与吴王如实禀报,以报先生恩德。”

    诸葛亮微微一笑,轻言说道。

    “东吴与蜀汉早已结下秦晋之好,相互扶持,乃是应当之事。亮不敢居功,只望到时吴王能给予一安身之所,与我等蜀汉之人重整旗鼓,待他日东山再起,复夺失地!!”

    陆逊闻言,对于诸葛亮的忠义,尤为倾服,不过暗中却又是大感惋惜。两人商议一阵,诸葛亮教陆逊继续做强攻急切之态,让张儁乂等人心有松懈,为朱然那部精兵以作掩护。陆逊听是有理,便是依从。

    随后数日,陆逊连日发兵攻取,张颌引军把守城门相抵。两军声势虽大,但正面交锋却是极少,死伤亦是不多。张颌以为陆逊、诸葛亮无破城之法,心里松懈。一日,吴兵又是虎头蛇尾地撤去。司马懿见了,却是毫无喜色,反之一脸的异色、疑惑。张颌见了,心头一紧,遂向司马懿问道。

    “司马主薄,可是心有疑虑!?”

    司马懿听张颌问起,重重颔首,手扶胡须,凝声而道。

    “我见这多日,吴贼空有声势,却又屡屡与我军在城下交锋一阵,便立马撤去。贼军如此诡谲,实在反常。”

    陈泰在旁听到,神色一沉,忽然说道。

    “依末将之见,此贼军并无破城妙法,却又恐强攻硬取,将大折兵马,故而如此。”

    司马懿听了,眼角一抽,摇首便道。

    “若有贼军仅有陆伯言一人,玄伯此言,大有可能。但玄伯别忘了,贼军还有诸葛孔明此人坐镇。诸葛孔明才智之高,非我辈能料!!”

    张颌听言,眉头一皱,沉声而道。

    “莫非诸葛孔明,暗中藏拙,却是另有图谋?”

    “绝非如此。依时下局势,诸葛孔明等残蜀遗臣,与东吴同舟共济,唇亡齿寒。而蜀汉与我大魏素来仇深似海。若是东吴被我大魏所吞。诸葛孔明唯有投我大魏,方能以保得其主刘禅无患。但诸葛孔明一生以光复汉室为己任,宁死亦不会投于我大魏!”

    司马懿眼光灿然,说得煞有其事,似乎对诸葛亮极为了解。张颌听了,眉头皱得更紧,一时不知诸葛亮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陈泰神色一震,张口说道。

    “两位明公不必多虑。时下我等只需保得东福无失,便可完成陛下的令旨。贼军若何,何须多去费心!?”

    司马懿闻言,眉头一皱,微微摇首,这陈泰还是入世未深,不知兵法之诡。这时,张颌面色一沉,眼光凌厉与陈泰谓道。

    “玄伯此言差矣。两军对阵,当需知其谋,方可制胜克敌!!诸葛孔明乃百里之才,才谋百出。所谓事出反常必有诈也。贼军多日虚张声势,暗中必有谋略。陛下之令,虽只教我等把守东福,但其中所意,乃是要我等抵御陆伯言的大军,使得陛下无后顾之忧,能倾势攻打吴县,一举平定伐吴之战!!玄伯如此松懈,势必酿成大错!!”

    陈泰一听,顿时心头一揪,方知其中利害,连忙拱手告罪。张颌摆了摆手,遂向司马懿望去。司马懿眼眸眯缩,两人目光对视,似乎都有相同的忧虑。司马懿神色一凝,问道。

    “将军是否怀疑贼军暗中已调拨兵马,往吴县救援去了?”

    司马懿此言一出,更是应证了张颌心中的所虑。张颌重重颔首,与司马懿谓道。

    “司马主薄所言,正合我之心事。”

    张颌话未已,一旁的陈泰便急急说道。

    “可是,贼军若取近路,通往吴县,必要先过平阿,如此一来,东福乃是必经之处。贼子如何能凭添双翼,从而跃之?!”

    司马懿闻言,冷然一笑,与陈泰谓道。

    “世上绝无必然之事。贼军深熟吴郡地势,或有暗道、捷径,从而进之,万不可掉以轻心!!而依我所见,贼军连日虚张声势,所意乃在吸引我军注意。因此若我所料无误,十有七、八应是如此。”

    张颌听言,眉头皱得更紧,带着几分急躁向司马懿问道。

    “那依司马主薄之见,我当若何!?”

