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一百八十八章 惨烈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一百八十八章 惨烈_书趣阁_笔趣阁

    “贼子休得嚣张!今日吾关云长定拿汝之首级!”

    就在这个时候,关羽坐下黑龙驹悲烈地嘶鸣一声,助关羽走完一程后,终于力竭扑倒,关羽脚蹬马鞍,飞身扑跃,在高空中,横扫青龙偃月刀。落地之时,宛如卷起了一阵狂烈的青色飓风。

    五六个黄巾力士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关羽用刀劈死,关羽丹凤目聚着逼人凌厉,龙骧虎步,身跃刀舞,在疯狂的杀戮中,直冲向张梁的所在位置。

    “鸟贼汝大祸临头呐!汝家张爷爷来也!”

    这时,在左方的张飞一马当先,竟直冲向黄巾力士所排的队列中,撞得一阵人潮涌动,他坐下马匹当即遭受无数由黄巾力士袭来的锤击。张飞脚踏马背,飞身起来,凌空飞扫出一大片血雨。

    端的是恐怖、血腥!

    紧随着,比起更为恐怖的潘凤,此人似乎代表世间的一切血腥的化身冲来,那似乎能盖住半壁天空的一百八十开山巨斧坠落,土石纷飞,肉身爆亡。潘凤的每一次杀戮,虽然不快,但都极有冲击力。

    他就如天上的雷震子,手中巨斧化作一道道暴雷,在黄巾力士的人潮中疯狂释放,卷起一片又一片的血雾。打得周围的黄巾力士心悸胆寒,纷纷后退,不敢触及其锋芒。所谓的万万人敌,潘凤此刻的表现,是为有过之而无不及!

    “黑风骑所属!随吾冲锋!”

    文翰没有关羽、张飞、潘凤那般绝世武勇,不能于万军中孤身奋杀,但他却有一群战力超群的皇牌兵马。此刻的他,似乎与黑风骑化作了一体,步伐节奏一致,同时高抬手中利枪,冲向黄巾力士所排列的人墙。

    战马在嘶叫,冰冷的枪刃刺破一个个躯体,与文翰化作一体的黑风骑,一次又一次发动冲锋,无数的枪与重锤碰撞声,人马撞击声在战阵中暴烈响起。

    这是一场推进与阻挡的攻防战,不断地有人中枪倒下,或是坠落马匹,有黄巾力士亦有文翰所领的黑风骑。

    文翰喉咙已经冒血,热得犹如火烧,此时他已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即使能说,他也会省口力气。因为他要用仅存的力气,去杀敌。

    文翰再一次举枪,不需要下令,与他心有灵犀的黑风骑便知得文翰的想法,随着文翰再一次策马奔动,黑风骑亦同时动了起来。其实,此时他们的身体所有精力都被这剧烈血腥的拼杀掏空得一干二净。

    他们每一个全身的筋骨都在刺痛抗议。但是,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用坚韧的意志,把刺痛压下,把力气逼出。因为他们的主公,尚在战。那么他们就不能停止,他们势要与文翰并肩作战到最后一刻,无论胜败!

    麻木而又疯狂,这些朝庭兵马似乎失去了理智。

    这是此时张梁的想法,当他见到文翰所领的黑风骑发动地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这些人遍体鳞伤,流血不止,早已筋疲力尽。张梁实在不明白,他们是从何而来的力量,让他们坚持地发动一次又一次地冲锋。

    张梁越看,后脊骨就越凉,须臾间他有一种感觉,他会死,死在这两支疯狂的朝庭兵马手下!

    张梁心中的畏惧悚然似乎也感染了其麾下的黄巾力士,陆陆续续地有不少黄巾力士开始后退,即使他们知道他们占据着人数上绝大的优势,但是看着顶在前头的那些人,死得那般惨烈。后方的人顶防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且不禁地不断往后退。

    关羽留意到了他们的退缩,当下再增气势,遽然威吼,枣红脸庞在血光的渲染下,更为威凛。他这一吼,竟把一排的黄巾力士吓得倒退,关羽拖刀龙骧虎步地在阵中冲杀,距离张梁的位置越来越近!

    “混~~!账!!!顶住此人!顶住!!!谁能杀死这红脸汉,我赏他千金!!”

    此时此刻,张梁觉得自己会死的感觉,越来越是剧烈。甚至不惜下千金激励麾下,不过他话音刚落。

    另一边却又响起一声暴响。

    “哈哈哈!鸟贼给汝家张爷爷洗干脖子候着!半刻钟后,俺张翼德必取汝命!”

