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二百零四章 天下无无敌之兵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二百零四章 天下无无敌之兵_书趣阁_笔趣阁

    “哈哈,董大人大义,真乃令曹某人钦佩不已。”

    就在这时,曹操和文翰先后走到了帐篷门边,曹操似笑非笑,向董卓赞道。董卓眼睛一眯,感觉自己的心思好似被曹操看透,眉头不由一皱,不过又很快堆起笑脸谦虚了一番,说是这是理应之事,不值一赞。

    “卢公,这到底是何事。刚才听汝等说了一二,这张角好似要在三日后,与我等决一死战,对吗?”

    文翰却是没有心思去理曹操和董卓两人暗中的调侃,走前一步,向卢植问道。卢植默然地点了点头,同时又伸手示意文翰、曹操坐下听话。

    “张角刚才令人传信过来,信中先是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道理,然后表明为了尽早结束战事,以免生灵涂炭,在三日后派出全军与我等决一死战。”

    “张角看是想,一战定江山。若是广宗这里赢了,就能力挽狂澜,重握主动。此战只怕会是一场少有的空前绝后大战。刚才听卢公意思,是要应战。如此的话,当要慎重布置战局,分析敌势,想好应敌之策。”

    “嗯。老夫接下来正是打算商讨这排兵布阵之事,还有应敌之策。这排兵布阵尚且容易解决,只不过要想出一个好的应敌之策,非是易事。不凡、孟德、文优,汝等三人才智韬略超绝,不知可有妙计想出?”

    此时,文翰与曹操皆以落座,两人对视一眼后,又同时朝李儒望去。李儒作为董卓的谋士,当以其利益为先,脑里此时只有在想,如何替董卓想出一个好的撤军理由,保存实力。哪有一丝心思去想应敌之策。

    只见李儒耸了耸肩摇了摇头,一脸苦恼摸样,表示现还未有计策想出,又将这难题踢回给文翰、曹操。

    “这李文优心思根本不在此处。看来,这董卓非是表里如一之人呐。”

    文翰见此,不觉地瞟了一眼董卓,董卓呵呵一笑,甚是期待的望着文翰,好似在等文翰的妙计想出,看他是否如传闻般如此了得,当得这冠军之名。

    文翰把心思收了回来,也不再把希望投寄于李儒身上,和曹操两人开始分析今日那先锋部队的贼子。曹操与他们打得最久,他的分析最有权威性,曹操很快将优劣之处,一一列出,文翰一边在仔细听,不时也补充几句。

    两人将优劣点分析完毕,文翰沉吟了一会,先是说道。

    “既然这些施了鬼法的贼子神志不清,三日后我等尽管用箭矢射之,损耗其兵力,灭其锋芒后,再全军发动总攻。”

    “用箭矢射之,其作用性不大。依今日我与贼子先锋部队的战况来看,这些贼子尚有三分清醒,最起码生命危机还是能够感应避开。而且,他们的身体质素比常人高出两倍,跑动起来,奔如疾兔,只怕很快就冲出箭雨的覆盖范围。”

    曹操很快就否决了文翰的想法,文翰听后,也明白其理,闭起了眼睛开始又在脑海里想计演练。

    “如此的话,我等可以将全军配备成弓箭手,万万箭矢齐发,到时只怕贼军子还未冲过来,就已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

    这时在李儒座下的牛辅忽然开声说道。曹操听后一愣,用一副你是白痴呐的神情望着牛辅,没好气地说道。

    “牛将军。弓箭手近战能力低下,若是全军皆为弓箭手,即使先头能杀死大量贼子,但是一旦贼军冲来,我等只怕唯有全军覆没一途。”

    “牛辅莫要插嘴,你只管冲锋陷阵便可。”

    董卓发现曹操眼里对牛辅的轻蔑之意,心中不由感觉失了脸面,即刻就向牛辅喝道。被老丈人喝骂的牛辅,不禁地缩了缩头,唯唯诺诺地闭起了嘴巴,不再言语。牛辅可是深知他老丈人的厉害,不敢有丝毫反逆他的意思。

