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三百二十四章 义师左右盟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三百二十四章 义师左右盟_书趣阁_笔趣阁

    两人各站立于左右两旁,二十多万人声势滔天,高举手中武器,似能震破苍穹。袁绍、曹操皆是屏息肃脸,执起香烛,焚香齐声拜道。

    “社稷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目无君臣,祸加至尊,又残暴不仁,糟蹋百姓。吾等惧社稷沦丧,贼臣当道,公义有失,聚为义师,共赴国难。

    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为公义苍生而战,不惜生死!有渝此盟,俾坠其命,鬼神共愤!皇天后土,实皆鉴之!”

    袁绍、曹操读毕,各掣出匕首,歃血证心。众因其辞气慷慨,战意陡升,个个眼红激扬,高喊大义,袁绍、曹操歃血已罢,陶、刘、孔三人上坛,说出盟约,以示公证。后又由陶谦拿阄,让袁绍、曹操去抓,决定两人所攻之关。

    众目见证之下,袁绍抓长,曹操抓短。袁绍哈哈一笑,眼中甚是得瑟便道。

    “箕关险峻,理应由我势大的左盟来攻。”

    袁绍说得大义泯然,但当下谁人不知,虎牢关才是天下第一险关。不过事已成定局,曹操也是大气,淡然一笑。

    “如此,曹某右盟便承袁盟主忍让,去攻这虎牢小关尔。”

    曹操竟称这虎牢为小关,其大气,不由让右盟的将士士气陡升,振臂高喊。反倒右盟之人,好似低了一头,少有声势。

    “哼。那吾拭目以待,看曹盟主是如何攻破这虎牢小关。不过,还请右盟兵马捉紧时间,别让吾等左盟义师在洛阳城下,等得太久!”

    “呵呵,此言,吾亦送回给袁盟主。”

    袁绍、曹操话如刀枪,已在暗暗交锋。陶谦见此,连忙开口将两人火气锋头压下,直扬手下见真章,待胜负决出,再来发言还不迟。

    袁绍眯着眼眸,冷冷笑着,便带着左盟的诸侯离开,准备商议进军箕关之事。而曹操亦领着右盟的诸侯回去,待右盟的各个诸侯将兵马安顿后好,齐聚曹操的帐篷,商议进攻虎牢关之事。

    曹操帐内,待右盟的各个诸侯坐落。曹操起身作揖,拱手称道。

    “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便应秉公行事。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法纪,军有规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

    众皆纷纷点头,称自然如此。之后曹操又将右盟各要职分配,以公道之名而著称的陶谦,理所当然地,被曹操分为这总督粮草的职位。陶谦欣然受命,而曹操又问起,谁愿为先锋,到虎牢关下邀战。

    曹操话毕,孙坚和文翰同时站起,皆是愿意领命。曹操思虑一阵后,便是决定由文翰做主,孙坚做副,共同领军到虎牢关邀战。而孙坚似乎对文翰印象不错,也不恼文翰抢了他的先锋名头,反而向文翰善意地点了点头。而文翰则回以一笑,对于这勇烈无双的江东之虎,文翰亦是心中佩服。

    而曹操这边做出决定后,便令人通报袁绍,而袁绍此时分配好盟中职位,做好决策。左右两位盟主约好,在三日后同时发兵。

    而在文翰出兵之前,虽然他和刘备现各居不同立场,但文翰还是去找了刘备几次,打算在战前叙叙旧情。不过,刘备似乎不带待见文翰,少有发言,反而其师兄公孙瓒甚是热情,又毫无顾忌说明为何自己要支持袁绍,和文翰两人的交情陡升。而后来,袁绍听闻文翰常出入公孙瓒的营地,甚是不喜,交代了公孙瓒几句后,虽然公孙瓒恼怒袁绍管得太宽,但他毕竟是他的盟主,所以后来对文翰的态度也是变得冷淡。