    张飞的声音又响又震,好似在催命,张梁听得又是一惊,三魂六魄都尽飞。他本非胆小如鼠之人,只不过这些人,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卒都实在是天下少有的疯狂!

    砰砰砰!

    而就在张飞身后不远的潘凤,面无表情,冷的好似盖了一层冰霜,他并无任何一句言语,只是用他那恐怖骇人的开山巨斧向张梁发出其滂湃杀意!

    “逃?要逃吗?能逃吗?”

    几乎在一瞬间,张梁脑海里就升起这三个念头,他的心砰然直跳,不禁地转身向后望去,唯有一个希望,就是那飘动的红旗告诉他,此时收兵!

    高台上的张角,从原先的杀意泯然到后来的惊骇,再到现在的呆滞。无法相信,他实在不能相信面前的战况。

    两支不到三千人的兵马,竟能够在遍地人潮中杀到后阵,再在足足一万黄巾力士的阻挡下,几乎杀到张梁的身边。

    这到底是怎样的两支兵马!

    张角眼珠子都快从瞪得极大的眼眶里掉落,今日这一战,乃是正面交锋的拼杀战。斗的就是狠辣,不畏死,坚持!

    而这又是一场两方兵马将近有十万之巨的大战,一旦有一方坚持不住,先是撤退,所要接受惨痛损失,无论是张角还是卢植,都是无法接受的。

    但是,此间张梁面临危境,若是不撤退,张梁就会身死。张梁作为领军大将,一旦死了军心立刻就会大乱。原本双方对峙不下的战况,也会因此出现转机,朝廷军马定会捉住这机会敲定胜局。

    也就是说,现今已不是保不保张梁的问题。黄巾军,从那两支朝庭兵马冲到后阵的那一瞬间,败局已定。

    张角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输了一场至关紧要的大战!张角心中万分不甘,其实他的军马占着人数的优势,一直占据上风。

    但他最后还是输了,他输在没有两支能够从遍地敌军中以不畏死疯狂的意志冲杀到后阵的铁血军马。他输在了,没有像如关羽、张飞、潘凤,能震其军心,感其军魂,撼敌之胆的绝世武将!

    在一瞬间,张角叹息良多。好似失了魂般,摇动了手中红旗。

    “撤!立刻撤!”

    张梁早等了这撤退的命令许久,见到高台红旗摇动,立马就甩起马鞭向后奔去。随着张梁这一撤退的号令下达,原本就秉着最后一根弦在战的黄巾力士顿时失去了战意,纷纷丢下武器,四处逃窜!

    而在前方正与大部队的朝庭兵马在战的黄巾军见到后方人潮涌动,宛如退潮般向后席卷,早已筋疲力尽的他们,甚至没有了逃跑的力气,纷纷跪倒,丢下手中武器,双手高举头顶,口喊投降。

    “赢了?我等赢了!!!!”

    在场中周围的一些朝廷兵马,满脸的不可置信,原本尚处于下风的他们,以为今日之战会是一场持续很久很久,双方拼尽最后一兵一卒才能决出最后胜负的惨烈大战。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场中会出现了转机,在他们快将用尽最后一份气力之时,敲定了胜局。

    一些朝庭兵马,看着身边仅存的袍泽,一时感动,竟然互相拥抱,痛哭起来。

    遍地的尸野,令吹来的风,都变得血腥。

    卢植白发、胡须、兵甲染得通红,他高举手中利剑,甚是壮烈,发起了追杀之令。接下来,不再有敌兵的抗战,是一面倒的屠杀。

    朝庭兵马气势磅礴,蜂拥掩杀在逃窜的敌军之后,朝廷军马如虎入羊群般扎进了黄巾军溃逃的残阵。

    黄巾贼军,兵败如山倒。

    场中好似唯有仅剩下的,就是喊杀声,惨叫声。黄巾贼军丢盔弃甲,经历过一场剧烈久战的他们,实在跑得不快。

    而朝庭兵马亦是几乎耗尽了所有体力,但是他们此时士气盛到极致,生生地逼出了气力,拿起手中的屠刀,插入了一个个黄巾逃兵的背后。

    而正在疯狂逃命的张梁,见关羽仍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张飞、潘凤那两个悍勇虎将亦是在追,同时文翰亦聚集了张飞潘凤领来的那些兵马,与黑风骑合兵一处,快速追来。

    张梁似乎都能清晰见到,黑白无常在招他挥手,连忙遥远就扯着嗓子向那在后方的三万弓箭手喝道。

    “射!!无需顾虑再多!放箭射!!!”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