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七百四十九章 可挡曹操之人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七百四十九章 可挡曹操之人_书趣阁_笔趣阁

    杨修引张松而来。*/*曹cāo哈哈一笑,手指五万虎卫而道。

    “张子乔,你在川中曾见此等虎狼之师否?”

    张松收敛几分脸sè,凝声而道。

    “某在蜀中不曾见此兵革雄壮,丞相军威无穷,某实乃敬畏。但我家主公,治军却以仁义,兵士感其德,皆愿以牺牲奋战,无论如何jing锐虎师,亦敢与之一战!”

    曹cāo闻言变sè,那双jing光无限的细目一眯,喜怒不知,瞰视着张松。张松全无惧意,坦荡对视。杨修频以眼sè暗示张松。张松却视若无睹,仍旧如此。曹cāo嘴角微翘,大手一摆,全身发出一股令人信服敬畏的气势,字字铮铮地喝起。

    “我视天下鼠辈犹草芥耳。凡我大军所到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取,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张子乔你可知之乎?!!!”

    曹cāo此言一出,杨修顿时sè变,以为曹cāo因怒yu要重罚张松,暗道不好。张松却是心中一定,暗道时机终于到了。

    张松双手一拱,作揖一拜,即凝声说道。

    “这又未必!如松所知,天下有一人兵马,可挡丞相大军!”

    曹cāo一听,双目眯得更紧,那目光锋利得如同能刺破天地。

    “何人!?”

    “冠军侯文不凡,整军严明,其军雄威骁勇。自其举事起,战黄巾剿董卓,平并州杀羌胡,除逆臣李催,诛杀将王吕奉先,西凉韩遂、马腾皆折于其手。此人百战百胜,麾下有关、赵张、庞之猛,冲锋陷阵攻无不破,统兵布阵,又有徐、高等将。善战部署,黑风骑、陷阵营、jing盾营皆是一以当十的jing锐兵马。此人兵马,可挡丞相大军!”

    张松疾言厉sè,嘴快如电,速速而道。曹cāo听得连连sè变,胸口起伏不停,四周曹将夏侯兄弟、于禁、乐进、李典个个都是满脸怒sè,yu要喝斥张松。

    就在此时,曹cāo却又脸sè一变,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张子乔此一席言,如当头棒喝,若非你言,本丞相还以为我兵马无敌,若以此心态,ri后对上文不凡的兵马,岂有不败之理!!!”

    夏侯惇闻言,立即忿言而喝。

    “丞相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要丞相下令,予我五万兵马,足可踏破西北之地,直捣黄龙,令那文不凡予丞相俯首称臣!”

    “末将等亦愿随军出战,破其军锋,以震丞相雄威!!”

    夏侯惇一言喝毕,夏侯渊、于禁、乐进、李典纷纷拱手单膝跪下,齐声喝道。

    曹cāo灿然而笑,一摆手,平淡地说道。

    “哎!你等休得逞一时气!文不凡兵马确实厉害,本丞相常有忌惮之心,经这张子乔一番提醒。若是我军与彼对战,胜算不过五五之间。”

    曹cāo极少会说如此丧气之言,诸将一听,纷纷sè变,一时间未有反应。曹cāo随即转身望向张松,凝声问道。

    “张子乔你之来意,本丞相早已猜到七八。我且先问你,当下东川战事如何?难不成文不凡已将那妖道张公祺杀得毫无反手之力,不得不放下与刘季玉之恨,发书求救西川?”

    曹cāo只是猜得十中五六,他以为文翰的讨伐大军,势不可挡,杀得张鲁节节败退,求救西川。刘季玉唯恐东川落于文翰之手,唇亡齿寒,故而派张松来请曹cāo出面,以朝廷之令召回文翰的兵马,下令休战。

    张松脸sè一沉,曹cāo一见顿时眉头皱起,心有一丝不祥预感。

    “在一月前,张公祺连连兵败,退至锦竹。我主发兵去救,却能以回天,张公祺已被文不凡麾下大将赵子龙击杀。东川半壁之地,已落于文不凡手下。我主恐其势大,威胁朝廷,正出兵抵抗,坚守东川剩余之地!

