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三十二章 徐晃vs周仓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三十二章 徐晃vs周仓_书趣阁_笔趣阁

    “作为一个穿越者,这点情报我当然知道。”文翰见裴元绍一脸见鬼的神色,心中暗笑。

    裴元绍不再隐瞒,当然心中还是想自己旧日的弟兄能投过来,当下走前一步,脸色郑重:

    “公子何需发愁。那周仓乃关西平陆人,少时一家人搬来洒家家旁,与洒家是儿时玩伴。后来周仓与洒家长大后,年少无知,在解州走过私盐经历过生死。又因走私盐遭到官府追杀,在一次追杀中洒家与他走散,便失了联系。周仓少年时,认洒家作大哥,对洒家是言听计从。不过,此人忠义,若是贸然过去,反倒不美。不过若是依公子之策,使那离间计,洒家倒有八成把握,让周仓投来。”

    “哈哈哈哈。天公作美,吾又将得一员猛将。明日,吾等先摆出阵势,与那双龙山的贼子阵前搦战。让他们先知吾等厉害!”文翰洒然大笑,颇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众将士听后,个个磨拳霍霍,兴奋不已。

    到了明日一早,文翰带着兵马出了杨县,走了一个时辰的路程,来到双龙山山脚,令士卒擂鼓,吹起号角,摆出阵势。

    双龙山贼子,见朝庭兵马攻来。那大当家‘张浩’想着,至今未尝一败,心中傲然,当即拨了人马,又令人喊了周仓,共聚集三千贼子,浩浩荡荡地下了山。

    见贼子摆好阵势,文翰向身旁,从杨县县令要来的杨县斥候问了几句,那杨县斥候走到阵前远远眺望一会后,回到文翰身边,低声说了几句。文翰听完后,又找上了李强,吩咐几句后,李强便神秘地消失阵中。

    这时,关羽、徐晃一同策马过来,向文翰请命出战。文翰见二人战意滔天,最终却是选择了徐晃,徐晃顿时大喜,文翰又与他交代数句后,徐晃一拉缰绳飞奔而去。

    文翰见关羽略有失落,便说道:“云长哥哥,汝那势头过劲,弟唯恐汝一战吓退贼子,所以不敢让哥哥出战。哥哥乃弟军中王牌所在,不到关键时刻,弟是不会轻易打出。望哥哥了解弟之深意。”

    关羽听后脸色好了点,随后又感觉有些不解文翰话中之词:“不凡,何为王牌?”

    “呃…就是隐藏在最后,最为力的人物或是手段。是决定的胜负关键。”文翰常不知不觉地把后世的词语说出,不过每次他都会耐心地,为之解释。关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过心中还是十分高兴,文翰把他看得如此重要。

    那边,双龙山贼子见徐晃上前搦战,张浩观那徐晃头戴发冠,体挂菲兰棉袍,身披兽面铜铠,手持大斧。英姿飒爽,定是那人中之龙。当下不敢大意,令贼子一勇士骑马上前迎战。那勇士领命上前,执双刀大吼,尚未报名,便冲向徐晃。

    贼子勇士,纵马而来,双刀直插,刺向徐晃面门。徐晃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声如巨钟,大斧一挥,打飞袭来双刀。那勇士顿时一惊,来不及反应,这时徐晃握斧横斩,生猛如斯,把贼子勇士拦腰斩开两截。

    文翰军中一片欢悦,反之张浩贼军却是一片死寂,张浩反应过来,大怒又令两名骁勇之士上前围攻那徐晃。徐晃冰冷面色,不言一语,马动飞跃,与那冲来的两名勇士斗在一起,不到十合,徐晃把一人斩落马下,另一人吓得满脸苍白,丢了武器,落荒而逃。

    “吾乃河东杨人,徐晃,徐公明。三千贼军,谁又敢与吾一战!”徐晃双目聚光,一人一骑犹如天上派来的神将,视三千贼兵于草芥。

    张浩见徐晃又战两勇士,顿时大惊,心中以升起退却之意。这时,一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的大汉骑马走到张浩身边:“大当家,莫要惊慌。区区乳臭味干的小儿郎,何惧之有,看吾周仓取他性命。”

    说罢,周仓飞马奔去,声响如雷,道:“吾乃关西平陆人,周仓。白脸小儿郎莫要放肆,看吾之大关刀。”

    徐晃见周仓生得粗狂,手中执那大关刀更是重量不轻,不敢小觑。当下正了正脸色,策马与周仓斗在一起。周仓力大无穷,一刀下来,打得徐晃大斧都在颤动,徐晃却是冷静,几合下来,知力气拼不过周仓,便以巧应付,大斧招式连环,招招毒辣。周仓应接不暇,只能抵挡,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

    “这汉子力气是有,不过招式太简单了。可惜了。”关羽丹凤目闪过赞誉之色,这周仓武功套路走的与关羽是同一路线,只是招式不够精湛。一阵观察后,关羽已猜到他打不赢徐晃。

    文翰摇摇头暗笑,虽然历史因为他的出现,已发生了变化。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这关羽刚见到周仓便起了好感。在古史中记载,这周仓可是关羽的扛到将,对关羽忠心不二,直到关羽败走麦城后,不愿投降选择自刎。

    徐晃与周仓你来我往,已打了五六十个回合,徐晃以技巧力压空有一身武力的周仓,周仓渐渐感到体力下降,空档也变得多了。这让徐晃捉住了机会,大斧似乎变成了他的身体,招式出得刁钻又不可思议。周仓中了数斧,胸前流着血,但却没有一丝退意,大吼一声,犹如野兽在咆哮,忽然变得比刚才更加生猛。

    砰!

