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四百六十九章 一个头颅的价值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四百六十九章 一个头颅的价值_书趣阁_笔趣阁

    “谁敢动!!!老夫立刻杀了他!今日老夫就在这里守着,你们想要厮杀,那就先把老夫杀了!!!”

    须臾,朱儁忽然爆发,策马抬枪绕圈而飞,枪刃飞扫,将前头的曹军和吕军尽数逼退。-<  >-(

    “曹司马呐!!!以大局为重呐!!!”

    杨彪满是哀求之色,几乎想要向曹操跪下,曹操闭着眼睛,而此时一直默不发言地文翰,却是忽然转变了态度。

    “孟德,竟然杨公、朱公苦苦相求,而当下长安这里,确实不能大动干戈,我等不如就卖他们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

    在说话间,文翰走近曹操,又在他耳边低声道。

    “孟德,戏份做到这里便可。吕布刚才已被你逼得狗急跳墙,说出了大逆不道之言,只要此事传出,以他以往累积的恶名,这天下已无处能容得下他!更何况,他错信奸人,误会了陈宫,陈宫虽是忠烈,但两人从此必有耿隙。如此,吕奉先再难对我等构成威胁。”

    曹操睁开了眼,有些惊异地望了一眼文翰,好像没料到文翰竟能看出他刚才都在做戏。不过,曹操很快就将惊异收敛,然后又改脸色,气愤无奈甩手喝道。

    “罢了罢了,竟然文冠军亦饶过了吕奉先,再加之杨公、朱公求情,若我不答应,岂不成了心胸狭窄,不分大局的小人!夏侯惇,领兵士散开,让吕奉先带人离开!”

    曹操一声令下,曹军历来法令严谨,令出立行,只见宛如海潮般的曹军,迅速地散了开来,让出一条廓然的大道。

    “曹司马、文冠军心胸阔达,深明大义!老夫佩服!!”

    杨彪见此,顿时脸色大喜,拱手对曹操、文翰就是一拜。可怜杨彪身为一朝太傅,却因汉室落寞,虽身居高位,却无实权大势,以致一有乱事发生,只能凭着一张老脸和三寸不烂之舌去挽救局势,对人点头哈腰,哪有半分太傅的姿态。

    文翰连忙扶起杨彪,昔日他受过杨彪不少恩惠,见到他此时的摸样,顿感几分凄凉。其实杨彪若是愿意过来辅佐自己,文翰自可给予他实权,但杨彪对汉室一片愚忠,若是文翰提出,只会遭他忿然怒斥。

    “哼!”

    吕布冷哼一声,好似他今日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临走前充满杀意地瞟了曹操一眼,曹操在他心目中必杀名单的位置,刹时升到了头位。

    “曹孟德,你休得嚣张,总有一日,我必会取你狗头!!”

    吕布一甩马鞭,引着一众将领兵士往曹军让开的大道飞驰而过。至于张辽和陈宫则是最后撤离,这两人脸色都是极为难看,经过今日之事,只怕吕布的恶名将会到了一个令天下人都为之唾骂的地步。{书友上传更新}张辽和陈宫皆是当世英才杰士,自然希望自己的追随者能是受人尊崇的雄主,但当下的事实却是残酷的,不断地冲击他们的心智。让他们感觉无比的无奈、疲倦。

    张辽冷漠着脸色,默默地等着前头的兵马撤退,而此时他发觉到,文翰的目光一直在投向他,这让张辽心神为之一颤,张辽强压心头某些意念,忽然发觉到,旁边的陈宫神色复杂地与曹操对望。

    过了一阵后,陈宫向曹操拱手告别,向张辽道。

    “张将军,我们走吧。”

    张辽微微颔首,与陈宫带着吕军最后一支兵马离开了现场。曹操有些失望、唏嘘地望着陈宫的身影,喃喃道。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陈公台,你明知吕奉先非是明主,却仍死守在他身旁。你,实在太过迂腐了。”