    丞相,文不凡已占西北,坐拥并、雍、凉三州兼河东之地,早前听闻丞相又让予河间一郡。若是再让文不凡得之整个东川,其势之大,恐怕就连丞相亦难相抗!”

    曹cāo一听,顿时脸sè黑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心中暗付。

    “这文不凡进军竟有如此神速!!!”

    原本曹cāo以为,文翰近年在西北各地连番大战,其军大部人马皆在歇息休养期间,征伐东川最多调用三万兵马。而张公祺在汉中深得民心,且其足有五万兵马可用,加之东川地势险峻,张公祺占有地利,据城而守。纵使文翰有天大的能耐,要击败张公祺,起码亦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点]但曹cāo万万没想到,文翰竟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将张公祺诛杀,而且还占据了东川半壁之地,若非刘季玉出兵抵挡,恐怕此时整个东川已落入文翰的囊中!

    曹cāo随后又想,他yu要挥兵江南之事,非但未有些许进展,先前不久曹仁更败于刘备手中,损兵折将,事态甚是不妙。

    想到此,曹cāo不由心烦意乱,脸上神sè复杂。而不但曹cāo如此,就连夏侯兄弟等将,个个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张松见众人知其厉害,心中微定,暗道此番他的使命,大多可以完成。

    “刘季玉遣你到此,意yu何为?”

    曹cāo强震惊意,凝神又问。

    “当下逆贼张公祺已死,还望丞相下令让文不凡的兵马撤出东川,还以东川太平。我主对朝廷忠心耿耿,愿守东川,抵挡野心之辈,阻其势力扩展!”

    张松作揖一拜,曹cāo闻言,并无立即回复,沉吟一阵。少顷,曹cāo张口又道。

    “兹事体大,不可轻率。容本丞相思虑几ri,再予你答复。”

    张松亦不敢造次,遂作礼告退辞去。张松离开不久,曹cāo脸sè诡异,口中喃喃,望着下方的五万虎卫军一时失了神。

    到了夜里,曹cāo于张松之事,聚麾下谋臣于府中商议。曹cāo将前事具告众人。

    “文不凡竟能如此之快,诛杀张公祺。这其中必有高人为其出谋画策,我听闻戏志才正守于河东,那新崛起的李忠文则在凉州。不知文不凡又得哪方俊杰来投?”

    荀攸一听,遂起身执礼禀报。

    “某先前听闻,袁本初昔ri旧臣田元皓,投于此人麾下。之前又从凉州细作回报得知,成公英亦降于此人麾下。田元皓、成公英皆有济世之才,经天纬地之能,此番文不凡征战东川,多数是带了此二人同去。”

    曹cāo细目刹地一眯,只道了两声可惜。

    就在此时,席下荀彧,出席起身,作揖拜毕,又是说道。

    “主公,文不凡势大难挡,若得东川,休养一年半载,其大部兵马养jing蓄锐,必图谋西川。蜀地虽不乏俊杰之士,但刘季玉却昏庸懦弱,只怕难抵文不凡的大军。三年之内,西川必落于文不凡之手,若西川再入此人手中。此人所据之势,足可立帝成王!!于此,东川绝不可落于此人之手,否则后患无穷!”

    荀彧说明其中利害,他话音一落,程昱亦起身施礼而道。

    “竟然那刘季玉愿替主公阻挡文不凡,不若就依其意,让他据守东川。那刘季玉虽是无能,但其麾下大将张姑义,统兵有道,用兵如神,极善于行兵打战,乃一不可多得帅才。只可惜落于刘季玉麾下,以致其才黯淡。”

    “张姑义?我曾闻此人与赵子龙、张子雄同出一师,乃那蓬莱枪神童渊座下徒儿。所谓名师出高徒,赵子龙浑身是胆,悍勇无敌,世间少有人是其对手,至于那张子雄亦是不俗,武艺超凡,且行兵打战,布阵列兵样样jing通。以此可见,那张姑义绝不是泛泛之辈。”

    曹cāo凝了凝sè,吟声而道。杨修听言,忙出席而告。

    “某曾从张子乔口中听闻,在东川之战,张姑义曾战败文翰麾下大将张、庞二人。后来在锦竹战役,若非张公祺忽然变卦加害于他,张姑义亦不至于败走锦竹。”

    “哦?竟有此事。看来这张姑义果真是一员帅才呐!”

