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六百四十八章 阎罗不收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六百四十八章 阎罗不收_书趣阁_笔趣阁

    霎时间,滔滔火海再次涌现,东门至城门处到城外一里之内,尽是熊熊烈火。东门守军见这方法当真效果如此斐然,皆是欢天喜地地大呼起来。于此同时,南西两方亦是暴起了巨大的火光,安邑城外四面城墙外皆是火焰张天,那十万豆兵在漫天火海之内,迅速燃为灰烬。

    大约半柱香后,除了先前冲进东门的数千黄色人形怪物外,其余的尽数毁于火海之内。而东门的守将,见城下大局已定,立即派大半兵士去紧追冲进城内的那数千黄色人形怪物。

    此时,时间又过去了三个时辰,距离七星宝灯术成,仅剩二个时辰。

    数千黄色人形怪物冲入安邑城后,并无冲入城内房舍商铺,qiang劫金银杀害百姓,而是一路往城内法坛的方向急冲而去。

    一段段急促的脚步声不断传来,徐晃神色一凝,连忙命令兵士待战而备。而又因为早前左慈在空探到,城外火光张天,那些刀枪不入的豆兵,在火焰之下纷纷化为灰烬。得知豆兵的弱点后,左慈立马告知徐晃。

    因而于此同时,两队弓弩手早点燃箭矢,瞄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黄色人形怪物的身影渐渐显现,徐晃虎目一瞪,紧紧盯着这些黄色人形怪物不断地接近,待仅有数百米左右的距离时,徐晃厉声一吼。

    “射!!!”

    顿时在左右两翼的上千弓弩手,立即发射弓中箭矢,往冲来的数千黄色人形怪物射去。一根根火箭射在前面一排的黄色人形怪物身上,即时火焰燃起,不过因为时间仓促,徐晃并无准备油水,因而火势蔓延并不算快。

    前头冒起火的黄色人形怪物,仍在迅速冲来,徐晃令声又起,在阵中前头的两队刀盾手立即助阵冲出,抵住黄色人形怪物的冲锋。同时间,左右两翼的弓弩手不断地发出火箭,点燃一片片黄色人形怪物的人潮。

    两军正战间,一个黄色人形怪物刹地飞起,一阵诡异的狂风卷来,狂风过后,那黄色人形怪物竟变作了一个活生生的活人。只见那人眉宇威严,双目锐光如能破天裂地,发丝多有斑白,只看面貌,约有四旬之纪。

    此人一现,左慈立即暴飞而起,字字如同钟响般浑厚,聚声威喝。

    “司!!马!!徽!!!”

    此人正是千方百计,欲要阻止七星宝灯术成之人,司马徽。司马徽不理左慈,眼目阴历,直望向法坛上的七盏宝灯。

    “呼风之术!!!”

    司马徽大手一挥,顿时一阵黑色飓风顿现,袭向七盏宝灯中最大的那盏天枢灯。

    左慈目光如聚雷光,口中咒语速念,抬手一挥。

    “呼风之术!!!”

    一阵黑风飓风随左慈手挥而起,电光火石之间,与司马徽发来的那道黑风飓风剧烈相撞。

    唰~!!!!

    霎时间,两道飓风相撞处,无数狂风飞弹,其中两道正好击中第六盏灯‘开阳’和第七盏灯‘摇光’。两灯焰火十分脆弱,瞬间就狂风被吹灭。

    七星宝灯熄灭两盏,原本的七彩光焰,顿时少了两彩,变为五彩。徐晃见状吓出一身冷汗,虎目死死地盯着高空中的司马徽,随即令身边数十个弓弩手,往司马徽发箭射去。

    司马徽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刹地避过,然后猛地加速,往主灯天枢倏然飞去。

    “唤雨之术!!!”

    司马徽咒令一起,霎时间,高空处乌云飞聚而来,倾盆大雨一骤而落。数以万计的雨滴,如同细针般锋利,覆涌而来。

    左慈脸色剧变,暗惊这司马徽竟然还存有如此之多的术力,连施大道天术。可左慈又哪知,此时司马徽以燃烧寿元为代价,换来的术力恢复!

    “斗转乾坤!!”

    左慈迸发术力,双手一上一下,轰天一推,一个巨大的阴阳咒符骤现,漫天暴雨立即诡异地往东西横向而去。

    司马徽呲牙咧嘴,满目狰狞,趁左慈正在施术之时,冲飞而去,左慈见状立马一边施术,一边截住司马徽。左慈一手施术,一手拍掌与司马徽便战便退,司马徽趁乱,又连灭第四盏灯‘天权’和第五盏灯‘天衡’。

    天空暴雨尽退,左慈立即收术,拼力与司马徽大战。司马徽忽地退后,术力又是涌起,左慈眼目大瞪,终于发现司马徽为何有如此之多术力。

    “司马徽,你竟然在燃烧寿元!!!”

    司马徽此时眼中好似只剩下那盏天枢宝灯,术力聚毕,立即大吼道。

    “地裂之术!!!”

    轰轰轰轰!!!!

    法坛地表猝然大震,剩余的三盏宝灯不断在颤,左慈大惊失色,此时他已来不及施术阻止。不久后,法坛轰地裂开,第二盏灯‘天旋’和第三盏灯‘天玑’坠落裂痕之内。眼见裂痕快要扩至天枢宝灯处。

    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如同天神怒喝的声音暴起。

    “覆收之术!!!”