    待吕布的兵马尽退不久,曹操和文翰亦各自令夏侯惇、徐晃将兵马领回城内营寨。于此,一阵嘈杂凌乱的脚步声再次响过过,长安城重新恢复平静,那场莫名起来的大雨亦在半个时辰愕然停止。

    一夜过去,次日拂晓,烈烈朝阳,带来了新的光明。风暴过去后的,长安城的上空,晴空万里。

    在郭汜旧府,文翰闻鸡起舞,在府中院子,先是耍了三遍五禽戏,出了一身汗水后,便开始做着太极的招式。赵云亦有做早操的习惯,在院中遇到了文翰,文翰将他唤来,又再次将太极的招式,示范给赵云。先前,文翰已将太极的套路传授过给赵云,赵云天资虽高,但太极博大精深,非是一时半会就能学全。

    “子龙,上回你说还能记住一半的招式,现在你又练了半月,可是将招式一一记全?”

    赵云拂手收招,闭着眼眸,在脑海中想要将刚才的套路一一显出,可是想了许久,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记全,反而将那一半都忘尽了。不过,奇妙的是,赵云感觉到太极的招式好似已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主公恕罪,子龙愚笨,白费了主公一番苦心,这太极的招式,好似已尽数忘记。”

    “呵呵,好好好。如此,子龙已将太极学成。太极博大精深,每招招式中,皆有融合汇通之意,若你能好好感悟,将太极的精妙融入你的枪法之内,必能有不少提升。”

    文翰甚是欣慰地呵呵一笑,就似一个大家长般,赵云略有所悟,当文翰提出将太极融入他的枪法时,剑目刹地一亮,脸上满是激动、兴奋。

    “云谢过主公指点之恩!!”

    赵云的武艺层次已是极高,想要再去突破,除非好似关羽那般遭过生死历练,或许才有可能。当然,若是能学会精妙绝伦的武艺,亦能够提升。太极能够在后世长盛不衰,足可见其不凡,赵云能够学通,假以时日,将招式融贯,其枪法必能更是一层。

    文翰笑盈盈微微颔首,正想再指点一些有关太极的细节,在当世之中,文翰可谓是太极的创始人,领悟太极的层次,经过十几年的日夜勤练,已达到了后世不少太极大家的层次。文翰厚积薄发,或许有朝一日,能够突破一流武将的横列,领悟出属于自己的相势杀招,步入顶级武将的领域。

    “三哥!!三哥!!!”

    忽然,府内走廊上传来徐晃的吆喝声,徐晃来到后院,正见文翰在指点赵云,连忙奔来报道。

    “三哥,据二哥传来的情报,李催的兵马,在昨夜趁着大雨,尽数皆退走了!!”

    “什么!?李催撤军了!?”

    文翰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他似乎想通了,当下长安城内有重兵把守,而城外又有他和曹操的兵马据寨接应,两方成掎角之势。李催想要攻破长安城已是绝无可能。不过,令文翰有些惊异的是,李催竟然甘愿放弃汉献帝。或许他的撤军,内里暗藏杀机。

    文翰沉吟思绪一阵后,便向徐晃安排道。

    “四弟,你先回营寨,令人通知二哥,还有城内的各部人马,让他们准备,我想不需多久,我们的兵马就要离开长安城了。”

    徐晃拱手领命后,便匆匆离去安排。待徐晃走后,文翰又对赵云言道。

    “子龙,你回去洗漱一番,与我一同准备入朝面圣。待会圣上定会派人召见。”

    赵云好似早已习惯,文翰这种未料先知的安排,向文翰告退后,便去准备。至于文翰,在原地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后,喃喃道。

    “属于我文不凡的雍州大战,这才开始真正拉开序幕啊。”

    半个时辰后,果然如文翰所料,汉献帝派人前来召见,文翰和赵云洗漱完毕,换上庄严的汉官服饰,坐上府门外早就等候的马车,向城内的宫殿飞驰而去。

    在此前半个时辰,在未央宫内。

    “杨太傅,李贼退走,如今正是迁回东都的大好时机。有关迁都一事,你昨日可曾与曹司马议定?”