    紧接着,场内静了下来。文翰闭目在脑海里演练一遍又一遍,几乎将每一种所知的排阵和不同的兵种配置都用过了。

    除了他第一想法还尚有几分效果外,其他一例无太大的效果。

    而曹操一般不会轻易发言,一旦出口定是实用之策,所以他仍在去想,还未想出实用之策,他是不会开口。

    文翰、曹操皆闭嘴不言,董卓和卢植还有卢植副官三人却是说了起来,三人在上座上讨论起来。不过都是一些没有什么效果的计策。

    半个时辰后,众人还尚未想出一个可用之计,卢植等人也说得累了,有些泄气,个个都是愁眉苦展的沉思。

    “天下无无敌之兵,这些施了鬼法贼子定有可破之处。或许,我等都太过局限一个地方,若是将想法放开一些,或许可以捕捉一些新的战机。”

    曹操见众人有些泄气,不由开口鼓舞道。他这一番话,虽然多多少少让众人舒服一些,但他们此时都已想得脑袋发疼,想法根本放不开来。

    而文翰却是忽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爆出极度亮丽的光芒,须臾间,腾地站了起来。在他一旁的曹操,顿时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喜色上涌,他熟知文翰,见他此番状态,定是有计想出。

    “诸位在此等候我半会,我要出营一观,回来后或许就有好消息告之!”

    文翰说毕,不等其他回应,施礼后迅速地就跑出了帐外。

    曹操甚是好奇,连忙追了上去。而李儒好似也被曹操刚才那番话启发了,心刚有所想,就见文翰站了起来,不禁也追了出去。

    文翰骑上了踏云乌骓,策马奔出了营外,向冲向左边一处。曹操和李儒亦纵马紧跟其后。一会后,文翰策马来到营外左方三里一处。

    这里,有一条深浅难测的大河,大河很长足有数十里,两头无限伸延,宛如一条蛟龙在大地上蠕动游走,蜿蜒彷徨,直往天涯而去。那湍湍地河水,轻拍河岸,水花四溅,响着轻快的脆响。

    文翰下了马,走入了河内。这河水刚走入,十分的浅,刚到文翰的脚腕,紧接着越来越深,到了膝盖,在走远到河中心已淹到了文翰的肩膀处。文翰水性不差,继续走了下去,很快河水就淹过了文翰的头。

    文翰游到了河水的另一边,爬上了岸后,盘腿沉思起来。曹操和李儒两人在河边望着文翰,两人相视一眼,对文翰的行为似懂非懂,不过已猜得了一二。

    半柱香后,文翰又走到河的另一处,重复刚才的举动,游了上岸后,然后又走到一处,重复刚才的举动。

    这样来回好几次后,文翰似乎终于有了决定。然后又在脑海内演练了好几遍,确认此想法可行后,抹了抹头发上的河水,浑身**的走向曹操和李儒那边,此时他脸上再无一丝苦恼之色,挂着淡淡的笑容。

    曹操刚想开口去问,却被文翰故作神秘地打断道。

    “呵呵,孟德莫急,回去再说。”

    文翰骑上了踏云乌骓,双脚一夹,踏云乌骓如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奔跑而去。曹操此时,对文翰的计策甚是好奇,心里直痒痒的,一边在回想刚才文翰在河边游走的画面,一边甩起了马鞭,紧追文翰身后。

    而李儒却无跟着他们离去,他水性不差,竟学着文翰一样,下了马向河里走去。不断地来回游走,重复文翰刚才的举动。

    过了好一会后,李儒坐在岸边,**的脸庞上闪过一道精光,嘴角上扬,囔囔道。

    “这文不凡果然如传闻一般呐,不愧被并州人称之为文冠军。这样奇异的计策,也被他想了出来。”

    与此同时,文翰、曹操一同回到了军营里,两人下了马,很快就有两个士卒过来为他们牵马。然后二人急急地向卢植帐内走去,当他们身影前后相继出现,顿时让原本悄静无声的帐里变得吵闹起来。

    “快!快过来!冠军儿这妙计可曾想好!”

    “对啊。文冠军汝可是说了回来后可是有好消息带回,军中无戏言呐。汝可不要让吾和卢公失望呐。”

    “呵呵,卢公、董大人稍安勿躁。容我歇息一会,喝几口水,再把这好消息说来,可否呀?”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