    司马懿抖数jingshén,脑念电转,疾言厉色而道。

    “我军不熟地势,若要贸然寻索,必定多耗时日。依我之见,将军当一面派人日夜兼程,通报陛下,教陛下早作准备。陆伯言大部人马皆在此处,调拨而去的兵马,必不会多。只要陛下能早料此事,有所提备,诸葛孔明之计,便将功亏一篑!!同时,我军却又将计就计,与陆伯言的大军在此纠缠,松懈其心!!”

    张颌闻言,眼中连射jing光,颔首应道。

    “司马主薄所言极是!!我这就立马速去调拨!!”

    张颌说罢,陈泰神色一震,主动请缨。张颌见了,想陈泰虽少经战事,但才思敏捷,能够随机应变,更有急智,便教陈泰立马收拾行装,待夜里初更立即出发。这时,司马懿忽然心头一抖,疾声叫住准备离去的陈泰。

    “玄伯且慢!!诸葛孔明素来料算如神,必会有所防备。你若要去,可分两部兵马而去,教一部先行,看其动静。若果中了贼军埋伏,你大可趁乱而去!!”

    陈泰猛地叫住脚步,便听得司马懿在后如此喊道。陈泰不禁脸露疑色,暗道司马懿过于多虑,杞人忧天。

    不过张颌却是脸色一紧,煞有其事地颔首向陈泰吩咐道。

    “若非司马主薄及时提醒,我几乎误了大事。玄伯,你便依司马主薄之言行事,此中事关重大,若成矣,可保城内二万将士性命无忧,若有错失,我等皆性命堪忧!!万万不得有误!!我予虎符与你,你可随意调拨军中精锐,务必要将此事,早日告之陛下,切勿有误!!”

    陈泰听张颌如此慎重吩咐,脸色连变,不敢再有丝毫松懈之心,拱手应诺,从速速离去。比及黄昏时候,陈泰调拨已定,征召了一千精锐,其中大多都是百人将以上的将校。渐渐地,夜色降临,陈泰速速吩咐,随即一员名叫高平的都尉引数百精锐先出城外,望平阿方向速进。陈泰则引剩余兵马,徐徐随于其后,到一处芦苇丛内隐蔽,静观动静。

    却说高平引着数百轻骑,一路径直而去,刚转到一处路口,忽然间响起一阵阵弓弩震响。高平大惊失色,急眼望去,只见前方山坡处,一片片箭潮,当头射落下来。高平急舞起手中大刀拨打,疾声大喝,有埋伏。高平麾下将士纷纷反应过来,各提兵器抵挡。不少人坐下战马被射中,顿时纷纷摔落马下,响起一阵阵惨厉的叫声。忽然间,山坡之上,一员手提大刀的吴将赫然杀落。高平眼疾,很快便认出那将正是全琮,顿时吓得魂魄惊飞,勒马就逃。

    原来诸葛亮多日前教陆逊在东福城外方圆七、八里,布于暗哨,但见东福城内有何动静,立刻报于早就在暗中在山下某两处屯兵的全琮、李福。而就在不久前,斥候发觉高平那部兵马正往平阿方向而去,急忙回报于全琮。全琮听闻立即引兵前去埋伏截杀,又依陆逊早前吩咐,派人通报另一处的李福,教他早作准备。

    却说此下全琮纵马从山坡上冲突而下,如有天崩地裂之势。高平见全琮势如骑虎,吓得勒马就逃。全琮驰马飙飞,猛地赶了过来,手起刀落,望高平后脑勺就砍。寒光一闪,一颗头颅冲天飞起,高平连惨呼都来不及,被便全琮一刀砍死。头颅坠地,血液迸飞,四周的魏兵见了,无不变色,纷纷各勒马匹奔散而去。全琮面色狰狞,把刀一招,遂引兵马掩杀。

    而就在不远处东面的一处芦苇丛内,陈泰听得一阵阵狂烈的喊杀声中,夹带着无数凄厉的惨叫声,顿时脸色连变,方才知自己乃井底之蛙,对司马懿极是倾服,暗暗庆幸若是并非司马懿早有料算,此下他定已遭到了埋伏。陈泰却并非畏惧落于险地,而是唯恐难以完成使命,受万夫所指,祸延三族!!陈泰jingshén一震,眼光烁烁,立马引兵趁乱绕路而去。而另一边,全琮只顾着追杀高平麾下部署,却也不知暗中有一部兵马正趁乱望平阿而去。

    陈泰一路小心谨慎,却又不敢有所怠慢,心惊胆跳,浑身神经紧绷。且说另一部屯于附近的吴兵,其统将李福,乃山贼出身,颇有武艺,于会稽蛇盘山上占山为王,后来被孙权派兵征讨。李福知非东吴军敌手,便率众投降,时在陆逊麾下任牙门将之职。
  http://pns-pc.com/txt/10476/2705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