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二百二十七章 未来动向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二百二十七章 未来动向_书趣阁_笔趣阁

    是夜,在文府内的某一处房舍。

    房舍里灯火通明,在桌案上有一壶沸水,几个茶杯。文翰和戏隆相对而坐,戏隆脸色罕有地有几分凝重。[.]

    因为他们正在商讨的是,文翰这个集团未来的走向。原本文翰也有将关羽、徐晃邀来,但他们俩人似乎不喜戏隆的狂妄性格,各以不同借口婉言拒绝。且说,一切由文翰判断决策便好。

    文翰知戏隆的狂妄个性,惹得他那也是心高气傲两兄弟不喜,也不再强迫。但文翰相信,时间长了,三人的关系就会慢慢变好。

    “主公,就如刚才我等二人分析的一样,这天下将来不但会乱,而且会大乱!不出五年之内,天下将会进入诸侯割据的时代。

    主公,现有河东一地。河东乃天下命脉之口,乃是兵家必争之地,未来将会成为各个诸侯的心头肉,主公还是早日做好准备,积蓄实力,以免到时候处处被动。”

    “这个,我是明白。但这积蓄实力又是如何去做呢?”

    早先戏隆已与文翰分析确定过,一些不能见光的事情。文翰知道像戏隆这等人物,不需要任何隐瞒,因为他一眼就能看出。

    所以文翰毫无保留的将他的想法,心意对戏隆说出。戏隆得知文翰心中之意后,在私底下戏隆便以主公之称,称呼文翰。

    文翰对这称呼感觉有些生分,虽然让戏隆可以直呼他的字,但戏隆却是断言拒绝,理由是,这个主公称呼,可以有提醒、鞭策之用。

    文翰作为后世人,知得此时的汉室是不可能再有所作为。天下迟早都会大乱,无论文翰有什么想法都好,这已是无法改变的事情。而文翰现在身边,已是聚集了不少将士,他们的未来、生命都握在文翰的手上。

    文翰作为这个集团的领头人,需要对他们负责。所以,他必须成为一方诸侯,这样这个集团的人,才会有未来,才能在未来诸侯割据的乱世生存下来。

    至于戏隆,凭他的眼光才智,早就分析到未来的走向。当他确认文翰要成为一方诸侯后,他原本有些担忧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他之所以,选择跟随文翰,一是被文翰的为人品性,他所做的义举所动,二是与文翰有着共同的宏愿之志。

    要实现民意驱动天下,这道路任重而道远,漫长而充满荆棘,而文翰成为一方诸侯,只不过是走出的第一步罢了。

    “还请主公,将汝表面底下所握有的势力,一无所漏的告之我。这样,我才能决定先从哪个地方下手。“

    戏隆知道凭文翰区区寒门出身,能在这世道上,成就一番势力,当然有不少的底牌。戏隆这一席话,可谓是一针见血,直深入文翰势力的核心。

    不过文翰却是毫不犹豫地,将其尽数说出。其中包括在河东开的赌坊,这一资金收入,同时利用赌坊暗中收编人手,黑风骑的战力,还有在解县中隐藏的一部分兵力。毫无遗漏地尽数告之戏隆。

    戏隆内心一阵感动,他只是来了一日,文翰就敢将这些关乎他势力的命脉底牌告之予他。这无条件的信任,让戏隆大喊自己的选择没错。

    “如此,粗略一算。主公麾下兵力大概有一万二千多人。善战之将有关徐高裴周,其中关徐高三位将军都有大帅之才,裴周两位将军能做先锋之用。

    资金方面,赌坊暂时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乱世将至,未来再想靠赌坊的收入,来维持一方势力的支出,只怕是不可能。所以主公还是趁早再找第二条财路。

    主公在兵力上,虽然不多,但若如主公所说,都是大部分都是精锐之兵的话。在兵力这点上还是充足。

    主公的出身不似,曹孟德与汝南袁氏那般。他们出身豪门,到了领地后,只要振臂一呼,加上他们背后势力的配合,聚集兵力非是难事。

    还好的是,主公麾下兵马都是精锐之师,这样一来,我等就不必为这兵力烦恼。主公只要抓好这一万二千士卒的训练,提升他们的战力便可。

    不过,在未来这一万二千兵力是万万不够用的,但还好的是,圣上有令,让主公清除周边叛乱,主公可暗中收服贼兵,增添兵力,最好在五年内,拥有三万的兵力。这样,我等才有与其他诸侯叫板的实力。