    对此文翰亦甚是无奈,便专心和孙坚一同应付眼下战事的准备。

    三日之后,左右两盟已分别出兵,攻取箕关、虎牢关。两关守关将士,遥远见之,连忙差流星马往洛阳相国府告急。

    自从董卓得知曹操广发檄文,聚集义师要征伐他后,便是日日夜夜寝食难安,而且脾气越来越是暴躁,在朝中常想着有人对他不利,一些大臣对他稍有意见,董卓便想被踩到尾巴的老虎,在大殿之上,汉献帝眼皮之下,挥刀杀人,血溅温德大殿。

    而但李儒分别接得,箕关、虎牢关的告急文书后,当下吓得一惊,连忙跑去相国府禀告董卓。

    董卓正在与数个宫中宫妃嬉闹,用这女人为自己减压,但须臾间,李儒却好似无头苍蝇火燎火急冲入,惹得董卓兴致全无,正想喝骂。

    “丈人!曹操发出檄文后,加上他竟有十八路诸侯响应!此时,十八路诸侯兵分两路,分析袭击箕关、虎牢关。两关皆是距离洛阳极近,无论是哪个被破,洛阳危矣!”

    “什么!这这这!!!你们都给本相国滚出去!!”

    董卓眼睛一瞪,一手便把怀中的宫妃甩到一边,那宫妃被甩到一边撞得头破血流,见董卓怒不可及的样子,可不敢得罪这洛阳有名的杀人魔,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连忙和其他宫妃一同离去。

    待这些宫妃离开后,董卓满脸凶相,又急又暴,令李儒急聚其麾下众将商议。李儒领命后,连忙走出阁楼,向相国府中的护卫吩咐。

    半个时辰后,得知箕关、虎牢关危急的董卓各个将领谋士,连忙放下手头之事,飞奔赶往相国府。

    在相国府议事阁楼内,董卓麾下文武将士,皆立于两旁。董卓踱着惶急的步子,肥胖的身躯在来回地行走。

    阁楼内,静得令董卓心寒,董卓见他们一言不发的样子,肚子就是来气,正想暴喝谩骂。

    这时,吕布凝了凝神,鄙夷地撇了撇嘴后,便是挺身走出凌然说道。

    “父亲勿虑。十八路诸侯,皆是无能之辈,吾吕奉先视之如草芥,吾愿提虎狼之师,尽斩其首,悬于都门,以泄父亲之忿!”

    董卓听之大喜高呼,有吾儿奉先,吾可高枕无忧矣!

    “嗯。以温侯无双之勇,当可保定一关之危。不过,温侯再是厉害,也难以分身,还有另一关需要一大将去守…”

    李儒点了点头,走出来说道,言未绝,吕布便是冷哼一声。

    “哼。军师何须忧虑,无论是箕关、虎牢关亦好,待吾所到,只需三日便可击退。三日后,等吾再去营救另一关便可!”

    李儒翻了翻白眼,暗道这吕奉先当真是自大得无人能及,正想婉言反驳,此时在吕布背后一人高声大呼。

    “何须温侯如此奔波,吾斩众诸侯首级,亦如探囊取物耳!”

    董卓脸色一喜,投目视之,其人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正是其麾下大将,华雄。在吕布的并州军未曾加入之前,华雄可是董卓麾下最勇猛的大将,董卓见他愿往,当下高悬的心便是放下。

    “好!好!如此,吾儿奉先,为父令汝领兵八万,其麾下张辽、侯成、魏续等将同随一并赶往虎牢关,击退曹操的八路诸侯。而华雄,汝领同李肃、胡轸、赵岑等将,领十万大军,星夜赶赴箕关,击退袁绍的十路诸侯!”

    “孩儿(末将)领命!!”

    吕布、华雄二将听罢,同时拱手应道。二将虎目皆是布满滔天战意,特别是吕布目光迫人,看之便让人心悸。

    “哼哼。文不凡,此次吾势必斩汝于方天画戟之下!”