    咒令刚落,法坛上那条巨大的裂痕顿时停止扩张,而且一阵后还极其诡异地收拢起来。裂痕缓缓收起,法坛如同破镜重圆一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司马徽大吸了一口凉气,眼中忽暴起无尽的不甘和恨意,望向天空一处,只见一老道,披头散发,身披鹤氅,手携藜杖,立于空中。

    “于吉!!!你怎么可能在此!!!八阵图阵法深奥如海,杀机无穷,神仙难破!你怎么可能逃出八阵图!!!难道黄承彦当真也背叛我!!!”

    司马徽状若疯狗,咬牙彻齿地扯声嘶吼。于吉冷冷地瞰视着司马徽,眼中尽是藐视,好似不屑于回他之话,双手一动,术力狂涌而出。

    “天崩之术!!!”

    于吉咒令一出,司马徽吓得面容剧变,立马窜飞而去。只见于吉手动所向,那处空间好似猝然爆开,一个黑色的漩涡轰然而现,似乎能吞尽天下万物。

    “呼风之术!!!”

    司马徽刚是避过,惊魂未定,左慈又是施术来袭,黑风飓风汹涌袭来。司马徽避之不及,被黑色飓风卷飞而去。于吉暴飞而去,紧随在后,术力又起,凌然咆哮。

    “苍天之手!!!”

    于吉手掌大张,手举向空,然后朝着司马徽的方向,轰然一推。顿时天上乌云狂聚而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手掌如有盘山般巨大,往着司马徽迅飞而去。

    在场的文军兵士看得目瞪口呆,皆是一脸不可置信,不可思议的呆滞表情。还好场中那些黄色人型怪物,因为司马徽受到重创,而手脚动作变得巨慢无比,大可以看做是静止一般。

    轰~~~!!!!

    电光火之间,巨大的云掌追上被黑色飓风卷飞的司马徽,司马徽只觉自己被一座巨山撞击,全身筋骨仿佛瞬间粉碎,失声凄厉惨叫。

    “哇!!!!”

    云掌将司马徽直打飞出安邑城外,左慈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猝然显身。只见在他头顶上,雷光飞转,上万道雷霆滚滚在荡。

    “雷霆万钧!!!!”

    左慈眼射神光,巍然喝出咒令,苍穹上万道雷霆,齐齐飙飞,先是数百道雷霆劈落在司马徽身上,司马徽撕心裂肺痛声惨叫,紧接着又是数百道雷霆劈至,连连如此,近有三十多轮,雷劈之声,震荡天地,吓得正座安邑场内的军民皆是心惊肉跳,灵魂不定。

    术后,天空中尚有数百道余雷在飞走。司马徽衣裳破烂,仅有几条烂布缠身,以往那满头发丝不见,浑身皮开肉烂,还能看见几处碎裂的筋骨。

    就在此时,陡然间。一道红色光柱,冲天而起,直至冲破苍穹。左慈见红光一现,顿时喜色狂涌,朗声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时间已到,主灯天枢已照天而去,七星宝灯续命之术,圆满术成!”

    左慈笑罢,竟不顾司马徽这个狠辣如蛇的敌人,急往法坛冲飞而去。到左慈赶至时,见于吉正施地裂之术,召回‘天旋’和‘天玑’两盏宝灯。

    ‘天旋’和‘天玑’忽然再次燃起,发出橙、黄两道光柱,以往直照苍穹,紧接着,‘天权’、‘玉衡’、‘开阳’和‘瑶光’,亦纷纷重燃灯火,发出绿、青、蓝、紫四色光柱照向苍穹。

    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齐聚,七彩之光之遍天地,缓缓地七色光柱集拢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七彩光柱,往法坛下的戏隆坠落而去。

    七彩光柱璀璨无比,根本让人无法睁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七彩光柱缓缓散开,光芒尽褪。在场之人得以再睁开眼睛时,皆见到一人立身而站。

    飘逸的青丝随风飘起,双目如艳阳般亮丽,那抹标志性的戏谑笑容,仿佛世间一切在他面前不过都是一场游戏。

    桀骜不驯,但又智慧无穷,此人如有神智之能,游戏人间。

    “呵呵,诸位许久未见。阎罗王言戏某使命未成,阴间不收留戏某,因此戏某不得不又回到这乱世之中。”

    充满玩味的笑声,在在场众人的耳畔响起。徐晃、周珑还有一众将士皆是激动无比,喜色齐齐大呼道。

    “军师!!!”

    “军师!!!”

    “军师!!!”

    左慈和于吉相视一笑,看来这两个道术超凡的世外高人,亦对戏隆深佩不已,能将生死看做游戏,在这世上大概也仅有戏隆一人。

    猝然间,一股滂湃的杀意涌来。左慈、于吉脸色同时一变,急急交流眼色后,蓦然朝城外某个方向一同飞去。

    “于兄,看来那司马徽仍旧不肯罢手啊。”

    “哼!冥顽不灵!他竟然又再燃烧寿元,强复术力。看来他要拼尽生机,将戏志才置之死地!”

    “此番为了令戏志才得以续命延寿,我等道者连番施以大道天术,日后种种异象传遍天下,必然令天下各处人心惶惶。

    此时天下已是大乱。于兄,我等道者若再添乱,必然大乱难收,后果不堪设想!

    南华道友在十几年前已飞仙而去,我等…也该是时候离开了。”

    “左兄所言有理。不过在这之前,我等先将司马徽这丧心病狂之人收拾,为天下除去一大害!”

    左慈和于吉隔空传音,两人似乎在许久之前,就有着某个约定,而时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而似乎,他们将司马徽收拾之后,就会离开人世一般。
  http://pns-pc.com/txt/10476/27052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