    周仓不理徐晃劈来的大斧,硬生生地用身体接了一招,徐晃的大斧斩在他的左肩膀,入骨之深,就不知骨头有没断裂。周仓红着眼睛,趁着此机会,右手抬起大关刀,速度快得如雷闪,一刀向徐晃劈去。

    徐晃大惊,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却想不到这周仓打得兴起,连性命都不顾。真是阴沟里翻船。

    “这徐公明还是年轻,小觑天下英雄好汉。当日败于关羽,他应觉得似关羽这等人物世间罕有,所以未放在心上。

    今日,因小觑这周仓贼子,得到如此结果。想必他会收起那份傲气。”文翰看人比关羽更为毒辣,当然这与他是穿越者,早知这周仓厉害有关。先前关羽以为徐晃胜了,但文翰却是不以为然。

    他猜到似周仓这种壮烈人物,必有杀招。所以,早就暗中准备。

    “着!”

    文翰眼疾手快,两柄飞刀划过长空,快得惊人。连连打在周仓的刀上,周仓始料不及,手劲一泄,顿时刀势慢了三分。徐晃捉住机会,避过这凶戾一刀。周仓见杀招被破,正是气愤,此时却身敢力竭,被徐晃一斧打落马下。

    “慢!公明,莫要伤了洒家兄弟!”

    徐晃正要杀死周仓,这要饶周仓性命的声音,却是从文翰的军中传出。只见裴元绍满脸急色,骑马匆忙赶来。徐晃皱了皱眉头,冷然地望着裴元绍,但也收了武器。

    “裴元绍,汝可有文牙将口令?”徐晃上了马,向裴元绍问道。

    “有。主人说公明如此胜利,乃是不公。若是要赢这等壮烈英雄,便要光明正大的赢。”裴元绍连忙说道。徐晃听后,冷哼一声,不理裴元绍策马回阵。当他回到阵前时,文翰向他偷偷地打了个眼色,满脸笑容。

    原来这是一场戏。文翰早就知道周仓回出阵迎战,徐晃出阵时,便暗中令徐晃对上周仓时,留上一手。等裴元绍出场,救这周仓,卖周仓一个人情。引起双龙山大当家‘张浩’对周仓的不满。

    不过,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徐晃差点被周仓杀了,还好文翰留了一手,否则徐晃可成冤大头了。

    “周仓,汝可认得汝家哥哥。”裴元绍下了马,扶起倒地的周仓。周仓见这熟悉的面孔,想起旧日往事,就想要跪下谢裴元绍的救命之恩。

    裴元绍双手用力,阻止周仓下跪。周仓眼睛湿润,声音略带嘶哑:“弟弟岂敢忘记,旧日种种!当年吾与哥哥走私盐,遭官府追杀,与哥哥失散便是几年。后来吾上了这双龙山,当了这二当家。想不到,今日竟被哥哥所救。

    哥哥怎会当了这朝廷将领?对了,哥哥这次救吾,会不会受到责备,如此的话,哥哥赶快斩了吾之头颅献给那领兵之人。哥哥莫要因吾,受到连累。”

    “弟弟莫要担忧,哥哥那主人可是个世间罕见的大好人,他立志要为像你我这等出身卑微的寒门之士,谋一片天地。所以才得罪了权贵,被派来这里送死。不过,主人有大韬略大智慧,定能化腐朽为神奇…”

    呜呜呜~!!!

    裴元绍正想说下去,这时双龙山贼阵中吹起收兵之号,周仓脸色一变,想起自己身份,郑重地向裴元绍鞠身施礼:“对不住了,哥哥。现今弟弟与哥哥各谋其主,若是日后有机会,弟当与哥哥赔罪。”

    周仓怕自己心软坏事,做出投敌此等不忠不义之事。不等裴元绍说话,便急忙上马,纵马回到阵中。张浩见周仓回来,脸色正是阴沉可怕,就要开口怒斥。周仓便下马单膝跪下,率先说道:“大当家莫要误会。那救吾之人,乃吾旧时好友。因为,那朝廷将领不想以不光彩手段取胜于吾,便令吾好友赶来,在那小儿郎斧下救了吾之性命。”

    “哼,最好如此。否则张某人定不请饶于汝!”张浩眯着那双细眼,冷酷地说道。周仓站起身子,心正腰板直,一副不愧天地良心的摸样。

    这时,一头戴鬼脸头盔,手执虎头银枪的少年策马出阵,发出朗朗笑声:“哈哈哈哈。二当家骁勇,若非本牙将眼神锐利,出手相助,差点就损吾一员大将。不过,吾也放了二当家性命,权当打平。今日已斗了数场,双方将士都累了,吾等便暂且收兵,汝看可好?”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6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