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寒士谋 >寒士谋_第三十章 杨县徐晃_书趣阁_笔趣阁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寒士谋_第三十章 杨县徐晃_书趣阁_笔趣阁

    杨典见文翰流露出真感情,也被其感染,望着天空:“文贤弟,洒家是一武将,不懂得何为大义。一直以来,主人叫洒家打哪,洒家便打哪。主人叫洒家做什么,洒家就做什么,从来不会反抗。

    那日,文贤弟在望月楼所说之话,所做之诗。不知被哪个好事之人,写成文章传了出来。现在整个解县都知文贤弟之大义。贤弟口中,民意以驱动天下,洒家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

    古往今来,天下只凭皇帝之家、豪门世族之意愿驱动,哪里轮到吾等寒门百姓。就是从听到文贤弟这话开始,洒家开始会动脑想事情。也开始明白,洒家,也有着意愿…”

    杨典最后那句,不正点明那时的寒士,盲目服从士族这一现象吗。

    意愿,有些寒士连何为意愿也不知道。

    或许说,不敢有!

    现在的文翰,还不清楚,那日他在望月楼所言所欲造成的旋风,将会有多大。

    常言道,思想决定命运。如杨典这种情况,以后将会频频出现。如若一直被士族压制着思想的寒士,开始大胆思考,他们是否又会甘心被人奴役呢?

    东汉末年,正是因为农民一直被豪门世族所压制,所奴役,过着低等如畜牲的生活。甚至连肚子最基本问题,也解决不了。

    所以才出现有些农民,逼着要卖妻食儿,这种恐怖的现象。到了最后,农民终于反抗,有了黄巾之乱,大汉这早已千疮万孔的社稷轰然崩溃。

    “不过,文贤弟你可要小心。这五百精兵,未出解县不能曝光。你先领原先那五百老弱残兵,出了解县后吾暗中接应再与文贤弟暗中掉包。”杨典好似想起某事,忽然说道。

    文翰皱了皱眉头,想这杨典怎么忽然变得如此心思细密。

    “文贤弟莫要苦恼。昨日何主薄找过洒家,这是何主薄教予洒家的。何主薄出身寒门,对文贤弟心中钦佩,却苦于杨鸿大人暗中监视,不能与贤弟接触。所以,找了洒家。包括写有贤弟望月楼之事迹的文章,也是何主薄给予洒家的。

    洒家不识字,何主薄便读给洒家听。何主薄劝洒家暗中助汝,洒家却是不敢。但贤弟刚才提起旧事,洒家想起旧日恩情,良心过意不去,这才下定决心。还有,这里有一封密函,是何主薄托洒家给贤弟汝的。”

    杨典从衣袖中拿出一封手卷,文翰快速收下,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原来是有人暗中帮忙,这何主薄与我素未谋面,却冒着风险相助。想这人定是有大仁义之人。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古人诚不欺我。若是有机会,定要与这何主薄当面谢此救命之恩。”

    文翰凭自己心愿,当日在望月楼为寒士喊冤,更说出民意以驱动天下,这得罪豪门世族之语。虽说得罪了袁氏兄弟,但让文翰始料不及的是,却是受到了出身寒门的何主薄青睐,得以施手。

    世族,寒门。这两个原本无资格对立的两方,文翰的出现到底会为之,掀起多大的风浪。文翰并不知道,但起码的,他早已选择了一方。

    文翰与关羽在军营不宜逗留过久,与杨典谈了一下细节之话后,便回去了庄院。文翰来到大厅坐下,打开杨典给予的手卷。

    “不凡贤弟,如晤。

    吾,何双。乃出身寒门。侥幸得以杨县令识中,为官已有五、六年头。虽现处官位,却常想起旧时苦寒,日夜执书,寒窗苦读,身有志向,却无方向。浑浑噩噩,又是一年。若不是,遇到贵人,终生注定一事无成。

    不凡一句,‘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道尽了天下寒士之心声。却又因此得罪权贵,权贵要害不凡之命。是吾所不忍,当下略尽绵力,愿能助不凡化险为夷。

    不凡生性耿直,不拘小节,不藏心意,是福是祸,不凡心中自有定夺。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愿不凡谨记此句。

    不凡要屠杨县山贼,其中危机重重。吾有一妻弟,是杨县之人,姓徐名晃。年之十八,却是有一身好武艺,平时爱行侠仗义,结识英雄豪杰。数日前,吾与修书一番,令他相助于不凡。不凡此去,愿妻弟能助不凡一臂之力。

    末尾,愿不凡再创奇迹,凯旋归来。书短意长,不一一细说。”

    手卷开头,是何双的自我介绍,后又表达了对文翰的欣赏,卷中所说‘权贵’,是在提醒文翰小心将要来临的陷阱,同时也提醒文翰莫要风头太盛。

    不过,最后那段话却是让文翰喜出望外,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没想到,这何双的妻弟既是那徐晃,徐公明。据古史记载,这徐晃一开始是跟了杨奉。杨奉与杨鸿同是出身‘杨氏’。后来不知为何,当了黄巾贼,还当了白波贼帅。后来投降了董卓麾下李催,董卓死后,和郭汜联手控制朝廷。后来被曹操击败,杨奉又投向袁术,这徐晃却是投了曹操。

