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一百六十三章 解刨施救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一百六十三章 解刨施救_书趣阁_笔趣阁

    其中一个太医神色落寞地摇了摇头。

    “难。鸩之毒酒世上无药可解。老夫等人为这三人施针,也仅仅能暂时止住毒性,不让其流入心脏,暂时保命。

    曹大人,饶老夫等人无能。汝还是为这三人准备身后事吧。”

    曹操的身体宛如受到了猛击,骤地一颤,整个人陷入了呆滞。身后事这三个字,不断地在曹操脑海内回荡着。

    紧接着,曹操回过神来,又是忿怒又是不想承认地大喝道。

    “为何要准备身后事?为何要准备身后事!!明明就是汝等自身无能!!”

    这几个太医,被曹操怒声呵斥,却无生气。作为医者,他们看惯了生离死别,此乃世间最难以让人接受之事。曹操接受不了,而发怒,也是人之常情。

    “诶…就当是老夫几人无能吧。曹大人,汝还是捉紧时间与汝好友渡过最后的时间吧。他们此刻每过的一秒,都是在受千刀万剐之苦。若是汝不忍其受这苦,就令老夫几人为其拔去他们身上金针,让他们解脱吧。”

    “不可能!不可能!文不凡,汝那以民意驱动天下的宏愿呢?汝在曹某面前夸下海口,要与曹某之道,决出胜负,证其大道!

    汝若死去!曹操找何人决出胜负,找何人去证道!!!”

    在曹操的脑海里,不由显现出,当日在望月楼时,袁公路谈血脉尊卑驱动天下,袁本初谈以权驱动天下,曹操自身则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说以利而驱动天下。

    而文翰仅区区白身,却意气风发,画以海天之图,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理,大谈民意以驱动天下之说。

    当时,曹操惊为天人,心中暗中佩服,不禁生出与其一分胜负,证其大道的念头。

    其后,一过就是两年,文翰确实有着能予实现其道的本领,立下赫赫功劳,让曹操心脏有一种跳到飞快的感觉,使其感到莫大的动力,就在他准备大展拳脚之时。文翰却遭人诬蔑,最终难逃一死。

    人生遇一又是知己又是对手的人何其难也。此时,曹操心中的心情,实在复杂,难以描述,不甘、惋惜、愤恨…

    “文冠军在何处!?快快带我去找!这时间一分一秒都是宝贵,若是人死去,纵使我有千般能耐也难以让人起生回生!”

    就在此时,在天牢外传来一阵火燎火急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散发着恶臭,一看就知多日未曾洗澡的男人,背着一个简陋的药箱跑来。

    “在此!文不凡在此!快!快快过来施救!”

    曹操此时根本顾不得去怀疑此人是否有真材实料,他就如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曹操几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此人身上。

    而此人正是,曹操派人去洛阳城外请来,传言能治好瘟疫的神医。同时这人,也正是与文翰有五年交易的那个解刨狂人。

    解刨狂人原本在城外住宅中医治患有瘟疫的病人,忽然有一士卒跑入,说宫中有人需要其医治。解刨狂人性格怪癖,不喜与所谓的上等人接触,并无理睬那士卒。急得那士卒,都快要流泪,又不敢伤害这神医,惹得其发怒。

    那士卒只好不断地好言催促,解刨狂人不耐烦的问了一句,为何人施救。但那士卒说出文翰之名时,解刨狂人态度立刻转变,变得比那士卒还急,二话不说,捉起家中药箱,反过来催促士卒赶快带他入宫。

    而此时,解刨狂人飞似地跑到牢内,也不顾得作礼,立马来到文翰身旁。他没有替其把脉,而是在不断地摸文翰的身体,一时翻翻文翰的眼睛,一时附耳听一听文翰身体五脏六腑的跳动。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

    过了一会后,解刨狂人停了动作,沉思起来。曹操见文翰、关羽、徐晃三人脸色越来越黑紫,咳的血也越来越多。呼吸由急转慢,断断续续,看就快要死去。连忙扯着解刨狂人的手问道。

    “这三人可否救治?!”

    解刨狂人眼睛精光不断,带着坚定而又疯狂向曹操道。

    “可治!不过,这救治的方法比较危险。我要刨开他们三人的身体,切开其肠道,将里面的毒酒挤出来,然后再为其逢上!”