    汉献帝坐在龙椅之上,眼光烁烁发亮,比起这几年每日愁眉苦脸,现在的汉献帝就如重生一般,容光焕发。

    “圣上勿忧,圣上托付之事,老臣已是办妥。不过,昨夜吕温侯因受奸人教唆,几乎害死曹司马和文冠军。之后三人麾下的兵马几乎在城内厮杀起来。曹司马和文冠军联合的兵力,足足是吕温侯兵力的两倍。吕温侯唯恐被围杀,后来竟然大言不惭,口出逆言,说若是曹司马、文冠军执意与他厮杀,置他于死地,他便令麾下兵马打开城门,放李贼进长安城。若非老臣和朱太仆及时阻止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而若是圣上想要迁都,只怕吕布…”

    “放肆!荒唐!!吕奉先贼性不改,罪该万死!!若非此时时机未到,朕必治他死罪!!

    不过,当下之急,还是先将迁都一事落定。杨太傅,我看除了那吕奉先会阻止迁都一事,那文不凡亦非泛泛之辈,此人出身寒门,不能轻信。他此番来长安勤王,只怕其居心…”

    汉献帝眼中夹着凌厉、寒澈,这也难怪汉献帝会对寒门人如此忌惮,昔日的董卓、李催、郭汜之流,皆是出身寒门。在汉献帝心目中,寒门人皆是贪婪狂妄之辈,不懂忠义礼节,有忤逆之心。理由无他,这些寒门人出身贫寒,自出生就为了生计而拼命,苦苦在世上苟存,一旦拥有权力,必定会因此疯狂、迷恋,不可自拔,以致野心疯狂膨胀。就如董卓,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豪门人却是不同,他们从小,家族的长辈就教授他们忠义礼节,且他们不必为生机而烦忧,而他们自小就高人一等,权势更是与生俱来,只要他们按照家族的安排,必有高位官职,若是其身就有不俗的能耐,就会受到朝廷的重用。所以他们少会如寒门人得权那般,陷入不可自拔,疯狂的地步。

    其实汉献帝想法或许大部分都是对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他这套对于豪门人的想法,若是在太平盛世,或许当真如此,但是如今汉室没落,皇权不再,而豪门人历来都以自家世族利益、发展为先。而世上的豪门世族的族长,又有哪个不想将其世族带到顶峰,顶替天下最大的豪门—皇族。

    杨彪默默地看着汉献帝脸上的神情,脑中脑念电转,沉吟了一阵,拱手进谏道。

    “老臣有一计,应可解圣上烦忧。”

    “哦,杨太傅快快说来。”

    “圣上不如下一道圣旨,令吕温侯和文冠军出军歼灭李贼。如此,趁他们正与贼子厮杀时,圣上可再令曹司马趁机领兵护送圣上和一众公卿远走洛阳。这样一来,迁都一事则可定矣!”

    汉献帝皱了皱眉头,想了一阵便道。

    “只怕这两人不会轻易答应。”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圣上何不给予足以令其动心的利益?”

    汉献帝眼眸刹地眯起,沉静了一阵后问道。

    “如今的朕,还能给予何等利益,更够让这二人为之动心?”

    “取李催首级者,得雍州牧!”

    “不可!这二人皆是虎狼之辈。特别是那文不凡,已得并州、河东之地,若是再得雍州,日后必会成为第二个董卓!”

    提起董卓,汉献帝眼中发出难以抑制的大恨,若非此人,汉献帝乃至整个汉室,又怎会败坏到今日的地步!
  http://pns-pc.com/txt/10476/2705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