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三百零七章 袁绍离京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三百零七章 袁绍离京_书趣阁_笔趣阁

    更新时间:2012-08-22

    过了一阵后,吕布一手提着一个血琳琳的人头从丁原的帐内走出,当那些守卫见到吕布手上的人头正是他们的刺史大人,丁原时个个皆吓得魂飞魄散。

    吕布一把高举丁原头颅,凝声大呼左右,响亮如钟的声音震荡在整个并州大营。

    “丁原不仁,吾已杀之!!凡是肯从吾者在此,不从者自去!”

    各领着兵马的并州将士听到声响纷纷走来,侯成、魏续等人最先跪倒诚服,紧接着是宋宪、曹性,张辽连连叹了几口气,吕布对他有恩,他是一个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的人,所以最后,还是跪倒诚服。

    而不少并州将士,知道吕布狼子野心,但却不敢在此时与他对抗,便是各引军散去。于是十二万并州大军,由于吕布的叛变,弑杀其义父,而宛如一盘散沙般瓦解。不愿投于吕布帐下的并州将士足有大半,而吕布也不理睬他们,任由他们离去,领着剩下的六万大军竟然投向了董卓的麾下。

    次日,吕布手持丁原首级,往见李肃,由李肃遂引见董卓。董卓大喜过望,置酒相待,见到威风凛凛的吕布后,心中喜色更胜,便先下拜道。

    “我今得将军,如旱苗之得甘雨,有将军之勇,天下何愁不稳?”

    吕布甚是谦虚,单膝下跪,在六万并州大军,还有一众凉州将士面前,公然向董卓拜道。

    “董公若不弃,布请拜为义父。日后赤诚一片,替义父领兵出战,抛头颅洒热血,助义父成就不世伟业!”

    董卓听罢,便向李儒投去眼神,为了让吕布心诚悦服,李儒很快做出抉择,对着董卓暗暗点头。董卓亦有收之为义子的意思,当即不再迟疑,答应下来。更以金甲锦袍赐予吕布,与吕布还有其麾下等将畅饮一番后,才散席。

    得到天下无双的吕布,还有六万并州大军的董卓威势已到了盛极,在朝中自领前将军事,封其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封吕布为中郎将、都亭侯。并且颁布河东太守文翰,怀有歹心,密谋作反的消息。更派出大将张济,领五万凉州大军征讨河东。

    同时,李儒又劝董卓早定废立之计。董卓听从,乃于省中设宴,会集公卿,暗令吕布将甲士千余,侍卫左右。太傅袁隗与百官皆到,酒行数巡,董卓按剑,目露凶光道。

    “今上暗弱,不可以奉宗庙。吾将依伊尹、霍光故事,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凡有不从者斩!”

    群臣惶怖莫敢驳言,而唯有河内太守袁绍挺身出。

    “当今圣上即位未几,并无失德!汝欲废嫡立庶,莫非想要造反!?”

    董卓恼怒不已,冷声道。

    “天下事在于我手!我欲为之,谁敢不从!便问过我手上利剑!”

    袁绍瞪眼直视,面相如同暴虎,猛地一甩袖子。

    “董凉州汝狼子野心,妄想要图谋天下社稷大器。我不耻与你同流合污!!”

    袁绍一踢桌案,转身就走。董卓气得暴跳如雷,就想要杀袁绍泄恨,但却被李儒阻止,且在他耳边低声附耳道。

    “袁氏一门,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于天下。若是主公杀之,必然激起天下士子之忿。这对主公未来的大业百害而无一利。不如任其离走,此人不在洛阳也不见得不是好事。”

    董卓听罢,才止住了心中的怒气,然后转向袁隗,恶狠狠地道。

    “汝侄无礼,吾看汝面,姑且饶恕。废立之事,太傅觉得如何?”

    此时董卓势力如日中天,袁隗又难敢反对,当下便是认同。群臣见袁隗如此,也纷纷地认同了废帝一事。

    于是董卓废帝一说,很快传遍了整个天下,董卓的欲要鲸吞天下的野心,昭然若见。惊起天下无数豪杰义士的怒火。而袁绍与之公然对抗,出走洛阳,这一举也赢得不少豪杰义士的青睐,纷纷赶往河内投奔袁绍。而袁绍又是出身天下豪门巨头,汝南袁氏,一时间,袁绍声名狂升,隐隐有天下大义之先头的迹象。

    而同时,董卓一边着手废帝之事,一边连连催促其麾下大将张济征讨河东。董卓这一举,大有杀鸡儆猴的意思。而这只鸡无需置疑地就是文翰,至于猴则是,天下各州各郡蠢蠢欲动的诸侯。

    数日后,张济整顿好五万凉州大军,辎重齐全,大有不破河东永不返洛阳的态势,声势浩荡地往河东的方向赶去。

    董卓翻手覆雨,一手遮天,凡是不从他的人,便置于死地。无论是朝廷百官,还是各州各郡诸侯,皆是人人自危,敢怒不敢言。汉室的威权,经历过外戚阉臣之乱后,看来并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反而因为董卓的到来,更加的一落千丈。

    而另一边,在河东偃师城。文翰脸色复杂,嘘唏、悲痛。

    “诶,难道真是天意难违?我两次都想要改变历史,但冥冥之中,却好似有一只巨手在操控着一切,让历史的大轨迹得以在正轨上行走。”

    何进临死前,文翰多番劝阻,但何进不听,执意要入宫。而丁原,当初文翰就是知道,吕布很可能会被董卓诱反,所以才留在并州大营,一来是帮助丁原与董卓对战,二来是留意吕布的一举一动。但是这次亦是事愿人违,反而后来遭到董卓的离间计,让丁原与他反目成仇,还差点丧命。

    这次的死里逃生,仿佛是上天在向文翰这个穿越者发出了警示!