    但这些都不是我等迫在眉前要做的事。要谋发展,定然要先稳定其内。主公的身份,注定你到了河东上任后,不会似曹孟德和汝南袁氏兄弟那般顺风顺水,遇到难题定会极多。主公先是要将河东一地稳定了后,再能做其他的打算。

    嗯,我刚才所说有三点重心,紧要程度来排的话,应先稳定河东,后清除乱势力,增加兵力,再是找一条能支撑我方势力运转的财路。”

    文翰很是舒心地点了点头,戏隆果然有经天纬地之才,这一番分析透彻而又一针见血。文翰为戏隆斟满一杯茶水,戏隆也不客气,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等戏隆放下茶杯后,文翰又是问道。

    “依志才之说,稳定河东乃是重中之重,只是,我又应如何去稳呢?”

    戏隆眼中精光一闪,精神刹那集中,重重地说出二字。

    “换血。”

    文翰智谋不差,戏隆有些话不需说得太清,他就已经明白。文翰听到换血二字后,顿时沉吟下来。这可是一个大工程,而且实施起来极为艰难。

    “在河东内,八成握有实权的,都是豪门世族出身的官员。这些人,只顾世族与自身利益,犹如蛀米大虫,对河东百害而无一利。主公,若不把他们清除,在河东就会举步难行,因为主公根本就不是河东之主!”

    戏隆这话,说得文翰身体一颤。文翰脸色顿时黑沉下来。

    “如此,这些人就不得不拿去了。不过,志才这些人背后世族在河东一带都是举足轻重的大豪门,无论他们拥有的土地,私兵还是他们的家族商业,都是河东之地之所以能远转的关键。若是与他们翻脸,只怕到时整个河东都会瘫痪。”

    “这点,我当然早就思考到了。且有一计,能暂时麻痹他们。到时,主公再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他们的权力、势力削减,令他们成为一只无牙老虎便可。”

    “何计,志才快快说来。”

    “明升暗降!主公可许以一些无关紧要,毫无实权的官职给这些人,表面上他们是升了官职,其实是被主公夺去了他们手上的权力。到时主公再从你麾下,提拔一些有能之士,占之他们的位置,便能将这些人手上的权力,收拢在主公你的手中。”

    “这只是一时之策,若是等他们反应过来后,还不是一样要闹?”

    “呵呵,主公。我这计只是给你争取时间,夺走他们的手上的权力后。主公要迅速地增加实力,乱世内,再多的土地,金银也比不是兵力宝贵。只要到时,主公有充足的兵力,这些人想反,也要掂量一下他们的实力。

    而,主公再另外,暗中收取他们的土地,放松政策从其他州郡吸引一批商贾过来。同时,主公也可暗自培养一些小商贾,让他们成为主公的财主。

    到时这些豪门人,没有了土地、商业上又不足以影响主公,又不敢与握有重兵的主公作反,他们为了能生存下去,自然会向主公低头。”

    “哈哈,善!志才不愧是吾之大脑。”

    文翰的眉头舒展开来,如何整顿河东,一直是他的心头病,他虽然也有一些计划,但比起戏志才一针见血的方案,差了许多。戏志才刚才的一席话,可谓是将文翰脑里都快要拧成一团的脑精神,条条打通。

    之后,文翰和戏隆一直谈到了深夜,文翰对戏隆的器重,让戏隆能予放开手脚,他将文翰集团未来三年的走向、大致要做的事情,几乎都安排计划好。

    距离上任的日子越来越是接近,文翰以五马之车,王师之礼迎接戏隆之事,让人意外的是,在寒门士子内,竟引起一番入仕狂潮。

    许多犹豫不定,或是暗中观察,的寒门士子蜂拥地聚集到文府入仕。比起文翰的惊疑,戏隆却是一副早有预料的笃定姿态,为文翰接待这些士子。

    而关徐两人,也因此对待戏隆也无以往那般不待见。他们非是笨拙之人,这前后迥然不同的状况,定是因为戏隆的加入而有所改变。

    或者,他当日的狂妄,是有一定的深意。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8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