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三百三十二章 谋者之威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三百三十二章 谋者之威_书趣阁_笔趣阁

    “救它!!魏续你给我救它!!!若是它有何不测,我定会要你来陪葬!!!”

    “是,是。我知道了姐夫,我定会竭尽所能来救赤兔!!你们俩还愣这干嘛,赶快给我去止血药物过来!”

    魏续望着吕布那副因担忧而变得恐怖的面容,心中狂跳不止,这才明白赤兔马在吕布心中地位之高。当下不敢迟疑,暗道定要将赤兔救得,否则自己人头难保。

    魏续出身驯马之家,其父对这治马之术甚是擅长,其治马之名远播于家乡方圆百里。而魏续从小耳渲目染,也学得其父本领的七成。在他未曾跟随吕布之前,平日除了小偷小摸来赚些外快外,主要的还是替人治疗病马来维持生计。在其家乡亦有不少的名声。

    魏续除了开头一阵手忙脚乱,后来便是展示出其不俗的治马术,赤兔的悲鸣声也渐渐减弱了。吕布站在一旁,手中抓着刚才从赤兔马上剥落的马镫残骸,五指骤地用劲一收,那残骸竟被扭压成一团烂鉄。

    “文!不!凡!!!汝这卑鄙小人!!!吾定要将汝千刀万剐,剁成肉酱!!!否则难泄吾忿,难泄吾忿呐!!!!”

    吕布其实不笨,其心思智慧甚至要超出常人,但他有一身无双武艺,所以凡事习惯用拳头来解决更为直接。而当吕布发现在赤兔身上的马鞍马镫残骸,再想起这马鞍马镫是出自何人之手时,便立刻明白,刚才在山坡上诡异一幕的原因所在。

    吕布在其内心竭斯底里地厉声咆哮,在一瞬间对文翰的恨意已是提升到极致。

    吕布于今日一败,损失了足足两万凉州铁甲骑军,且又遍体鳞伤而归,使得虎牢关内守军士气一落千丈,兵无战心。反之义师右盟士气高涨,在接下来的数日,连连于关下骂阵,而损了铁甲骑军的吕布兵马,就如失去枪头的枪支,毫无锋利可言,吕布虽然气恼万分,却不得不闭关据守。

    而随着义师右盟的攻城利器接连而至,吕布见之心中焦急,而又见麾下将士士气日越下降,唯恐关破,便连夜差人报予董卓,希望董卓派援军来救。

    而在另一边,箕关一带。

    自从张飞擒了华雄之后,刘潘张三兄弟名声大震,当日袁绍问起刘备的出身,刘备答之,其乃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袁绍听之,虽然心中不屑,以为其是冒充之辈,但刘备兄弟几人立了大功,也懒得拆穿。表面上认同刘备的身份,更给他配以坐席,让他与左盟各诸侯同起同坐。

    虽然袁绍这一举,惹得其弟袁术多有不喜,甚至对刘备多有言辞,但袁绍毕竟是盟主,在他劝阻之下,袁术也只可暂时认可刘备的身份,让他和众诸侯同坐下席。

    刘备身份、声名在义师左盟得以陡升,可谓是心花怒放,只觉得终于到了出头之日。在董卓领着其麾下众将接替了箕关后,刘潘张三兄弟每战必前,袁绍也乐得如此,而数日来,刘备二弟潘凤又是斩了董卓三员部将,勇不可挡,吓得董卓龟缩在关,不敢贸然出战。

    董卓见义师左盟势不可挡,心中惶急,于帐下问之其智囊李儒计策。李儒观察义师左盟已久,知得左盟各诸侯各有私心,便想出一计,告之董卓。董卓大喜,当下便依计行事。

    到了次日,董卓派大将徐荣领一万凉州铁甲骑军于义师左盟邀战,袁绍派出刘潘张兄弟三人,让其领左盟一万将士应战。徐荣先是出阵与潘凤斗将,斗了几回合,便虚刺一枪,佯败而走。刘备见之,立马引军冲杀。而在义师左盟的鲍信、袁术、马腾、公孙瓒等人见董卓军露出败象,唯恐又被刘潘张几人夺去大功,不听指挥,便各领其军马掩杀而去。

    徐荣引军夺一山路而去,刘潘张还有鲍信、袁术、马腾、公孙瓒等各路诸侯领军马死死紧追。而徐荣似乎早做好撤退的准备,对山路甚是熟悉,引军逃得极快。义师左盟几乎大半的兵马一直追到夜黑,皆一无所获,才愤愤不平地无奈回营。

    哪知这些左盟诸侯引军刚出了山头树林,便见得义师左盟的大营位置火光张天,且有着铺天盖地的厮杀声,便知大事不好,连忙引军去救。

    而等他们赶至,董卓的大军已早就退走,义师左盟大营一片狼藉,四处火光,遍地皆是留守的义师左盟军士血琳琳的尸体。

    后来这些去追的左盟诸侯从暴跳如雷的袁绍口中得知,他们引军离开不久,早有准备的董卓便立即领大军出关袭营,留守的左盟大军兵力远低于董卓大军,又是受到惊讶,仓促应对,被董卓大军杀得兵败如山倒。而袁绍还差点被董卓麾下大将张济,用箭射中,还好当时被其旁的一位牙门将及时发现,用身躯为袁绍挡了这一箭。