    文翰正在城头叹息,这时一脸凝重的戏隆正朝文翰快步走来。

    “果然如主公所料。并州大军瓦解,一半逃回并州,另一半则由吕布所领投入了董狗的麾下。如今董狗已经派出张济领五万凉州大军往我们这里杀来。还好主公料事如神,早就做好防备,否则我们现今当会措手不及啊。”

    戏隆眼眸里带有一丝好奇之色,一开始当他听到文翰说出吕布可能谋杀丁原的猜想,说董卓很快就会结束与并州大军的战事,缓过气来,定会派出大将征讨,让戏隆赶快着手准备偃师的防御措施。

    当时戏隆只是半信半疑,但文翰毕竟是他的主公,所以他也只好依他的吩咐开始准备。没想到,后来的事情,果然如文翰所料一般。

    现在在偃师里,聚集了三万河东精兵将士,而经过半月的赶造,也建好了一座瓮城,如此面对张济的五万大军,也有对抗之力。

    如今,在文翰麾下的河东大军,有二千五百黑风骑,一千四百陷阵营,一千精盾营,此约五千士卒乃河东军三大皇牌军,人数虽不多,但每个都是有着最精良的装备,且每个士卒皆是经历百场战事磨砺而出的锐士。

    自从收编了河东一带贼子后,文翰又从河东征兵了数千新兵,然后以原先领西园八校尉时,所从挑出的禁卫精兵做根底,重新组建了七千骑军和一万八千步兵,其中步兵分为三类,分别是四千刀盾手,六千枪兵,八千弓箭手。其中文翰注重练射,除了八千弓箭手以箭艺为训练的核心外,其余的刀盾手和枪兵亦常练箭艺,随时都可充当弓箭手。

    而因为,文翰开辟了醉仙酿这一条新的财路,再加上林氏、蔡琰两人皆有不低的商业头脑,再加上卫家的辅助,与河东的巨商富贾的合作可谓是如鱼得水,除了酒业外,很快又在,丝绸、饮食业、兵甲锻造业等各商业领域中占据不少的市场。

    再加上如今,已到秋季,文翰费劲心思推行的屯田,得以大丰收。河东原本所有的荒地,都是一片片望之不尽的金黄稻草。粮业高速的发展,而文翰亦有意压低粮价,这样一来,从各州各郡赶往河东的人不断增加,人多了,这资金流通的速度就快,河东如今所收的税赋虽然是全天下州郡中最低,但积沙成塔,利少却量多。现今河东一月的税赋收入可比得上以往半年的收入。

    如此种种,都可表明一个迹象,就是文翰如今是个大财主,手上资金丰厚。财大气粗的文翰,在生活上,仍旧节约,而他花费的对象皆是他麾下的军士。河东军待遇、粮饷、奖励制度提高了,装备比之以往更加精良,新建的各支队伍,文翰都是尽力给予最好的装备、良马。这一来二去的,花起钱来如流水,可让管钱的周珑,从原本日日带着笑意的笑脸,变成一张十足的苦瓜脸,常喃喃着文翰是个十足的败家子。

    这些乃是河东现今大概的情况,正因如此,文翰才有了底气,当初敢与丁原一同扯董卓的虎须。

    “偃师乃是河东与洛阳的边城,若我猜得不错,张济定会领军先攻偃师。算这时间,张济五日后便到。志才,应战、守城所要准备的措施,可都准备完毕?”

    “回主公。现今河东储备的粮草足够河东三万大军,食用三年。粮草方面绝无问题。而底下将士皆在捉紧训练,主公以老带新的方法,让各支兵马的磨合度有着很快的提升,现今训练已近有半月,新军皆有一定的战力。同时我已令人从河东各县征来十万箭矢,而且滚油、大石等物也收集了不少,这几日只要令人将瓮城加固,便一切准备完毕。”

    所谓的以老带新,也就是提升老兵的职位,让老兵做新兵的头领。在文翰麾下,是绝对没有什么裙带关系,凡事都以资历、功劳而论,无论你是何出身都好,只要你在河东军内有一定的时间,且立有功劳,便一定会有出头之日。所以,这样一来,河东将士都甘愿为文翰卖命。

    “好,如此我等便拭目以待。我要让董狗知道,若是想要染指河东,他单凭这五万凉州将士还不够!!”

    文翰眼神一凝,望着前方道路,声色俱厉地喝道。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