    曹cāo脸sè一变,细目中连起惊sè,便是叹道。

    “主公,有张姑义坐镇东川,文不凡在其大部兵马未有休养完毕,绝不敢轻犯东川。如此一来,主公亦可趁此时间,挥兵荆州,早ri将荆州平定,亦好定下攻取江东孙氏之事。只要攻克荆州,再剿灭孙氏。主公安定大局,便可全心全意准备与文不凡之战,尽快平定天下,还以天下百姓安居乐业!”

    荀彧神sè凝重,遂又谏道。此时在一侧的审配,皱着眉头,起身接话说道。

    “文不凡此时已占东川半壁之地,要其撤军,岂会那般容易。若是主公一味逼紧,只会反得其所。更何况,郭祭酒当下尚在河间治病,若是惹怒了文不凡,曹、文两家撕破脸皮,郭祭酒必遭牵连。”

    曹cāo一听,顿时脸sè一紧,颔首而道。

    “正南所言是理。不知你又有何计教我?”

    “文不凡与张姑义正于东川安汉陷入僵局。两军久战,兵士皆是疲惫,皆望能以休战。依我之见,主公何不下令,让两方以安汉为界平分东川。对于两方来说,并无大害,到时主公只要多赏文不凡麾下将士,以作表彰安抚便是了。”

    “嗯。正南所言正合我之心意。诸位可有异议?”

    “我等皆无异议!”

    曹cāo听言,凝重的神sè稍稍褪去。随后众谋臣亦纷纷附和。曹cāo抉择一定,议席便是散去。次ri,曹cāo召张松来见,告之其议定之事,张松亦无异议。曹cāo遂入宫觐见汉献帝,让其颁令休战文书。汉献帝被曹cāocāo控在手,岂敢反抗,当即文书拟定,按下奏章,发与曹cāo。

    曹cāo遂令刘晔为使者与张松一同赶往东川。刘晔领命,收拾行装,和张松连夜出城,星夜赶路,直望东川而去。

    而就在刘晔离开不久,曹cāo又召来麾下一众谋臣,商议南下之事。文翰势力扩展之快,令曹cāo不觉有几分紧迫之感。

    “惜乎贤士归于刘备!羽翼成矣!新野乃荆州门户,要取荆州,必要先除刘备,诸位可有计策?”

    曹cāo话音刚落,程昱便露笑而起,原来程昱与徐庶相熟,遂告之曹cāo其名字、事迹。曹cāo一听徐庶少时为友报仇,忠肝义胆,又是喜了几分,便是又向程昱问道。

    “徐元直之才,比君何如?”

    程昱双眼烁烁,字字铮铮而道。

    “此人十倍于昱!!!”

    曹cāo听言又是一惊,程昱为人严明从不打诳语,他对徐庶如此重视,徐庶必有惊天之才。曹cāo听罢,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这徐庶如此了得,辅佐于刘备麾下,刘备如虎生双翼,更为恐怖。

    “刘玄德沛郡小辈,妄称皇叔,全无信义,所谓外君子而内小人者也。徐元直,乃天下奇才也。今在新野,受人蛊惑,助逆臣刘备,背叛朝廷,挡我义师之路,正犹美玉落于汙泥之中,诚为可惜呐!”

    曹cāo反言一叹,眉宇间,不觉流露浓浓地忧虑之sè。

    程昱似乎看出曹cāo忧虑,笑声而道。

    “徐庶虽在刘备麾下,但丞相要用,召来不难。”

    “如何得此人来归?!”

    曹cāo细目一瞪,脸起狂喜之sè,速速问道。程昱回言。

    “徐庶为人至孝。幼丧其父,止有老母在堂。由其弟徐康一直侍养。丞相可给予徐康一官半职,使人命徐康赶来洛阳,令徐康劝其老母作书召徐庶归来,徐庶必至矣!”

    “哈哈哈!!此计甚妙,好!就依仲德之言!”
  http://pns-pc.com/txt/10476/27053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