    这杨奉乃关西孔子‘杨震’之子,身份比杨鸿尊贵许多。或是徐晃经何双推荐给杨鸿,杨鸿又推荐给了杨奉。若是如此推算的话,也是合理。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阴差阳错的,何双竟把这徐晃介绍给文翰。

    徐晃可比那杨奉出色多了,跟了曹操后在曹操手下多立功勋,参与官渡、赤壁、关中征伐、汉中征伐等几次重大战役。樊城之战中徐晃作为曹仁的援军击败关羽,因于此役中治军严整而被曹操称赞‘有周亚夫之风’。

    更是曹操麾下的‘五子良将’之一。在五子良将中,又以练兵、守城最为出名。

    当下文翰暗下决心,定要把这徐晃收入麾下。现在文翰缺少的正是像徐晃这种练兵高明的大将。虽说这徐晃年纪好少,但是文翰相信,过以时日徐晃定能展现出他的才华。

    文翰越想越心动,恨不得立即飞奔杨县,与徐晃认识。此时徐晃并未出名,也未曾投人,加上出身寒门。文翰此番过去,又有何双的推荐,虽说何双信中并无表明,让徐晃跟着文翰。但最起码,何双定会为文翰美言一番。

    若是文翰看准时机,能把徐晃打动的几率可是不少。

    “哈哈哈哈。看来我命中有贵人相助之相,这次剿灭杨县山贼,是福不是祸啊!”

    一想到有可能把徐晃收入麾下,文翰几乎把自己现今所处劣势忘得一干二净。手执手卷,大笑连连,害坐在一旁的关羽,内心好奇不已,以为手卷中有什么惊天妙计,让文翰如此欢天喜地。

    到了第二日,文翰令李强、裴元绍整顿好好兵马、辎重。又把事情安排一番,命程东留下,给了二十人手,令他协助林氏,以助马吊大赛正常举行。

    此番出征,黑风兵加上护卫队共有五百人马,再加上从杨典那借来的五百壮士,总共一千。庄院中原有加上最近买来的,共有一百八十马匹,加上杨鸿给予的两百匹,总共三百八十匹,正好让黑风兵每人一骑。粮草,二十担。由李强带领的护卫队负责运送。

    文翰见一切准备妥当,与众将士喝了壮行酒,文翰一甩酒坛,令众将士出征杨县。号角响起,文翰穿着一身铜甲,头戴鬼脸头盔,手执一三十六斤重的虎头银枪,枪身造型独特,手执处加了一层特别设计的铁质,更容易把握,不易甩手。枪头是一虎头,虎嘴吐出枪刃。此枪名为‘虎屠’,乃文翰重金打造,锐利无比,吹毛可断,削铁如泥。

    在文翰一旁的关羽,丹凤目闪出浩然杀意,身穿鹦鹉战袍,手执青龙宝刀,此刀名为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刀身刻有一翻腾青龙,刀刃寒意连连。

    文翰、关羽两人骑马并排,带着兵马出了解县后,便见杨典带着五百壮士在约好的地方早已等候。杨典与文翰谈了一阵后,便把五百老弱残兵换走,偷偷地回去解县军营。

    一千兵马浩浩荡荡地往杨县方向走去,经过一日行程,来到了杨县。文翰派人到杨县县衙禀告一番,通知那杨县县令。杨县县令听闻,解县兵马出征讨伐这杨县外的三千贼子,顿时大喜。当下令人空出地方,让文翰的一千人马在杨县里整顿歇息。

    杨县县令摆下一酒席,为文翰、关羽、裴元绍、李强等将领洗尘,也令手下买了酒水犒劳解县来的一千兵马。

    在酒席中,文翰向杨县县令问了一些有关那三千贼子的情报。

    那杨县县令连连叹气,愁容满脸道:“文牙将,汝有所不知。近年来,朝廷连连加重征收赋税,加之旱灾,水灾连年发生。再加上十常侍玩弄朝纲,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不单单是吾之杨县,各郡各县都饱受贼祸。这三千贼子,本是农民。因不堪赋税,生活贫困,食无可食。在贼首张浩、周仓、王良的带领下,聚众上了杨县外的‘双龙山’当了贼子。

    这贼首张浩,为人恶毒狠辣,却有才智懂得些许谋略。而二当家周仓练兵却是有一套,在他的操练下,这三千贼首端的是骁勇无比。至于三当家,王良此人无大才,却又贪财好色,凭着与张浩有几分交情,又善于小人之术,才得以坐上三当家的位置。

    这伙贼子,本县令也派过兵马打过几次。不过,贼子势大,张浩又懂谋略,本县兵马每次都中了那张浩诡计,数次剿匪不成后,本县损失了大半兵马。所以,本县令把此事告知朝廷,朝廷也令其他县的兵马相助,不过每次都是无功而返,那些县令个个都是狡猾之辈,见手中兵马有些许损失,就立刻收兵。

    还是解县的杨鸿,杨县令有大仁义,愿出手剿匪。吾定记下此恩义,日后定有所报。”
  http://pns-pc.com/txt/10476/2704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ns-pc.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