    这一战,义师左盟可谓是损失惨重,死伤足有二万多人。袁绍气得眼眸直射红光,大喊要重罚鲍信、袁术、马腾、公孙瓒这几个不听指挥的诸侯,后来冀州刺史韩馥和兖州刺史刘岱,两人竭力相劝,说此间正是战况危急,不宜重罚,待危急解除之后,再来依罪而论也不迟。当然若是这几人能够在这此间,戴罪立功那就最好。

    袁绍听罢才是消气,当然他亦是明白这些人都是一方诸侯,若是他不依不饶,只会令这个义师左盟不欢而散。

    而在一旁,领军追了一天一夜的刘备,脸上略显狼狈。当他听到袁绍说起,今日这一惨败,很可能就是出自于董卓麾下军师智囊李儒之手后,便一直默不作声,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一谋夺定,便能不费吹灰之力而杀得千军万马。这,就是谋士的威力吗?!若是吾刘玄德麾下亦有如李儒这等韬略超群的谋士,吾又何愁大业不成!”

    “哈哈哈!!文优不愧是本相国之智囊。略施小计,便举手之间剿灭了这群逆贼数万兵马!有文优在,吾可安枕无忧,安枕无忧!”

    在箕关楼台内,董卓一脸狂喜,开怀大笑。而在一旁的李儒却是不骄不傲,略施一礼,甚是谦虚地说道。

    “主公谬赞,儒能为主公排忧解难,实乃儒之所幸。”

    “好,居功甚伟,而不傲。文优实在是吾之子房也。文优一人,足可充当千军万马!”

    董卓这句话说得真心,他对李儒说着说不出的喜爱,否则也不会将其女儿下嫁于他。每当董卓想起与李儒的相遇,都会不由地一阵感概。

    他很清楚,若非他遇到了李儒,可能他终其一生最多也只是一方诸侯,哪有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人敢逆,顺我者昌的威风。

    董卓大赞李儒,还说其一人能抵千军万马,不由让座下一些将士感觉自卑脸红。李儒默默地观察着众将士的神情,不知在想什么,忽然他脸色一凝,向董卓作揖拜道。

    “其实在主公麾下,有一人之谋智,更胜于吾十倍有余。若此人愿助主公,这些逆贼早就在他谋略下,灰飞烟灭!”

    董卓眼睛猛地一瞪,立即发出极为锐利强盛的光芒。他知道李儒从不会夸大,此人能得以他之盛赞,必有其超绝之能。

    “哦,本相国麾下竟有如此人物!这人到底是谁!!”

    这时,在座下席位上的李催骤地心脏狂跳不止,而李儒的目光正是投在他的身上。董卓随着李儒的目光望去,当他看到李催时,眉头不由一皱,李催各方才能确实不差,但与李儒相比那就差得太远了。

    “此人正是李催将军麾下司马,贾诩,贾文和。”

    李催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果然是他,然后便站起了身子,向董卓拜道。

    “相国大人,此人确有小才,但又怎能与军师大人相提并论。若真如军师所说,小将定早就将其推荐给相国大人。”

    “哼哼。李将军,当真如此吗?”

    李儒冷冷一笑,眼光骇人,似能看透人的心思,穿射在李催的身上。李儒强压心中的恐惧,故作镇定道。

    “在相国威严,军师才智面前,小将岂敢胡言!若是相国大人愿意接纳此人,吾这就立马令人修书一封,令他立马过来为相国大人出谋划策!”

    李催咬了咬牙,非是愿居人下之人,而贾诩便是他野心的依托。但是眼下,他若是坚持把贾诩留在身边,只怕李儒会不依不饶,甚至可能会说他有异心。而董卓对李儒可是言听计从,到时发起怒来,要取他性命,也非是不可能之事。

    做大事者,要懂得取舍。李催深明这点,若是能命都保不住了,一切皆是妄谈。

    “呵呵,好。竟然李催汝愿意割爱,本相国也不客气。日后定有补偿予汝。汝下去后,便立刻修书一封,本相国亦想早日一见这被文优盛赞的贾文和。”

    董卓眯着眼睛看了李催几眼,看得李催一阵心惊肉跳后,忽然脸色一变,大笑起来。李催这才将高悬在嗓子的心放了下来,不觉已是一身冷汗。

    “报!!”

    而就在此时,在楼台门外,一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斥候急急跑来。董卓好似感觉到一丝不祥预兆,脸色不觉黑沉起来,瓮声喝道。

    “进来说话!”

    那斥候听罢,吞了几口唾液后,便是走进了楼台内,单膝跪下道。

    “秉相国大人,吕将军遭其麾下将领曹性叛变,大败于虎牢关嵩岳山岭一带!曹性与贼军合谋,骗吕将军领两万铁甲骑军出关,说是要迂后袭击贼军大营。哪知贼军在其后大营山岭一带做好伏击,吕将军遭到贼军埋伏,曹性领着其麾下人马与贼军前后夹攻吕将军的兵马,两万铁甲骑军皆被歼灭,吕将军浴血奋战才得以逃脱。”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