    董卓做好决策后,吕布和华雄便立刻点齐兵马、辎重,两支大军星夜分别赶往虎牢关和箕关。

    话说,义师右盟的先锋文翰和孙坚两军,杀到虎牢关下,文翰派出其二哥关羽先到关下搦战。此时,关羽之名已盛,虎牢关守将惧怕不敢出战。关羽无功而归后,身披虎头银铠,裹赤帻战袍的孙坚,手执连环古锭刀,骑着花鬃马,指关上守将喝骂道。

    “无胆鼠辈,可敢与吾孙文台一战乎?”

    虎牢关守将连番被人挑拨,怒发冲冠,而孙坚之名只在长沙一带名扬,这守将并无听说,怒火一升,恶气顿生,便下了关下,骑着一匹红马手执双刀,怒喝连连,冲向孙坚。

    孙坚冷冷一笑,策马去迎,连环古锭刀倏然划出一道寒光,仿佛割裂了一片空间,骇然砍至,砰的一声巨响,那虎牢关守将未想到孙坚力大如虎,双刀几乎被打得拖出。

    孙坚见那虎牢关守将,一脸剧痛的样子,便知他的境况,大吼一声,宛如虎啸,震得那虎牢关守将差点摔落马下。孙坚虎目曝光连连,连环古锭刀舞得风驰电掣,快得难以见影,砰砰砰的连连三声暴响后,先是听到那虎牢关守将惨吼一声,然后见他的双刀破裂,随之便是惊悚一幕,他的身躯竟缓缓地分开了三截。

    孙坚挥动连环古锭刀,这刀刃上不见一滴血液,杀人而不见血,端得是恐怖非凡。

    虎牢关上的守兵,见到孙家几招便是解决了守将,皆是吓得魂魄尽飞,连忙禁闭闸门,纷纷搭弓上箭。孙坚冲去骂阵,便守兵用箭势射回,孙坚又是骂了一阵,见他们不为所动,便只好策马回阵。

    孙坚回到后,正与文翰在帐内商议如何攻取这虎牢关,忽然听得营外虎牢关上震呼声大作。文翰和孙坚听罢连忙走出,又令斥候出营打探。半个时辰后,打探的斥候队伍归来,告知文翰、孙坚二将,说董卓派出的先锋大军已到,领军者正是吕布麾下的魏续、侯成两将,来兵约有三万。

    文翰和孙坚皆是脸色一沉,暗道董卓果然财大气粗,派出的先锋部队就足足有三万人,加上虎牢关上的八千守军,便将近有四万人。而文翰和孙坚两人本部的两支兵马加起来只有两万多人,对方兵力足足是他们两倍。

    而文翰唯恐,关内的凉州军会来偷袭,当下便令各营将士加强守备。

    是夜,魏续和侯成在关内商议。

    “候将军,我等先锋大军初来,士气正旺,不如今夜出关偷袭,将这文不凡和孙文台击退,待温侯到时,定会大喜,多多加赏我等二人。”

    “吾亦有此意。只不过,这文不凡历来狡诈谨慎,只怕他早有准备,就等吾等两人自投罗网。”

    “候将军此番言辞,实乃助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文不凡哪有这般神奇,凡事都在他预料之中乎?不过,若是候将军担心,待会就让吾领军去袭,候将军在关内整备兵马,若是这文不凡当真有所防备,汝便立马引军来救。汝看这样如何?”

    “妥!”

    魏续和侯成两将商定后,便是立马开始调动关内兵马。而此时在虎牢关下,一支斥候队伍见到关内人头涌动,火光通明,那斥候将领便是神色一沉,连忙领队回到营中向文翰禀报。文翰得知后,连忙唤来自家关徐两位兄弟和孙坚进来商议。

    待三人纷纷到来,而文翰早就想好对策,与三人纷纷说之,三人听罢当即拍手称好,然后各自下去准备。

    到了三更之时,夜色昏暗。魏续领着一万凉州军轻步向义师大营奔去。魏续见义师大营内,仅有数支队伍在周边巡逻,心中大定,想文翰定是没有预料到他会今夜袭营。

    魏续喜色上涌,连忙令麾下将士加快步伐,而就在魏续引军冲入义师大营,准备下令厮杀之时,蓦然在义师大营的四面八方连连响起射字的号令!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