    “什么!汝这哪是救人,分明就是杀人!老夫在这宫中做太医二十余年,从未听过这种要刨开人身体的医术。

    汝这狂人安的是什么心!况且,常言道人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人一根毛发都是父母之恩,哪轮得汝肆意破坏!”

    这时,在一旁站着的老太医听得解刨狂人的方法后,不由大怒呵斥。就连曹操也是脸色顿时阴冷,以为是哪个看文翰不顺眼的权贵,故意派这人过来,让文翰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当真可恨。

    “来人呐!将此狂人给曹某押出去!”

    曹操二话不说,就要唤人将解刨狂人押走。忽然,在曹操身旁的文翰,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用力捉住了曹操的手。曹操惊疑地向文翰望去,此时文翰的眼中迸射一道极为亮丽的光芒,那光芒亮得就好似将整个牢房都照亮了。

    若是定要给这光芒定予名称,那应该是用希望二字。

    文翰张大着嘴巴,嘴中牙齿被黑血染得黑漆,断断续续地道。

    “等…等…孟德…汝快..问这人…姓氏!”

    曹操眉头深锁,虽然不知文翰在此时此刻为何要问这狂人的名字,不过曹操在刚才那一瞬间,见到文翰眼中那亮得厉害的光芒,猜到这很可能事关他的命能否得救。当即急急地向正被士卒押走的解刨狂人,大声问道。

    “快说出汝之姓氏!”

    解刨狂人听曹操要押出去,不信其医术,心中满是落寞失望,忽又听得曹操忽然问起姓氏,略有不喜,但还是问答道。

    “这名字行头只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吾沉醉医术之道,原本早已忘记,不过数日前文冠军问起。吾之后思索一番,隐约记起,吾好似姓华…”

    姓华,医术超凡,又喜爱解刨人体。这当是华佗无疑。

    “孟…德…吾兄弟…三人..性命交…予他了!”

    文翰几乎用尽了最后力气、神智,把这话说完后,眼睛、嘴巴、耳朵、鼻子同时渗出黑漆毒血,昏死过去。

    “拜..托..华兄..弟了”

    而关羽、徐晃,对文翰早是言听计从,相信其决定,定不会害了他们,用尽最后一分力气,点头表示同意后,相继昏去。

    “不凡!云长!公明!那姓华的!汝还不赶快过来施救!”

    “那吾可否刨开其身体施救?”

    “然!一切依汝!”

    “那好!烦请这位大人,令人拿来火盘,清扫牢内环境。这牢里环境恶劣,稍有不慎,就会感染伤口。

    还有,烦请几位太医在旁协助予吾。这时间紧迫,吾又要同时为三人施救,一些细节方面就交给几位太医了。”

    华佗神色一变,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连地提出要求。

    “可是,这解刨人体之事…”

    其中一个太医似乎有些不愿,毕竟这事情有违人道,他从医多年,可不想因此而害了名声。

    “莫要多说!一切听他!”

    曹操瞪大眼睛,满眼的血丝,虽然他心中对华佗那套解刨人体的医术,亦是十分怀疑、忐忑,但他相信文翰的决定。而且,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汝等还不照此人吩咐去做!文不凡可是圣上下旨要救的人,难道汝等想抗旨吗?”

    这时,在一旁一直观看的张让开口了。几个太医,一听抗旨二字,立马不再犹豫,抗旨可是死罪,比起所谓的名声,小命要重要得多。

    随后,张让又主动地令身边禁卫去打扫牢房和拿火盘。一会后,牢房清理干净,而华佗也将刀具用火盘消毒完毕。几个太医,依照华佗的吩咐,把文翰、关羽、徐晃等人的衣裳拨开,华佗拿着烧得通红的刀子,先来到文翰的身边。

    嗤嗤~!

    刀子落下,顿时冒起一股白腾腾的烟。

    华佗眼睛聚光,深吸一口气后,开始将文翰的身体刨开。文翰肚子里血液,汹涌地冒出,华佗用手紧缩血口,加快刀速。

    这可看得在一旁的曹操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不觉地咬着嘴唇,咬得出血也浑然不知。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7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